婚姻之神月老的情劫
小說推薦婚姻之神月老的情劫
慕夫人和慕老爷守在慕月的床前,黑白无常出现在房间里,正要走向慕月的床,被人从后面拉住了,两人诧异得回头,月老一脸憔悴,眼眶泛红:“她不能走。”
“月老,你为何要三番两次帮一个凡人?”黑白无常不解。
“我欠她的。”月老走到慕月床前,用法术给她医治。
從遮天開始的無敵
黑白无常面面相觑,“月老,这……”
“黑白无常,只有这件事,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明白了,月老,我们也只能拖一时,你最好尽快带她离开,不然楚江王还会派其他的鬼使来。”黑白无常说完消失在房间里,月老看着慕月在床上转醒后,离开了慕家。
慕夫人和慕老爷看到慕月转醒,喜极而泣,“月儿。”慕夫人哭着俯身抱住慕月。
慕月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心情却始终不见好转,慕夫人和慕老爷看着慕月成天闷闷不乐,以为她还在为宋逸的离开而伤心,两人决定找回宋逸,慕老爷没有想到的是,宋逸竟自己上门来了,二老赶紧将宋逸留了下来,并给他讲述了慕月的情况,希望宋逸多陪陪慕月,宋逸欣然答应,宋逸又住回了之前的房间。
宋逸坐在院子里弹琴,琴音动人,慕月却无心欣赏,直直得盯着宋逸:“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宋逸继续弹奏着,抬眸微微一笑:“慕小姐,我来教你弹琴。”
慕月被宋逸的这一笑晃了神,不得不承认,弹琴的宋逸浑身散发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气息,慕月只想到了“仙风道骨”,她定了定神,走到宋逸面前,还未开口,被宋逸一把拉着坐在琴前,宋逸从背后围住慕月,慕月一时慌了神:“你,你干什么?”
“慕小姐,轮到你弹了。”宋逸握着慕月的双手轻轻放在琴弦上,宋逸站在慕月的背后,俯身在她的耳畔,语气温柔,眼神却有些悲伤,慕月回头望向宋逸,看到宋逸的眼神,愣住了。
宋逸眼里有太多的情绪,她竟有些心疼,两人就这样注视着彼此,宋逸伸手抚上慕月的脸庞,慕月的脸渐渐变成准冥仙的脸,曾经的惊鸿绝艳却因他而毁了,眼泪不自觉得滑过脸庞,滴到了琴弦上,慕月看到宋逸的眼泪,猛然回过神,发现两人已是呼吸相闻的距离,慕月推开宋逸,“我,我去喝水。”慕月连忙站起身,逃离尴尬的现场,宋逸望着慕月离开的背影,黯然神伤。
慕月跑进房间,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我这是怎么了?” 她深呼吸平复自己紊乱的心跳,小鬼出现在她的房间,关切得问道:“你病全好啦?”
慕月点点头,小鬼开心得说道:“太好了。” 慕月打开准天神的画像,看向小鬼:“他何时灰飞烟灭的?”
小鬼心虚得看了看准天神的画像,支支吾吾道:“我,我记不得了。”还不等慕月开口,小鬼早已没了踪影,慕月看着准天神的画像,怔怔出神。
入夜时分,待慕夫人和慕老爷睡下后,慕月找来梯子爬上屋顶,迎着夜晚的凉风就那么站着,月老无声无息得守在慕月的身后,神色紧张。
慕月抬头看向夜空,向前迈了一步,宋逸伸手拉住她,慕月回头看到宋逸,“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宋逸将慕月拉入怀中,紧紧抱住她:“别做傻事。”
慕月挣扎,微怒:“你干什么?!我只是来赏月。”
宋逸闻言一愣,低头看着慕月:“真的?”
慕月缓缓推开宋逸,在屋顶上坐下:“人们常说明月千里寄相思,我只是想离月亮更近点。”
“你还在想那画中人?”宋逸挨着慕月坐下。
“如果你最爱的人离开了,你会怎么做?”慕月眼里泛着泪光,看向宋逸。
宋逸愣了愣,沉默得低下头,慕月站起身,看了一眼仍在低头沉思的宋逸,“希望你爱的人永远都不会离开。”
慕月终身一跃,跳下屋顶,宋逸惊恐得瞪大了双眼,一挥袖子,将慕月定在了空中,慕月忽然对着他微笑:“我就知道你不是人。”
宋逸抱着慕月回到屋顶上,仍旧心有余悸,慕月任由宋逸抱着,开口问他:“当初小茹吓死,你能视而不见,现在又能救我,你到底是什么?”
宋逸放开了慕月,不敢置信:“你,你故意的?”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什么,是鬼吗?”
鐵血1933
我心向善 鷓鴣天
宋逸无奈得笑笑:“我是人,你看我有影子。”宋逸指了指自己月光下的身影。
“不可能。”慕月不相信。
“我是修行之人。”宋逸一脸认真,“修行之人会点法术没什么稀奇,就像道士能驱鬼一样。”
“修行?那为什么来我家?”慕月怀疑得看着宋逸。
“修行之人也需要衣食住行。”宋逸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我只是借住一阵子。”
慕月审视得看着宋逸,宋逸一脸坦然,两人对视间,底下忽然传来轻微的求救声,慕月和宋逸低头看去,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倒在慕家的大门前,宋逸抱着慕月跳下屋顶,慕月打开大门,流浪汉气息微弱得抬头看向慕月,流浪汉额间上有一道红色的火苗胎记。
“秦广王?”慕月差点惊呼,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浴火情潮 青春的舞蹈
“你说什么?”宋逸没有听清,慕月让宋逸赶快把流浪汉抬进屋,宋逸背起流浪汉将流浪汉放置在大厅的榻上,“你认识他?”
慕月摇头,“他,他都倒在我家门口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慕老爷和慕夫人听到动静出来,看到流浪汉:“这,这是怎么回事?”
“爹,娘,我去请沈大夫,你们帮忙照看一下。” 慕月说着急匆匆得要出门,宋逸拉住她,“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说着迅速出门,留下一头雾水的慕夫人和慕老爷。
沈欣睡眼惺忪得被慕月拉着一路狂奔到慕府,看到躺在榻上昏迷的流浪汉,瞬间清醒了,流浪汉的脸被慕夫人擦干净了,棱角分明的脸庞,哪怕是闭着眼,也甚是英俊,额间红色的火苗胎记格外惹眼。
“你快给他看看。”慕月晃了晃发呆的沈欣,沈欣探了探流浪汉的脉搏,皱眉:“他患了眼中的风寒。”
“那,那怎么办?”慕月一脸焦急, 宋逸沉默地站在一边,皱眉注视着慕月,送子娘娘忽然出现,宋逸还未反应过来,被送子娘娘带着离开了大厅。
“在姻缘簿上添上王焱和沈欣。”送子娘娘站在屋顶上,对月老说道,“王焱是阎王托生。”
豪門追緝令
月老皱眉:“阎王犯了什么错?要下凡历劫?”
“天意如此,他注定要与沈欣历生死劫,记得此月初十六,为他俩系上红线。”送子娘娘说完消失在屋顶。
慕月看着沈欣为王焱诊治,转身去找宋逸,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宋逸从正门进来,慕月奇怪得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走的?”
“我去叫了辆马车。”宋逸走到沈欣旁边,“恐怕这人要到沈大夫的住所医治了。”
妖惑六界 千代多多
沈欣点头,“嗯,他必须到我的药房小住一段时间。”
驚鴻赤雪
“为什么?”慕月不明所以。
“他需要疗养,我的药房里有足够的草药。”沈欣向慕月解释着,说话间,宋逸已经扛起了王焱往外走去,慕月和沈欣连忙跟上,众人坐上马车,慕月才发现另外一个问题:“大晚上你去哪里叫的马车?”
宋逸闭目养神:“不是难事。”
王焱转醒,看着马车上的众人:“在下王焱,谢过各位的救命。”他声音嘶哑,慕月拧开随身携带的水壶扶起王焱,“喝点水。”
影後駕到:陸少的寵妻日常
宋逸不满得看着王焱半躺在慕月怀里,王焱意识到宋逸的目光,看了看慕月:“谢姑娘,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慕月。”慕月帮王焱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心里满是愧疚,她明白阎王一定是因自己托生的事被发现而下凡受惩罚。
“公子,你怎么称呼?”慕月收回思绪,将王焱放平在马车上,柔声问道。
“王焱。”王焱微笑。
宋逸起身坐到了王焱身边,隔开了王焱与慕月的对视,“王公子身体虚弱,最好还是睡会儿。”
慕月奇怪得盯着宋逸的后背,探头想看王焱,宋逸再次调整坐姿,准确无误得挡住她的视线,沈欣了然得一笑,对王焱说道:“宋公子说得对,王公子还是睡会儿吧。”
鐵血雄鷹
待到王焱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沈欣正背对着他研磨草药,王焱咳嗽了一声,沈欣即刻转身,快步走到王焱身边:“你醒啦,有没有觉得好点?”
“我在哪里?”王焱环视了一下房间,眼里满是疑惑。
“这是我的药房,你患了风寒,得在这调养一阵子。”
“你是医生?”
“当然啊。”沈欣端起桌上的药,“来,先把这碗药喝了。”
“我没有银两。”王焱看着沈欣,拒绝喝药:“付不了医药费。”
“我当医生不是为了钱。”沈欣笑着说,王焱一脸惊讶,“那你图什么?”
“医学只是我的爱好,恰巧这个爱好又能救人而已,所以,放心得喝药吧。”沈欣把药端到王焱嘴边,王焱犹豫。
“怎么?你是信不过我的医术吗?”沈欣开玩笑得说道。
王焱笑了笑,二话不说接过药碗一口饮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