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世無霜
小說推薦傾世無霜
墨色的祠堂笼罩着一点点的光晕,已是傍晚十分,天色暗了下来,月光好似白霜洒落。
空气中弥漫着香油的气味,闻着让人昏昏欲睡。
祠堂中有两人,一人站在,一人跪着。
白霜穿透了祠堂印在了两人身上。
“小姐,都快四个时辰了,老爷怎么还不让小姐起来?”谭儿替无霜感到委屈,下意识的跺了跺脚,结果不小心刺激到背上的伤口,疼的她大叫一声。
肚子因为耐不住饥饿也叫了起来。
本来谭儿早就可以吃饭了,但谭儿执意要陪着无霜所以没有去。
“好了谭儿,其实你也没必要陪我的,何况你还有伤在身,回去吧。”
谭儿觉得小姐看不起她,这是要赶她走,嘟着嘴不满的道:“谭儿不走,谭儿哪都不去谭儿要陪着小姐!”
海賊之替身使者
无霜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回想起今天遇到的柳儿和梓凡南歌,从衣着来看,定不是普通人,不知为何身份。
………………………………………………………………………………
夜深了,冰冷的祠堂透着徐徐凉风,吹到脸上如同刀割一样疼。
面前的灵位她只知道一人,那就是她的母亲—洛轩长公主。
名曰 爱妻洛轩之墓
长公主府外
“柳儿你这想法有点太冒险了吧?”说话的男子一袭黑衣,旁边的女子也是黑衣,也蒙着面。
女子道:“昨天是姐姐的祭日,我从京城赶来还是晚了,明天办完寿辰就要回京城了,现在再不看就来不及了!”
男子又道:“如果皇兄知道了怎么办啊!”
那女子淡淡的道:“你不说我不说,还会有谁会知道呢?你们真的是婆婆妈妈的,快走了!”
她观察着侍卫走远后强行拽着男子翻墙进府。
…………………………………………………………………………………
網遊之無上靈武 名劍風雨洛
祠堂内
“咳咳”,无霜虽然捂着嘴,但在门口也能听见她咳嗽的声音,可能是着凉的缘故。
她并没有在意,而旁边的谭儿却已是心急如焚。
“小姐,你身体本来就不好,你在着等我,我去求求老爷让小姐回房休息”
无霜猛的伸手抓住她的衣袖,摇了摇头。
谭儿有点想不通,但也没有问,只是慢声道:“小姐,你的身体…”
揚帆大明(GE草根)
“我没事”,她淡淡的回答,嘴唇上已经看不出血丝,脸色苍白,而已触碰到谭儿时,她的手很冰,很冷。
谭儿看到这样的无霜,若是自己有灵帝的能力,她恨不得现在就去教训所有欺负无霜的那些家伙。
可是现实很残酷,在这个世界上,强者生存,弱者只能被欺凌,就像现在的无霜,以后的路还长,她现在没必要反抗。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
另一边。
蒙面男子因为四周太黑,没注意地上的石块,走的也比较急促,“啪”!
猛的一阵剧痛,他的脚和石头来了个甜蜜地亲吻,因为失去了平衡,身体直接往前倾,撞到了走在前面的女子。
“你小心一点啊!” 从女子口中传出训斥的声音。
我的狐仙老婆
“意外,你先去祠堂看姐姐,我去把风。”他推脱的说道。
“这里的军队都只是灵师,你一个灵宗把什么风,还怕我们走不了不成?”
说着,拽着男子就跑向祠堂。
女子知道他不想和自己一起蹚这趟浑水,但既然来了,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想休先离开。
当他们一路小跑到祠堂不远处的亭子里时,发现祠堂里还有人。
意外枕邊人
现在很黑,但祠堂还有烛光,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两个人在祠堂里,背对着他们。
仔细一看,是两个女子,一个跪着”,一个站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女子道:“这么晚怎么会有人?”
“兴许是被谁罚了吧,仔细一看,那女子的衣服好像!”男子停顿了一下。
最后蒙面的女子接道:“好像今天午时遇到的那位洛姑娘!”
因为女子有点诧异,说话的声音也放大了不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不仅祠堂内的无霜和小谭听到了,连巡逻军队也听见了。
女子小声道:“被发现了,但在没有看见姐姐之前不能撤,找个地方躲躲。”
網遊之梟傲天下 半步滄桑
于是看向祠堂的屋顶,她虽然没有男子灵力高,但也是个灵皇,跳上屋顶这种低级操作是没有问题的。
就在她跳上屋顶的时候,手上的镯子不知到感应到了什么,自己脱手沿着屋檐掉下屋顶。
“啪”,神奇的是它居然没有碎。
不偏不倚的掉落在祠堂门,因为冲击,又弹起越过门槛,与其说是个失控的灵器,倒像是个失控的小孩,直线滚到无霜脚边。
濁世鬥:嫡女傾華
然后响起巡逻队伍的喊声: “有刺客!”
整个长公主府一片混乱,屋顶上的两人一个趟着,一个则是焦头烂额,两人的心情真是天差地别。
趟着的是男子,还不忘闭上眼睛聆听大自然。焦头烂额的则是那名女子,这镯子是独一无二的,天底下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可想而知:
如果无霜把镯子交给官府就麻烦了。
中邪 超級卡路裏
可是她没有,她一眼就认出来是今天午时遇见的那位女子的手镯,发现之后立刻藏于袖中。
当巡逻军赶到并询问无霜时,她回答说没有看见什么人,他们也没有搜到任何东西后离开了。
这时屋顶的女子才松了口气。
但背后的男子好像一点也不紧张,换了个姿势趴着看夜晚的风景。
女子叹了口气,有这样的队友她也是很无奈。
以无霜的感知能力,早就发现了屋顶上的人,她别的不抢,但是拥有较强的感知能力对于一个炼药师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柳儿姑娘,请你们出来吧。”
无霜没有站起来也没有回头,脸还是面朝灵位,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小谭很是诧异,明明没有人,她家小姐是在和谁对话?柳儿是谁?是鬼吗?还是她家小姐病的神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