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世年華
小說推薦櫻世年華
“黑糖,你没事吧,怎么突然间放出这么多烟雾。”看着周围越发浓郁的烟雾,樱怜感到奇异。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夜南聽風
“是啊,黑糖你没事吧。”洛依云关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现在咱们在学校的上方,这些烟雾是遮挡你们的,否则被人类发现不是很糟糕吗?”黑糖解释道。
“艾玛,没想到黑糖你还蛮细心的嘛。”樱怜拍了拍黑糖,对它赞许的说。她突然间觉得,原来这个黑糖的心思挺细腻,但下一刻她就后悔这么想了。
“我本来就很细心,只是你还没有发现而已,我的优点多着呢。”听到樱怜的赞许,黑糖的心一下子就飘飘然了,以致于太过欣喜,加快了飞行速度。
“啊。”洛依云和樱怜被突然加快速度的黑糖给吓到了,连忙坐稳了身子紧紧地拽住黑糖以防不慎摔下。
樱怜顿时怒了,“黑糖,你搞什么鬼,这是要摔死我们的节奏吗?快点停下来。”
黑糖一听樱怜的怒声,心一紧,发现自己不小心得意过头了,立马刹住,“啊。”洛依云一头撞到了樱怜的后脑勺。
網遊之巔峰召喚
“嘶,好痛。”洛依云一手捂着额头,樱怜一手捂着后脑勺,两人同时呼疼。
“黑糖!你这家伙,你干什么啊你!我就夸你一句,你就得意忘形了,你故意的,对不对?”樱怜气得快要站起来踢它了,可因为是在半空中,只好坐着凶它几句,虽然脚下留情,但却不代表她手下留情,一拳打到它的脑袋上。
黑糖哭丧着脸,一脸委屈,捂着脑袋道歉的说,“呜呜,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叫我停下来的。”
“还敢狡辩?嗯哼?”樱怜挑了挑眉,坐在樱怜后面的洛依云忍不住为黑糖求情,毕竟她认为,黑糖只是比较单纯罢了。
“樱怜,算了吧,不要跟黑糖计较了,还是快点走吧。”
“回家再收拾你,别再飞太快了,听到没有。否则休想吃棉花糖。”樱怜放下狠话,看在你刚才有救我的份上,放你一马。
“嗯嗯。”黑糖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始小心翼翼的控制飞行速度,心里泪流满面。主人,是你让我停下来的,为毛还打我啊,呜呜。
洛依云望向周围的环境,心里不由感叹这里的确宽广,与其他的学校相比,瑆德高校这所学校不亏是环境最好,最大的学校,只是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几乎都是有钱,有地位的人 。这里充满攀比的现象,她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或许可以说,她并不适合这里的生存环境,她不像其他人拥有富裕,美满的家庭。
願做你的童養媳 蘺格
她来自一个平凡既不富裕也不贫穷,父母离异的家庭环境,那个可以说不是家的家便是她心中的痛处,能够来到这所学校,全凭她的努力得来的, 因为她的成绩优异,取得第一名的分数,瑆德高校以诱人的奖励将她招了进来。
全年学费免,并且在这里的所有费用全部免还,唯一的要求就是她必须每次考试获得全年级第一名,另外还有额外的奖励,可以说,她是一个幸运儿,瑆德高校每年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名额,要获得这个名额是很难,而洛依云倒是一个奇葩,她出生于平凡的家庭,却能如此优秀。因此学校这方面倒也对她极其关注,并不会因她的出生地位而将她拒之门外,他们看中的是人才。
樱怜的学习也不错,但却不知道她身旁有一个比她厉害学霸。
重生之寡人為後 醉酒微酣
亂世小農民
“樱怜,黑糖是不是处于幼年时期的?”
“嗯,你怎么看出来的?”樱怜转过头问道。
洛依云示意樱怜靠近,靠近她耳边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智商。”
樱怜一听,立马明白过来,噗哧一声就笑出声了,洛依云也惹不住的笑出了声,只有黑糖感到莫明其妙,主人她们怎么突然间都在笑啊?
寵夫上癮:呆萌少爺易推倒
硬着头皮,黑糖问道,“那个,主人,你们在笑什么?”
樱怜摆摆手,笑着说,“没,没有,你继续。”
“哦。” 黑糖纳闷地想,她们到底在笑什么,那么诡异。算了不跟我说我就不去问,没什么好稀奇的,还不如吃的有趣。
盛世婚寵:找個明星談戀愛
通天武神 燦爛地瓜
樱怜和洛依云谈笑了起来,樱怜向洛依云解释着黑糖的来由,洛依云满怀兴趣的听着。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回应她。
“所以说啊,昨天的发生的事,我都有点懵了,我昨天刚收下它,只是并没有举行什么契约仪式,不过回家之后会去弄好的,说了这么多你听得懂吗?”樱怜望向洛依云问道,其实她并没有全无保留的告诉她,关于笛韵的来历和她的身世她便没有说起,她并不想让人知道,她,不是人类。
洛依云缕了缕思绪,过了一会,才抬头看向了樱怜,“也就是说,你昨天才看到妖怪,并且还收了这么一只处于幼年时期便魔化的妖怪?”
“嗯,其实也不能说昨天才看到妖怪吧。。。”樱怜的眼神不由得望向了远方,平静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似乎在想着什么,另人窥探不出。
洛依云见樱怜不语,人家不想说,她便也没有去追问,毕竟这是她的私事,她可不想引人误会。
樱怜也只是看着远方,她在想着,她年幼时到底经历过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一片空白,最后干脆不想了,托着下巴发着呆。
过了不久,她们早已离开了禁林,两人坐在黑糖的身上在天台上吹着风,因为错失了开学典礼,两人便干脆躲在了天台上,她们不知道,因为她们两人同时失踪,学校正在忙着寻找她们,而这两人却悠闲的吹着风。
微风吹过,发丝拂过脸颊樱怜躺在了黑糖身上,静静的看着蔚蓝的天空,额上原本若隐若现的樱花印记已经全部呈现出来。
一头奇异而柔顺的长发在阳光下格外柔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玉脂般的皮肤,像婴儿的皮肤般光滑,那清秀美丽的俏脸,让洛依云都忍不住看得呆了呆,她一直看着她,所以她捕抓到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忧伤,那眼睛是那么的幽深,洛依云的心不由微微颤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