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你一笑輪迴甘墮
小說推薦爲你一笑輪迴甘墮
大雨像倒了一盆水似的,哗哗的响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一会儿,地上的小水坑里面出现了小泡泡,雨下在地上,演奏了一场音乐,他们像散兵,一齐落在地上,安全的落地。雨越下越大,闪电和雷不停的给雨伴曲,外面的花草树木好像都不得安宁似的,摇摇摆摆,惊慌失措。外面的夜行人都在吃力的往前走,用肉眼看不见对面,雷声震耳欲聋,人们心惊胆战,只能在家里“躲藏”。
迹部景吾看着外面不断消失的太阳,眼睛里闪过一丝血腥,但很快又消失不见。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不禁面上一阵凝重。揉了揉眉心,开口淡淡的叫了一声’’颜泽’’
大厅里不知不觉鬼魅的站了一个人,单膝跪下,开口叫道’’少主有何吩咐?’’
‘’我叫你准备的事情怎么样了?’’迹部景吾还是那一副淡淡的表情,可语气中透漏的压迫让跪着的人心里突然一紧。
‘’回主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迹部景吾看着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架势,不经勾起嘴边的笑,空旷的声音在颜泽耳边响起;
“就现在吧,这么大的雨,很适合演戏呢。就是不知道设了这么久的一盘棋,第一子便是我来下,你说,我和他最终谁会赢?”像是问自己,又像是在征求旁人的意见。
说罢,也不看他,起身从他身边走过。颜泽不敢有停顿,连忙跟上。
手冢国光,你做好下第二子的准备了吗?
此时,另一个地点,逍遥山庄。
“喂,手冢,你都坐在那里研究一天的棋盘了,到是赶紧下啊。”
屋内,上位坐着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他一身白衣,三千青丝用一根莹白色的翠雪碧玉簪轻轻挽起,腰间佩挂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玉佩,既不失大体,又看着不通俗。一双手洁白干燥,左手手指有老茧,但十指纤纤细长,看起来十分有美感。
没错,他就是逍遥山庄庄主,手冢国光。
至于此时正和他说话的男子,乃是他多年的好友,也是他的二师兄,苏沐颜。
手冢国光正要开口回答苏沐颜的话,就被门外的一阵尖叫打断了。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不是说过不要大惊小怪吗?到底怎么了?”
门口一个小厮进来回禀;“回庄主,门外躺着一个人,满身是血,不过还有一口气在,不知道您救不救?”
手冢国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起身往门外走去。后面的人也慢慢跟上。
抗戰之臨時工
他倒要看看,打扰他下棋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最好祈祷你自己长得比较好看,能让我出手救你,不然的话……,哼哼,爱死哪死哪去。
直到后来,他自己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每每都会问自己,如果,当初没有心软的伸手救他,会不会他们根本不会相识,相知,甚至相爱?
门外躺着一个穿紫色长袍的少年。看他的身上全是刀伤,还有不大不小的细微伤口,本来一件紫色的衣服也被他的鲜血浸染成了红色,和无数的雨水混合在一起,有一种恒生的虐感。他的皮肤很白暂,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伴随着下落的雨水闪着晶莹的光泽。只不过那双眼睛此时却紧闭着,可能是主人此时的不舒服,睫毛也死气沉沉的。
手冢国光看了他好一会,点点头;“恩,不错,就凭这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就值得我救他。来人,把他抬进我的厢房,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来”。
苏沐颜看着手冢国光离去的背影,再看看被他抬进去的少年,喃喃自语道,“有好戏看喽”
这句话被此时的倾盆大雨掩盖,飘落在细微的风里,没有人听到,渐渐飘散。
葬靈禁地 廣工男
他看着里面忙活的人,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脚步声慢慢远去,从夜晚到天明。
慢慢的睁开眼睛,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古代男子的雅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
没等迹部景吾细细打量,耳边就响起一道略带冷意的声音。
“你醒了?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他的声音略微低沉,却有一种别样的吸引力。迹部景吾抬头看眼前这个和他说话的少年。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翠雪碧玉簪交相辉映。 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竟让迹部景吾有一瞬间的微微失神。尤其是他的眼睛,好似无限的星光璀璨。
“你是谁?”干涩的声音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叫手冢国光,你可以叫我手冢”手冢国光看着面前受了重伤的人,一张巴掌大的脸面无血色,忽然让他的心里有一点点很疼的感觉,好奇怪。
“你叫什么名字?”端起一杯水走到少年身旁,喂他喝下。
“我不知道……”迹部景吾此时大脑里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仿佛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身上的不安随之扩大,眼睛流露出来的害怕让手冢国光对面前单纯的少年有了一丝强烈的保护欲。
“你再好好想想,没关系,不会有人伤害你的,有我在。”尽量用温柔的眼神示意他,让他的身体慢慢放松。
迹部景吾看着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影子让他皱了皱眉。“景,我叫景。”半响,温润的嗓音响起,忐忑的看着手冢国光。
血之瞳年
手冢国光用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对迹部景吾说;“景?好美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景景可好?”
也许是他的眼睛温柔的不像话,迹部景吾听见自己愣愣的回答“好”
“你刚刚醒来,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快躺下休息一会”景景明显的不舒服,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问了,反正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他不急。
迹部景吾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手冢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好笑的摸摸他的头发,对他保证“你放心,我会在这儿陪着你,不会离开,真的,我保证”
迹部景吾得到了这个承诺,小心翼翼的躺下,由于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他睡得极不安稳。在快要进入梦乡时,恍惚中耳边仿佛有人在一遍遍的叫他,“景景”
声音干燥好听,低沉又不失优雅,有一种格外的安心力量在默默牵引着他,甚是安心。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是你吗?手冢国光。
迹部景吾静静的躺在软塌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眼角的泪痣随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不安。手冢国光的目光划过他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枕边放着的明珠都抵不上肤色熠熠生辉。
手冢国光想着自己真是疯了,竟然会对一个男人有反应,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美男子?
真正是脑子不对了。不过细细一看,他还是很美的,古典中带着高雅,睡熟了极其像一个小孩子,很可爱。
景景,从今以后,就由我来守护你,好不好啊?
任他凡事清浊,为你一笑间轮回甘堕。
景景,安心睡吧,不会有人来打扰你。
網遊之獵魔劍聖
劳累了一个晚上,手冢国光也耐不住睡意袭来,慢慢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沐颜来的时候,就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地下…….趴着一个。莫名的嘴角抽了抽,伸出一只脚,踢了踢躺在地板上的,额……尊敬的庄主大人。
總裁矜持點 漢有遊女
手冢国光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好像有人在踢他,眼一睁,寒光扫射在苏沐颜的脸上。如果眼神是刀子,那么恐怕苏沐颜已经被杀死一万次了。
苏沐颜嘿嘿干笑两声,“哟,这就是你昨天救回来的小美人啊,这是可爱啊。”视线在迹部景吾身上流连忘返。这样**裸的目光莫名其妙让手冢心里不舒服,所以语气也就冰冷了几分“你一大早不辞辛苦的跑来这儿,该不会是简简单单的问候我吧,到底有没有事?有就赶紧说,没有就立马滚。”
“呜呜呜呜。。。。。你好心狠,人家好桑心嘤嘤。。。”苏沐颜非但没有说正事,反而恶作剧因子冒出来,这一嗓子让手冢的身子忍不住抖了抖,也让门外的小弟跟着一起抖了抖。看着手冢脸上的恶寒,苏沐颜不禁笑的更欢了。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苏沐颜也开始正色起来,说话的语气也透露着一种漠然。“你打算怎么处置他?”边说边看躺着的少年。
手冢国光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想在他身边守护他,不让他有一丝一毫的伤害,毕生所求,只不过是在他的眼中,能看到我的影子”
苏沐颜看着他:“你是认真的?”
手冢国光毫不回避的答道:“无比认真”
苏沐颜看着他,默默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希望,你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让自己后悔”
無限之惡 偷看書的懶貓
手冢国光自嘲的一笑,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喃喃回答:“你知不知道,当他醒过来的那一刻,我居然无比兴奋,我看着他在我面前露出小鹿一般单纯的眼睛时,我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我就知道,自己是完了。但是我不后悔,不后悔救了他,不后悔认识他,更不会后悔现在的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他。”
苏沐颜看着这个冷静的男人,突然觉得也许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他,这样的他,就好似一座冰山,冷静,理智,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唯一此时流露的,也许是这个世上唯一能够化解这座冰山的人。
唉,罢了,别人的幸福,还是让别人自己解决。当感情的环境中插入一个第三者的时候,就会让这段感情岌岌可危。
苏沐颜转身开口:“不管怎么样,我只要你好好的,一世长安。”
手冢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好”
重生之大羅金仙 易門
苏沐颜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句话,:“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看丽华?她很想念你,这些天一直再问我你的消息。”
手冢国光沉默了一会,“我会的”
看着苏沐颜的背影渐渐离开,手冢国光眼里笑了笑,亦转身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