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你莫屬之棄後你別逃
小說推薦妃你莫屬之棄後你別逃
“欣然,这是个高难度动作,小心点儿!实在不行可以换替身”导演大喊着。
“知道了。导演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儿的。不就是吊威亚再翻几圈嘛。”陈欣然一边整理威亚套一边说。
陈欣然穿着一袭蓝色古衣,手里拿着剑。脸上配着点淡妆,再加上她自身颜值和身材简直美极了。
“那好!现在开拍!所有机器对准你该对准的位置。欣然,做好准备, Action !”导演拿着大喇叭喊道。
陈欣然开始了做起武术指导人员给的动作。
当她准备完成前半部分的动作要开始后半部分动作时,陈欣然忽然眼前一黑,摔到在地上。
当她眼睛闭上时,她模模糊糊听到:
“欣然,你怎么了?快叫随身医生!”
“导演,医生来了!”
“对不起,她已经身亡了。”
美男太多也受罪
“什么?!怎么身亡的?”
“意外身亡。”
++++++++++++++++++++++++++
以上便是陈欣然回忆。
庶女凰途
極道特種兵
妃從天降:邪王靠邊站 流年似錦
“奇了怪了。那医生不是说我意外身亡吗?怎么一醒来看见的并不是天堂,而是这古色古香的房间呢?就算没死我不也应该在医院么?难道医院改包装了?真是奇了怪了。”陈欣然喃喃自语道。
就在这时,这间屋子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个十六十七岁的穿着古衣,端着盆的小姑娘。
当她对上陈欣然呆呆地望着她的眼睛时,她突然丢下盆子向陈欣然跑来。
尋找情人 東方遠行
“娘娘啊,您终于醒来了。佩儿终于把您盼醒了。娘娘,你知不知到佩儿多……”
陈欣然听着这素不相识的小姑娘痛哭诉苦和“娘娘”二字立马打断道:
“娘娘?!小妹妹你脑子没what吧?”
“瓦特?娘娘你是不是摔懵了。”佩儿呆滞地看这她。随后又大哭道:
“娘娘,你是不是不记得佩儿了?呜呜呜…”
“得了,哭什么哭!你娘娘我失忆了怎么了?”陈欣然不耐烦地开口道。
为了避免这旁边的小姑娘再哭闹,她也就顺着这小姑娘口中所谓的“娘娘”来称呼自己。
果然,佩儿不哭了。随后担心地开口道:
“失忆?娘娘你真的失忆了?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嗯,我失忆了。”陈欣然听着这佩儿十分担心的语气,也就柔和了许多。
陈欣然心想:我会不会穿越了?我看这小姑娘好像也没骗我啊。再看看这胸,这么小!哪里是我的身体啊。肯定是我的灵魂穿越了。去问问这小姑娘,顺便了解了解这原身和环境。
陈欣然幽幽地开口道:
護美兵王在都市 長小宇
“佩儿啊,你娘娘我失忆了是不是?那我现在是不是该了解了解我原来和现在的处境和身边的人呢?”
佩儿听着有道理就讲给她原身的状况。
傍晚,佩儿出去给陈欣然拿晚饭。就只有陈欣然一个在屋里思考着今天佩儿讲给她原身的处境。
这个时代有三个大国,分别为:凰耀国、南冉国和越安国。
一想到国家,陈欣然十分想吐槽:历史上有这些国家吗?难到我的历史是体育老师交的?
而她身处在凰耀国;为此国君主楚寒逸之妻;父亲为凰耀国第一宰相–陈毅远;母亲为国都首富之女–肖怀歌;外公便是这国都首富–肖澈宇。
太玄九龍訣 小呸
原身还有一名哥哥,名叫–陈翊羽。这个哥哥长年到处游玩,不常回家。虽是这样,但两兄妹的感情依然与儿时一样的好。
原身虽为宰相之女,首富之孙,但却是一名国君一年都未临幸的皇后。
暖妻:總裁別玩了
据说,当年花房之夜之时,原身的月事本该完了可突然又来了,君主便回自身寝宫了。之后,便再也没去看过她。
国都的人们知道当今皇后不受宠幸,便称她为“弃后”。
日子慢慢地过去了。各宫的妃子嚣张起来,见了原身也不行礼;连小丫环都要上天了,整天给原身白眼,每天的吃食要么就是一碗饭或一个馒头,再加点儿咸菜。
她也从佩儿了解到,原身不小心撞到御花园的木柱上。当时只有她和雪贵妃在御花园散步赏花,雪贵妃说原身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头就撞在木柱上就晕了过去。
太医也就给原身敷了药包完扎就再也没有去帮原身检查身体。
原身也就昏迷了好几天,上上下下都是由佩儿打理,照顾。
獸破蒼穹
不可名狀的遊戲實況
佩儿是原身在深宫最信得过的人。她俩是一同进宫,佩儿也自然成为这宫中唯一的亲人了。
陈欣然回忆完后,突然破口大骂:
“靠!穿越成弃后!你逗我呢?本想好好当一名米虫,怎么变成这么悲催。还撞到木柱上,天啦噜!”
“老天爷你不公平啊!在现代我本就接了一部最想拍的动作戏啊!可怎么就来了这历史上没有的国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