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水伊人
小說推薦陌水伊人
番外二
“主人,听电话,主人,听电话!”这是余落丝的专属铃声。
(众[鄙夷状]作者又无节操了啊?肿么每次铃声都不一样了?你介是存心打广告么……)
然然出生后,言橘几乎没有和她通过电话,不知道她有什么事。
“喂——”仍然是没精打采的声音。“橘子你先别说话,来,看看我身后是哪儿?”余落丝的声音满是兴奋。
陀螺戰記
言橘顺着她的话向屏幕里一望——红墙金瓦,城门口有两列侍卫守着。这气派的宫门她再熟悉不过了。
言橘瞪大了眼睛,不置可否地震惊了。这丫头该不会……“你到洛朝来了?!” “对啊,我……” “死丫头,在那儿等我不动!”
不等余落丝说完,她就把电话一挂,轻功一起,向宫门飞去。底下的一群宫女急了。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你快下来!太后皇上都吩咐过,您月子还没满,是不可以乱跑的!皇后娘娘!您快下来吧!皇后会责怪奴婢们的!”宫女们追了一会,再也追不动了,在那儿喘着气对言橘大喊。
言橘顾不上那么多,心急火燎地赶到宫门口。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侍卫们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皇后娘娘不是还在月子里吗?怎么……
“平身。”言橘目不斜视,径直往外面走。宫门外约五十米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
“橘子!”余落丝欢喜地扑上去,和言橘来了个大大的熊抱。“嘻嘻!怎么样,惊喜吧?意外吧?”她嘻嘻笑着,全然无视言橘的额头青筋已经暴起。
“丝丝!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父母难答应了?”且撇开其它,言橘挑了个最重要的问题。
余落丝一边打量着言橘的衣着,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她的问题:“我来陪你顺便勾搭个帅哥不好么?反正我已经上完大学了!至于我父母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很尊重我的!再说以后他们也是可以过来的啊!哎呀先别说这个了,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余落丝玉手往后面打了个响指——天哪!她后面,许多壮力正推着许多东西往她这边来,激起了一层混沌的飞沙。言橘看的目瞪眼呆。
余落丝在她旁边不住地赞叹:“橘子,没想到,你在这儿生活的这么好,看来,我投奔你的决定是对的。这衣服,这凤冠,这皇宫大院的……”
言橘有些无语地看着她细数她生活有多好。唉,既然来了就顺其自然吧!她来了,也可以陪她说说话。
鉆石婚約之寵妻上癮
“我真是服了你了!好了,既然来了,走吧,带你去参观一下皇宫,带你去认识一下他们……”言橘从震惊中回神,拉着余落丝往皇宫里去。
还没有走两步,就见洛兮忧急急忙忙赶来,脸上还有惶色:“橘子,不是说好不许乱跑的吗?”
言橘傻笑两声,把余落丝推到他面前:“这是我的妹妹,从家乡来的,我是为了接她才出宫的!不是随便!”
余落丝虽然看过洛兮忧的照片,但是真人和照片毕竟不一样。余落丝忍不住哇塞了一声,眼冒桃心。
洛兮忧看了一眼余落丝,眼中带着些许愠色,对言橘的事不依不饶:“就算是如此,你也可以告诉我一声啊!”
言橘眼珠一转,眨了眨眼睛,对他许了一个飞吻。“哎哟,把说了嘛,我又不是故意的,么么哒!”洛兮忧的脸色有所缓和,终于也送了口:“那好吧!下次不许了啊!”
(余小妞崩溃:呜呜呜呜……肿么可以酱紫……在伦家面前秀恩爱秀的那么理所当然……羡慕嫉妒恨啊![咬手绢]
众:余小妞请你不要占用书面好吗!吐槽站一边好吗!还有,卖萌可耻好吗!)
“姐,姐夫真的好帅啊!”余落丝哈喇子流了一地。导致言橘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走了!”
洛兮忧一路无言地陪言橘余落丝走着。见余落丝的到来让言橘开心很多,心里的责怪也淡了下来。
余落丝见到皇宫的一切都觉得很新奇,一如当初的言橘。
夕夕认得这是小姨,看到她后很惊喜。泉泉则胆怯地躲在言橘身后,只探出半个脑袋。“泉泉,来,叫小姨!”
泉泉看着余落丝,在脑海中搜寻这个身影,极小声地喊:“小姨!”余落丝应着,将他一把抱起,止不住欢喜溢出。“好可爱啊!橘子你是怎么生出来的?”
言橘笑,不语。母亲听见别人夸自己的孩子,心里总是甜蜜的。
“诶?怎么没见然然?”余落丝左顾右盼。“然然被奶娘抱下去了,想看她见跟我来。”
见过然然以后,余落丝立即燃起了要结婚生子的念头。
“啧啧,你还想勾搭帅哥,有谁让你勾搭啊?”言橘开玩笑地和她打趣儿道。
“我觉得,那个凤云必就挺好的,挺专一的,又浓眉大眼的,完全符合帅哥的标准。”余落丝心底蓦然泛起了莫名的涟漪。
“拜托,浓眉大眼的不一定是帅哥好吗?还可能是葫芦娃!”言橘继续翻白眼。“不过,你难道真的要去勾搭帅哥?你喜欢他?”言橘一脸不怀好意地贱笑。
本以为余落丝会委婉地否认,没想到她却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对啊!也许,我是喜欢上他了。根据心理学,一个人失忆以后一定会记得些蛛丝马迹的!你看我和你这么像,说不定他会把我当成你啊!”
看余落丝一脸认真,言橘僵了一下,随即灿笑:“好啊!以后你生了孩子,我们可以订娃娃亲啊!”
“嗯!决定了!”余落丝站了起来,斗志昂扬。“什么?” “额要去勾搭帅哥!”言橘有那么一瞬间被她强大的气场震到。
“那么,祝你成功!”言橘和她击了一掌。唤安星烟几人给她认识后,言橘让安星烟带她去若浪阁。在那儿之前,言橘给余落丝换上了一件白衣。换好后,也算人模狗样了。哦不,是人模人样了。
余小妞勾搭凤小哥会成功吗?想知道答案的朋友请编辑A+XX发送到106295XX,短信费,1元/条。。好吧,请往下看。。。
余落丝在路上一直想和安星烟搭上话,但安星烟总是敷衍的回答,所以她乖乖闭嘴了。
“到了,凤云必就在里面。”安星烟说完站在原地没有动。“哦!你不用等我的!回去的时候我会告诉橘子的!拜拜!”余落丝说完步子轻快地向若浪阁走去。
“那个,麻烦通报一下少阁主,一个叫余落丝的找他!”余落丝对看门其中
的一个抛了个媚眼。
那人面目冷若寒霜地说:“你有预约吗?没有就请回吧!”这霸气侧漏的话让余落丝噎死。纳尼?这里竟然还有预约这一套?
干笑着,余落丝果断又干脆地迅速把手中的一锭金子赛到冰冷男的手里。飞快地低语:“麻烦你通融一下!”冰冷男扫了她一眼,转身进去了。
没一会,凤云必满面春风地走出来。“你找我?”他发现眼前是个从未蒙面的女子,有些疑惑。他好像不认识她。
余落丝见到他以后一点不矜持地扑了上去。“小必必!”那嗲嗲的声音,那卖萌的神情,勾搭帅哥备着是极好的。
凤云必莫名其妙,他想将挂在自己身上的余落丝推开:“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吧?就算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你也不用这样吧?”
下一秒,余落丝作诧异状松开他,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小必必,你不记得我了?看来,她说的果然没错,呜呜,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余落丝的眼泪如开闸的水龙头,怎么也止不住。
凤云必有些慌张地看着她,连连摆手:“你你你你别哭啊!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凤云必小心翼翼地安慰她。
余落丝吸吸鼻子,一边抽泣一边抽泣编故事:“我叫余落丝,是你最爱的人啊!你不记得你为我去山崖采药吗?你不记得我生病的那段时间你是怎么样照顾我的吗?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美好的过去……”
“我们差一点就走失,错过了。难道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你失忆了,将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忘了……可是你好好想想,在你的心底是不是有一个影子?对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山里面啊!这些你真的都忘了吗?我是小丝丝啊!”
余落丝说的饱含深情,声泪俱下,如真的一般。
凤云必呆看着哭的一发不可收拾的余落丝,混沌的脑子里浮现了一个影子,一个和余落丝极为相像的影子。而余落丝说的故事,好像也存在啊……
关于失忆,他也追问过凤遥,但凤遥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难道眼前人说的真的是自己记忆之中的一部分?凤云必用心问自己。
答案还是犹豫。
余落丝也知道他是在犹豫,所以她乘胜追击着,“小必必,如果你不记得我了,也不相信我说的,选择不记得。那好吧,今天,就当我没来过便是……”
她忧伤地垂眸,悲攸的转身。喂喂,爱神丘比特,或者什么月老也行,如果我们有缘分的话,就让他叫住我吧,拜托啊……
凤云必凝视着余落丝的背影,一种莫名的愧疚感蹿了出来。
徐徐清风之中,余落丝的背影,显得那么孤独。她一泄的青丝在风中迷乱成一种绝美的颜色。
当余落丝走到离凤云必五六米开外的时候,一声带着大量不确定成分的喊叫让余落丝停下了脚步。
“你等等。”
東方不敗之一生摯愛
在转身的那一瞬,她变脸似的将脸上的惊喜转化为哀伤沉重。而这,彻底拨动了凤云必的心弦。余落丝和凤云必之间隔着五米相望,彼此沉默着。
“对不起,忘了你。”凤云必轻飘飘地话飘进了余落丝耳中。
一枝春 雲如笙
她心微微一紧,假作目光忧伤地看向天际,月老、丘比特,你们看我的眼神多坚定啊,你们千万不要耍我啊!
“所以呢。”她坚持着不让自己不去看他。
凤云必沉默了许久,他在思考怎么开口。“你愿意,和我重新开始吗?”
神啊!我愿意我愿意!她内心纵然激勇澎湃,但面上仍然是保持矜持的。她缓缓走到凤云必身边,轻轻地对他绽开一个微笑,“我愿意。”
YES,一切就是这么的顺理成章,余落丝成功的一编二装三答应地勾搭了我们的凤大帅哥。而后十多天,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坐上了过山车,进展飞快。
(众:这是要逆天啊……)
这一天,是然然满月的日子。安寒、安星烟、梁霖、燕子、梁娟、余落丝、凤云必、刘妈、师父、霞仪、真分、洛自、虹雨雪还有花明太后一齐和洛兮忧言橘及三个孩子聚在了一起。
刘妈几人本来因太后在,有些拘谨,但听太后发话后才松懈下来:“今天你们大家都不用太拘谨,既然都是一家人,规矩可以暂时不用守!”
凤云必的出现让安星烟几人的神情变得怪怪的,不过很快他们就恢复了正常。
洛自和梁娟紧牵着的手令大家看出端倪。梁娟脸上一直浮着红晕,因为众人不自然的目光,更因为洛自搂在她腰间的手。
梁霖仔细将洛自从头看到脚,话:“妹妹,不错呀,这才几天啊?就找了个这么好的男人!”
主角然然戴着一个银项圈,穿着红肚兜,趴在长椅上睁着大眼睛很是无辜地看着众人。夕夕泉泉坐在她身边一起成为大家的焦点。
几人忙着,说着,笑着,谈吐间,仿佛时光已经翩然。
言小橘在哪儿?解除月子的她如一只好动的猫,在一边不亦乐乎地偷拍,记录下美好的瞬间
燕子还替安星烟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安星烟怀孕了!”这绝对是喜上加喜的好事。刘妈高兴地合不拢嘴。她的晚年也终于有着落了——
她会搬去和安星烟一起住,也方便照顾她。
夕夕兴奋地跑到安星烟身边,伸手去摸她的肚子,说要听小宝宝的声音。
言橘抬头,几朵花瓣被风吹落,打着旋翻着跟头落下来。
煉金狂
洛兮忧悄悄从后面环住她,嘴角的一抹溺爱终于搁浅。言橘也扬起了幸福。
笑声乘着甜蜜飘出院落。
幸福,会一直一直赖在他们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