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遺珠
小說推薦江湖遺珠
“王爷,奴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得到一点消息了,听说那孩子是住在采花大盗上官邪的院子里,这个采花大盗当年就是被王妃废了武功。奴才想着,这孩子可能就是上官邪四处留情种下的种吧,王爷您看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查,彻底的给我查清楚,我要知道上官邪的一切消息!”夏宸瀚冷冷的说道。
几日之后,刘子平将一幅画摆在夏宸瀚的面前,这画上是个三岁左右的女孩,灵动的眼神,秀丽的容颜。
萌妖當家,撲倒執劍上神! 米瞳
“王爷,只是偶尔看见了几眼,凭着印象画出来的,也不知道这画的像不像!”刘子平讪讪的说道。
夏宸瀚不说话,只是看着画像,这孩子的眼睛像极了她,而其他的地方却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从那个产婆的口中得知孩子是在二月份出生的,虽然这个产婆没看见她的面目,可从身形口气中他认定那个夫人就是白珠儿。如今看着这画像,他更确信是她!
“小刘子,你老实说,这画像上的孩子是不是和本王有几分相像!”
“王爷,啊,像,是有点像!”
“上官邪那边查的如何?”
“王爷,自从他被王妃废了武功就从江湖上消失了,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听说有人在塞外见过他。”刘子平小心翼翼的答道。
“是人就会有弱点,我给你两天的时间去打通关系,办不到别说是头了就是身子都别想留下!”
自从依依学武之后,白珠儿觉得轻松了很多,鹏儿现在开始学走路,她又刚有身孕,每日都累的昏昏欲睡。
“鹏儿,别怕,慢点走,娘在这里!”
“娘,弟弟真笨,看我走的多稳当。”
馭獸狂妃:帝尊,來接駕!
“依依,你小时候可是和鹏儿一样,也是这么一步一步的学会走路的!你啊,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鹏儿走的稳呢!”白珠儿笑道。
“才不是呢,娘骗我,爹爹说我小时候可聪明了!”
“本王的女儿自然聪明!”
白珠儿听见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整个人都呆住了。
“娘,这有个人!”依依兴奋的叫着。
“依依,快到娘的身边!”白珠儿抱起鹏儿,拉着依依,紧张的看着夏宸瀚。
“依依,好名字,我夏宸瀚的女儿果然与众不同!”
“娘,他在说什么啊?我告诉你,我的武功可高了,我爹爹的武功更高,你要是敢欺负我们,我爹一定会把你打的落花流水。”依依双手握紧放在胸前,骄傲的说着。
夏宸瀚冷冷的看着白珠儿,她真狠,将他的女儿变成他仇人的女儿,身为他的王妃竟然与他的仇人私通还生下了孩子。
“你这个坏人不准你这么凶狠的看着我娘!”依依底气十足的说道,高傲的神情像极了夏宸瀚。
“依依,你问问你娘,谁才是你的亲爹?”
“哼,我干嘛要问娘,我自己就知道,我姓苏,我叫苏依依,我爹是世上最疼我的也是最厉害的!”依依提起自己的爹就一脸的崇拜。
夏宸瀚的拳头握的紧紧的,白珠儿一言不语的看着他,这样的奇耻大辱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絕對官場
“白珠儿!”紧紧是三个字,可声音中的悲愤怨恨却穿透了一切。
“依依!”
“娘,您怎么哭了?娘,您别担心,依依会保护娘和弟弟的!”说着,依依双手叉腰站在白珠儿的面前,眼睛圆鼓鼓的瞪起夏宸瀚。
“依依快过来!到我这里!”夏宸瀚温柔的说道。
“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娘,别怕,依依保护你!”
“依依,娘不怕,有你们在我的身边,娘什么都不怕!”白珠儿温和的说道。
“白珠儿,若你带着依依回到我身边,本王就既往不咎!”
“太迟了,我早已回不去了!”白珠儿冷冷的说着。
“白珠儿,你别忘了,你还是我的王妃!本王的容忍是有限的!”
“既然选择了离开我就不会回去,曾经的静王妃早已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普通的妇人,一个只想好好过日子的妇人!”
“娘!您在说什么,这个坏人是不是想趁着爹不在的时候欺负您!”
“依依,你是本王的女儿,是本王的女儿!”
“娘,这个人真凶!告诉你,我是爹的女儿,哼!”
“白珠儿,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带着依依回到本王身边!”
“已经错过一次的人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美女保鏢愛上我 樂透風
“白珠儿,不是本王不留情面,是你太狠心了!”
三年来,虽然照看孩子,可白珠儿并没有松懈下来。夏宸瀚掌力虽快却碰不到白珠儿,他只恨自己的手不过长够不到她。
“娘,你这个坏人竟敢伤我娘!”
依依快速挪动着,追着夏宸瀚的脚步,小脚不停的向着他乱踢一通,可她根本碰不到夏宸瀚。
“放箭!”
夏宸瀚一声名下就见无数的箭射向白珠儿和她怀中的鹏儿,白珠儿将鹏儿护在怀中。
“娘,娘,弟弟,娘!”依依在夏宸瀚的怀中挣扎着。
“快住手!”夏宸瀚捂住自己的手,他没想到依依竟然会咬他,更没想到一个三岁的小毛孩竟咬的这么疼。
“哇哇哇哇!”鹏儿的哭声撕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仙本小人
“鹏儿,乖,不怕,不怕,娘在这!”白珠儿温柔的安抚着哭闹的鹏儿。
“鹏儿,哼!这样的孽种不配活在世上!小刘子将依依保护好,她要是从你手中跑了我要了你的脑袋!”
刘子平刚将依依抱住,箭就立即射向白珠儿。
眼见着白珠儿就在这乱箭中身亡,不知为何夏宸瀚的心中竟心痛了起来。
“还好,来的及时,看吧,我就是你的福星!”
上官邪将白珠儿救下来,一脸得意的说道,你没瞧见刚刚夏宸瀚那气急败坏的样子!
“你的轻功越来越好了!”
“名师出高徒,有一个天下轻功第一的师父,我这做徒弟的自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上官邪,将鹏儿带走吧!”
“白珠儿,你不会以为你自己回去了,夏宸瀚就会罢手!他若对你还有一点点的情意,刚刚他就不会下令放箭。”
詭異刑偵科 銀子
“不,我若不回去,恐怕我们三个人还有君岳哥都活不了,三年了,他变的更无情了!”
“白珠儿,你觉得苏君岳没了你还能活下去吗?”
“上官邪,你觉得这样下去,我们能逃出去吗?这个时候不能感情用事,相信我,带着鹏儿去找君岳哥,告诉他好好养大鹏儿!上官邪,你该比谁都清楚,这是目前唯一的选择。我引开他们,记住不要让君岳哥来找我,我若来我就死在他 面前。鹏儿,我的孩子,娘对不住你了。”
上官邪按照白珠儿的吩咐,抱着鹏儿一路风驰而去。
夏宸瀚追着白珠儿一直追了两天,看着早已疲惫不堪脸色苍白的白珠儿,他内心的痛苦并没有减轻。
“你以为上官邪能逃得掉,本王不会放过任何人,你也别期望本王会念在昔日之情会饶了你。”
风吹乱了她的长发,随风飘散,淡淡的愁,淡淡的笑。
“夏宸瀚,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如今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我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的瓜葛。”
大潑猴 甲魚不是龜
白珠儿说完,拿起手中的短刀用力的坎向自己的脚踝。血像飞奔的快马流了出来,白珠儿咬紧牙,瘫坐在地上,用力的将晶思链从毫无知觉的脚上取了下来。
“这个早该物归原主了!”
夏宸瀚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地上的鲜血,她苍白的面容如此的坚定从容,像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一样。
“你,你就这么恨我,你就这么残忍!”
“夏宸瀚,一切的恩怨就在今日烟消云散,今后再也不会有白珠儿,你恨也好怨也好,从今日起,再也无须为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费半点力伤半点神!好好照顾依依,毕竟她是你亲身的骨肉!”说完,白珠儿 将一粒药丸放入了嘴中。
“你,你往嘴里放了什么,快,快将毒药吐出来!”夏宸瀚慌乱的想要从白珠儿的最终取出毒药。
“你,你,难道连这点机会都不留给我,小肉珠!”
“夏宸瀚,至少让我死的时候还留点尊严,情的怨憎无知酸楚以及不可解的纠缠再也无法左右我,一切的一切都随我而去!我不奢望平静,更不会奢求你原谅我,但求能得一片净土收容我这残缺的身心!”
原谅我如此自私,我的孩子,请原谅娘如此残忍,我不能带着你回到那个地方,死对我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原谅我小小的自尊,我不想在孩子的心中留下如此不堪的形象,更不愿再次成为一个没有心没有灵魂的逃避者,我已辜负了一次不能再次背上辜负的行囊活在这世上。请让我懦弱,容许我逃避,这一次是最后一次,我的孩子们,我的君岳哥,我的亲人们。我这无声的心声随着我了无声息的脉搏渐渐的远去,你们听不到我的心声,听不见我的呐喊。但愿,但愿,有天你们能够原谅我。白珠儿在心里摸着着,眼睛渐渐黯淡!
“小肉珠,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你给我醒来,睁开眼看看我,我说过这辈子就是死你也是我的人!可你不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你要死也是死在我手中。小肉珠,你私自离开我,你还没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宁愿在我面前死去也不愿给我机会?我错了吗?我错了吗?明明是你离开我,背叛我,你凭什么这么坦率轻松的面对我,凭什么理直气壮的看着我,凭什么想走就走想死就死,我不容许,我不容许!”
夏宸瀚抱紧白珠儿的尸体,身上沾满了她的血,他的泪,她的血。
静王爷带着静王妃的尸体还有未曾露过面的郡主回到了静王府,至此之后静王府的女人越来越多,可王妃之位却一直空着。
冷清的风中,孤单的坟墓前站在一个满头白发的男子,一个年幼的孩子站在他的身边。无声的风吹着,吹痛了眼睛,吹痛了心,无声的悲伤随着笛声在风中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