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雪狐戀情結
小說推薦九尾雪狐戀情結
次日… …
“菀沅轩。”闻着一位女子的声音,她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梨涡微现,直是秀美绝伦,蓝天、白云、绿叶的映衬下,更显得她肤色晶莹,柔美如玉,但见她肤色奇白,鼻子较常女为高,眼中却隐隐有海水之蓝意:“你没事吧?”
此灵是… …孊姬?
天價皇後
“孊姬,我知道幕后真凶了。”菀沅轩坐起身子,手指在桌子上比划着:“这后宫我也不想呆下去了。”
“此灵是玉皇,此事我早已知晓。”孊姬道,似乎有难言之隐:“如此一来,辑腑君,蒲易,我都会被污蔑,自然是玉皇得手。蒲易虽说是深不可测,但至少不会出此下策。那玉皇不杀倾素与月华,只是为了掩灵耳目。那蒲易或许与卫韩真的有事,但绝对不是辑腑君之死一事。”
“我… …”菀沅轩咬了咬唇:“我看到一灵与玉皇讲话,然后玉皇大笑,那灵… …我倒是颇有些熟悉。”
“也是。还好你被斐刘毅救了。”
英雄聯盟之王者之心 浮沈
“我怕。”菀沅轩想想都是泪:“我想离开这宫中,这里人心不定,还不如痛痛快快过一辈子。”
我的狐仙大人 水妖兒
“进宫容易,出宫却难,那玉皇定不会放过我们,好在我也是六仙,与倾素和月华的关系甚好,这次她们也帮了我们。此次事情真相大白,玉皇推的事情我们都监视到了,所哟六界之中,玉皇如今已经失势,但依然掌控着后宫。”
菀沅轩差点喷出水来:“那玉皇犯下如此滔天大罪,那怎么还不囚禁于她?”
賢夫抵良田
“谁让帝皇是玉皇的干儿子。”
英雄不過美人關
菀沅轩听了又差点喷血:“我还以为帝皇是玉皇的亲儿子 。”
“哈~”孊姬苦苦的笑:“眼下玉皇怎会放过我们?好在还有镜花水月撑面子,倾素月华当靠山。”
渐渐地,便是一片沉寂… …
“菀,菀安逸。”小翠进房:“玉皇邀请众灵去萱华大殿,说是有个典礼,请速速就去。”便离开了。
孊姬瞥了瞥菀沅轩一眼——危险大难临头啊。
到了萱华大殿,菀沅轩的周围之灵分别是镜花水月,孊姬,潇景冉与宁晓倩。
渐渐地,众灵都到齐了。
“今日只是让众灵高兴高兴。”玉皇笑笑,那笑倒有些阴暗:“众灵来抽签,这些签中,只有一根签是上白下红,其余都是全白。抽到上白下红的灵便要说一秘密,那秘密自然是由摇摇签说了算的。
第一个抽的是皇妃。“皇妃今日脸色怎么有些苍白?”皇蝉道,这皇蝉素来嚣张。心里巴不得皇妃抽到红签。不过结果还是白签… …
当孊姬抽好后便是菀沅轩了,菀沅轩知道,这次的签定是指向她的。谁料,抽中的灵竟然是孊姬!!!
难道玉皇不希望菀沅轩抽到吗?
“好,孊姬殿下。”摇摇签的声音还真是不习惯:“请问,你的愿望是什么?”
那孊姬愣了愣:“安安分分… …”那孊姬还未说完,那摇摇签便说:“请说真话。”
纳,纳尼!那摇摇签还有分辨真假的功能!菀沅轩她们完蛋了。
“统一天下。”孊姬毫不畏惧的道,果然显示正确。
“好啊,孊姬,你的野心可真大。”玉皇站起身指责道。
“哼,这本是每个灵梦寐以求的。”菀沅轩也站起身:“你有什么证据说除了孊姬,其他的灵都没有这个野心!”菀沅轩自然是知道,那玉皇偏偏是针对菀沅轩的,自然是先从孊姬下手:“好,你们。”玉皇笑笑:“孊姬看在是六仙之一,乃赐白绫。这菀沅轩不知天高地厚,乃赐毒莲一杯。”那莲可是上等宝物,但如果加了毒竟是可以杀死一个灵,使其不再复生投胎,作用奇大。”
“母亲。”帝皇为菀沅轩求情:“万万不可啊!”
斐刘毅见缝插针:“是啊,还请玉皇息怒!”渐渐,大部分的灵都跪下了:“今日本是喜庆之日,莫恼,莫恼!”
“哼,一群废物。”玉皇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灵界,她菀沅轩本不该存在,她就是个灾星啊。那辑腑君一死,就是她揭穿… …”渐渐,玉皇欲言又止:“贱灵!”
“就是啊。”弥清涟笑笑:“赐了上等的毒莲,真是她菀沅轩一辈子的福分哩。”菀沅轩捏紧了拳,那弥清涟真是狡猾阴险!看着弥清涟的身影,菀沅轩好像想起了什么。
“开恩啊。玉皇!”斐刘毅道。
“这孊姬饶了即可。”玉皇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嘴边一笑:“只是啊,这菀沅轩没有礼仪,怎能做安逸一值。”
寵婚撩人:楚少,輕一點
菀沅轩想了想,这不是正是出宫的最佳时机吗?
“玉皇。”菀沅轩道:“恳请玉皇逐小女出宫,永生不得踏入宫中一步。”
玉皇想了想:“岂能如此容易?倒是让你去陪葬,呵。”
鬼面梟王:爆寵天才小萌妃
菀沅轩顿了顿,玉皇这不是要赶尽杀绝么!
“母亲。”帝皇有些无奈。
“哼,那让菀沅轩永生不得踏入宫中半步。”玉皇道。
帝皇又是一副冰冷的样子:“此灵寡人还是惬意的。”话说完后,菀沅轩,斐刘毅都惊了惊。玉皇更是恼怒,便直接回宫了。
四方雜貨鋪
渐渐,便散席了。
“命可真够大的啊。”弥清涟走来嘲笑:“看来什么六仙的孊姬殿下与镜花水月也不过如此。”
菀沅轩哼了哼。
“哎。”蔫清花闻声走过来:“真是不知廉耻,居然给帝皇下了迷魂汤,狐媚妖术。”
“你还没有哩。”水月说着便走出去了。
帝業鳳華 謝安年
菀沅轩便也走了:“弥清涟,总有一日,我会让你跪着求我!”
“好,我等着。”弥清涟笑笑:“不过倒是没什么可能哩!”
“?”
“哼。”弥清涟高傲至极:“这几日帝皇曾到我这里来用膳,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会回心转意的。”
“这又如何?”
“这不是预示着我便是下一代皇妃?就算不是这样,我姐姐苏特雅也是有希望的。”说罢,便离开了。
哎,这世界真是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