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痧
小說推薦美人痧
远远回望,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抹单调的白。
魅狐影单手努力推着车辕,沾了一身雪泥,青丝拖在莹亮的雪地上,片片雪花飞落在发上,好似满头妆着碎玉。车辕终于从雪中拔出,暗暗松口气之下,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剧烈揪痛。不免手上一松,只听砰的一声,卡住车辕的冰崩裂开,连人带车就要朝着谷底直直下坠。拉车的马匹受不住庞大车架的重力,扬蹄痛嘶。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娘亲——!!!”魅狐影惊呼。
一道长鞭凌空飞来甩在车厢上,只听啪的一声车厢四分五裂分散。马车卷滚着摔下谷去,发出轰隆巨响。那长鞭鞭梢一卷,似乎有灵性一般紧紧缠绕住车厢中甩出在空中衣袂飞舞的魅狐冰血。
魅狐影此时已吓出一身冷汗,奔过来紧紧抱住回到地面的魅狐冰血,只是后怕,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道人影遮住眼前耀眼的白雪光芒,魅狐影抬头,只见扈擎殿出现在眼前,藏青色衣袂随风翻飞,映着他刚毅清俊的美目越发耀眼。
扈擎殿静静凝望着二人,一言不发。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魅狐冰血直了直背脊,身体轻颤,缓缓转过身望向扈擎殿。
“擎……殿。”久违的相见让魅狐冰血的声音止不住激动得颤抖起来。心口猛的一缩,血流急速向心脏涌去,痛。魅狐冰血忍不住微微蹙眉。察觉到她的异样,扈擎殿还未开口说话,立即伸出一只手来扣住魅狐冰血的手腕,另一只手将她的罗袖卷起,轻轻搭在她的脉搏上。
“还好……”扈擎殿感觉到魅狐冰血已并无大碍,这才松了手,轻轻拂去魅狐冰血额前遮住眉头的几缕发丝“对不起……冰血,我来迟了”。
扈擎殿从怀中掏出玉海螺说道:“原来,狮悬城一役,你失踪之后,我以后你死了。可是你却突然单骑冲杀到营里救了我。那个时候,我只知道你有奇遇。我以为我们的孩子没了。没想到,她现在已经这么大了。”说完,扈擎殿看向魅狐影。
“我在殿中收到我们的孩子留下的书信时,我根本不敢相信。可是,看见这玉海螺,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亲切和熟悉。我忍不住放在嘴边吹响玉海螺,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幂锦黑云的阴谋。是她,利用了彼岸花。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冰血,原谅我好吗?”扈擎殿握住魅狐冰血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致歉。
“擎殿。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我一直都相信你,爱我。”魅狐冰血同样深情的凝望扈擎殿,嘴角扬起淡定而自信的微笑。
就在一家人团圆的时候,马蹄声渐渐清晰。幂锦黑云发现了魅狐影写给扈擎殿的信,带着军队追了上来。
红色的披风被幂锦黑云扔在魅狐影三人面前。
魅狐影认得,那是冥修夜从她身上取走的披风。冥修夜,难道?……魅狐影的心里一阵绞痛。
“你们母女俩都有痴情郎,可真叫人羡慕呢。”幂锦黑云艳丽的脸上闪着冷酷,声音冰冰凉凉,没有一丝温度。
未來神術師養成記
“幂锦黑云,你骗得我好苦!”扈擎殿怒视着幂锦黑云。
“擎殿哥哥。为什么,你爱的人不是我?”幂锦黑云转向扈擎殿,冷酷顿时被慢慢的柔情取代。“我恨我这皇家的身份,我哪里需要这锦绣江山?我只想有你陪伴。”
“现在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我也无所谓了。”幂锦黑云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擎殿哥哥,你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不然,你会死的。”
“休想!”扈擎殿伸手揽过魅狐冰血,傲视着幂锦黑云。
“冥修夜……死了?是你杀的?”魅狐影手里捧着红披风,觉得心被人拉扯着,像牵成了一股丝,好疼。
幂锦黑云的眼神在魅狐影身上打量了一下,冷笑道:“不是我亲手杀的。可他的确是因你而死的。”
什么?冥修夜死了?他真的死了?他不是冥界第一勾魂使者吗?他怎么能说死就死了?就因为自己不相信他会死,所以根本没有拒绝他去引开追兵。可是,现在,他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魅狐影手里捧着红披风,觉得自己的眼开始模糊了起来。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魅狐影心中怒起,额上的美人痧闪烁起耀眼的光芒。
“你现在是想杀了我吗?哈哈哈……”幂锦黑云看着魅狐影愤怒的模样,心里却似乎很开心“你若杀了我,你的爹爹也会没命的。你信吗?可要试试?”
魅狐影闻言,顿时楞住了,看看扈擎殿。
“是的。她用自己的血浇灌曼陀罗华,然后骗擎殿喝下。若是离开她太久,没有血气滋润,擎殿会变成活死人。而若是她死了,擎殿也会变成一朵曼陀罗华。”魅狐冰血在一旁开口说道。
重生之資本帝國
球場凱撒 走三
“擎殿。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知道你不愿意和她在一起。所以,即使你变成活死人,即使你变成一朵曼陀罗华。我都会陪着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无论你是谁。”
“冰血……我们要走,岂是她能拦得住的。”扈擎殿搂住魅狐冰血的手收了收,两人之间的似乎不需要多余的语言,心意便可交流互通,便再没有其他人可以插足。
萌妃馴夫 醉愛周周
“你们……”幂锦黑云不甘心,为什么,仅仅是他们灵魂的契合就足以让他们无惧死亡抑或是分离?
特別愛3:脫變
如果没有扈擎殿,她幂锦黑云要这江山做什么?如果扈擎殿依然和魅狐冰血在一起,那她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哈哈哈……”幂锦黑云仰天狂笑。“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说完,幂锦黑云手中白绫往空中一抛,飞身往白绫处,白绫在空中翻卷,正好落到幂锦黑云的颈上,她望着扈擎殿,双眼清泪滴到腮边,可眼中除了扈擎殿深情凝望魅狐冰血的眼,根本就没有顾得上看她一眼。
幂锦黑云双手拽住白绫两端,绝望的闭上双眼……管他什么锦绣江山!管他什么与君相携!管他什么相伴不离。这样,什么都不用管了吧。
幂锦黑云眼前一黑,喉中窒息,从空中飘飘扬扬的落到地上,鲜红的血从嘴里涌出,浸透了白绫,也浸染了身下的白雪。身后的军队齐齐俯身下跪……
听得幂锦黑云落在地上的声音,扈擎殿的脸上牵起一丝无奈。如此决绝的爱,他承受不起。
扈擎殿用力的搂紧幂锦黑云,将手中的玉海螺交给魅狐影,说道:“照顾好你的娘亲。”然后自己盘腿坐在地上,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朵白色的曼陀罗华。
魅狐冰血将曼陀罗华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拔起来,稀世珍宝般的双手捧着。
重生之傲世槍王 至剛青木
魅狐影拿出随身携带的锦盒,示意魅狐冰血将它放进去。魅狐冰血看了又看,终于不舍的将曼陀罗华放回了锦盒。
魅狐影和魅狐冰血带回彼岸花,冥都幽王见到彼岸花时,默不作声,老泪纵横。但也如约让魅狐影和魅狐冰血见到了千秋雪。原来千秋雪在冥府中任孟婆一职,专门给过往的魂魄熬制孟婆汤。魅狐影将玉海螺交给千秋雪,又将魅狐尊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她。千秋雪如大梦初醒,抱着玉海螺嚎啕大哭。哭过之后,毅然端起孟婆汤喝下去人间轮回了。而魅狐冰血得冥都幽王恩准,住在司花幽王府中,代替魅狐冰血熬制孟婆汤,同时负责照料彼岸花。
魅狐影完成了承诺,回到姻缘洞。魅狐尊因为千秋雪得以投胎转世,终列仙班。新的月老还到任,所以暂由魅狐影看守姻缘洞。
魅狐影曾在姻缘洞结下姻缘带,种下十世孤独换一世相许愿。所以,终日在姻缘洞姻缘树下仰望姻缘带……
云烟弹指,
时光如伤,
难消。
昔年温柔,
系統供應商
缥缈绽放,
抓牢。
你昨日的微笑,
似风化了心石。
纵然诺言已荒凉,
留如烟往事沉醉。
一缕相思,
伫立千年,
彷徨。
明月寄情,
缱绻一生,
缠绕。
你凉凉的指尖,
冷少先發制人
一笔一画惊艳。
刻默默凋零花瓣,
描淡淡模糊容颜。
自2007、2008年左右开始以释然的笔名在别处创作,故事在脑子里不断修改。历时近八年,利用空余时间写稿,其间经历了许多的事情,断断续续的碎片时间中,今天终于完稿,让文章没有弃坑。如果有喜欢的朋友欢迎加扣**流心得116112015,谢谢。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