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霜
小說推薦半霜
马车颠簸了一段时日,初春时节,明焕和宁霜终于到达了宋恩镇。
宋恩镇,顾名思义,是紧邻宋恩海的一座小镇子。镇上人口不多,百姓多靠打渔为生,日子过得悠然。下了马车,明焕背上包裹,两人辞别了车夫,便离开了。
明焕走在宁霜身边,看她难得神采飞扬的模样,不由得好笑,“一路保密了这么久,这会儿可该告诉我我们到底是要去哪了吧?”宁霜努努嘴,道:“再走段路就到了,保证你一定会惊喜的!”
差不多要从镇子的一端走到另一端时,宁霜终于停下了脚步。她指着前方,很是兴奋地对明焕说:“看,就是那儿!”明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会心一笑。果然,不愧是宁霜,真的是不会让他失望。
眼前,是一片青翠的竹林,林子南边便是一望无际的蔚蓝色海面。“真是好景致!”明焕赞叹道。宁霜走到他身边,拉住他的胳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你对这儿没有印象吗?”明焕皱眉,问:“有什么印象?”宁霜看他一脸茫然,不免有些失望,“我们每次从雾隐岛去钟灵都会经过这里,每次我都会说我很喜欢这里,你居然都没有印象!”
靈田農女小當家
明焕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要不是手里提着包裹,他这会儿一定使劲儿拍脑门来表现自己是真的想起来了。可惜,宁霜似乎对他的表情很不买账,瞥了他一眼又自顾自地走。明焕嘴角一扬,加快脚步追赶了上去。
林子最深处有个竹屋,不知宁霜是何时、如何发现的,可看着她一脸希冀地说“以后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吧,这可是我喜欢了很久的地方”,看着她像个孩子一样走来走去,打量这里,比划哪里,看着她有些小小失望地说“可惜了我们没有古琴也没有笔墨纸砚”,明焕轻轻笑了。他把包裹放在地上,悄声走到她身后,伸出手臂轻轻抱住了她。宁霜像是被吓倒了,轻轻颤了一下,回头看他。
明焕把下巴抵在她肩膀上,语气柔和道:“没有古琴我会给你做,没有笔墨纸砚我会去买来,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你喜欢。”宁霜反倒有些不自在,小声道:“这么听话,真难得。”明焕松了些力道,装作瞪她的样子说:“我一直以为我最近一直很听话。”宁霜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武動仙驚 紅金
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里总算是能住人了。其实,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明焕在干活,宁霜只是稍稍做了些指挥而已。看他疲惫的样子,宁霜有些不忍心,按住他的手说:“今天就先休息吧,往后日子长着呢,慢慢来也不迟。”明焕想了想,说的也是,点了点头。
夜晚,两人相拥而眠。宁霜难得一夜安睡。
如果,我們未曾相遇
早上醒来时,伸手探向身边的位置。那儿已经空了。她伸了个懒腰,扶着床沿慢慢起身。推门一看,明焕正在弯腰忙活着什么。他背对着她,手臂时而抬起时而落下,手里面的小锤子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却又拿出了别的物件鼓捣了起来。宁霜也不叫他,就这么站在远处默默看着他,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过了许久,明焕却是背对着她问:“站了那么久也不累得慌?”宁霜撇撇嘴,“原来知道我在这啊!”明焕回身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宁霜像个小孩儿一样,微笑着小跑到他身边。
明焕指了指他左手方向,得意洋洋地问:“喜欢吗?”宁霜看过去,只看了一眼,瞬间惊讶得合不拢嘴。
那是一把外观极为精致的古琴,真难以相信竟是由他做出来的。她走过去,细细抚摸过琴身,琴弦,问:“好漂亮!”指尖拨弄琴弦,又道:“音色也不错!看不出来你还懂这个?”明焕倒也不谦虚,“那是自然!喜欢吗?”宁霜“切”了一声,道:“也就那回事儿。”
明焕挑眉,丝毫不掩饰他的不悦,“真的?”宁霜理直气壮的点头。明焕轻哼一声道:“不喜欢丢掉好了!”宁霜这才慌了神,对他又捶又打,“你干嘛!不许扔!”明焕说:“反正你也不喜欢!”宁霜有“谄媚”地伸出手,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脊背,道:“喜欢,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明焕回头,恰好撞上她的目光。
含笑的,还有些害羞的。他笑了,而后低头吻了上去。
宁霜终于实现了她的愿望。与他相伴,看他练剑,为他抚琴,在远离世俗喧闹的密林深处过着平凡而简单的生活。每一日每一日,他们都像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小夫妻一样,男耕女织,朝夕相对,却是相看两不厌。宁霜常常想,如果这样的时光能够无限延长该有多好。如果没有那个隐隐作痛的期限之日,该有多好。
可时间最是无情,转眼间,已是第二年。春日还未到来,冬日的寒意挥之不去。宁霜侧躺在床榻上,看着明焕轻摇着蒲扇为她煎药,面色沉静,了无笑意。
自太医说她时日无多至今,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也许,她距离那个尽头已经不远了。
这一个月来,她多数时间都浪费在睡梦中,再无力气为他抚琴,也再无力气看他舞剑,甚至都少与他说说话。油尽灯枯,大概说的就是现在的她了。
宁霜用手指敲敲床沿,明焕闻声立马回过身,起身走到床边,问:“怎么了?是要喝水吗?”宁霜稍稍侧过脸,避开他的视线。现在的她,面色一定很苍白,嘴唇也一定无半点血色,她不想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明焕坐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又问:“是哪里不舒服吗?”宁霜轻轻叹了口气道:“没有,只是……我想奏曲给你听。”明焕笑了笑说:“天这么冷,改日吧。”宁霜执拗地看着他的眼睛,微微摇头。
明焕愣了一会儿,握紧了她的手,轻轻点头,而后为她披上衣服,抱着她来到那把古琴跟前。扶着她坐好,又伸出手臂搂过她。“开始吧,我听着呢。”
宁霜轻轻将手放在琴弦上,明焕在一旁默默看着,眼眶泛红。她太瘦了,白皙的手几乎已是只剩下了骨头。他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肉中,似乎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止住眼泪。
他绝对不能哭,绝对不能在她面前有任何担忧的模样。
他必须是笑着,不断告诉她:你很好,没什么事,真的。
宁霜当然是感觉到了他轻微的颤抖。她笑了笑,凝视着琴弦,一字一句轻如羽毛,“明焕,你我当初的约定如今只剩下一个没有完成了,是吧?”
身侧的人点了点头。隐居,抚琴,舞剑,弄墨……都一一实现,只差相伴远走高飞,去赏尽山山水水。
她继续道:“可是若是我早先你离开了,就没办法……”“怎么会!”明焕打断了她。宁霜淡淡笑了,兀自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先前为什么说要跟你约定游遍钟灵?”
“雾隐岛的大司命死后会化成云雾,升上天空,而后成为雨露,降落到人世间。而我,早知道,我也会如此……所以才跟你一起去看看我以后要去的地方。”
“你去过的地方,我即便是独自停留在那里也不会孤单……”
“其实我根本不会离开你,只是在别的地方等你去找我罢了。”
“宁霜……”明焕轻声唤她,却发现自己哽咽得说不出话。
“明焕,我离开以后,你便去寻我好吗?”
“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待在一个看不到你的地方,我们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答应我,好吗?”
無盡沈淪 黑米飯
明焕强忍着哭的冲动,笑着说:“好,我一定去找你。所以你也一定要等我去找你。我们不再浪费一点点时间。”宁霜回以微笑。
默了半晌,她缓缓波动琴弦,一下,又一下,正是那首薄雾谣。
“其实,女孩儿的恋人并非言而无信,只是早一步离开了她而已。而故事的最后,女孩儿和她的恋人在另一个世界重逢了……”
紫青雙劍錄
“所以,离别从来都不是终止……我们、我们也一样,不会就此分开……”宁霜手下的旋律戛然而止,她靠在明焕怀中,呓语一般:“明焕,我等你……”
我等你去找我。
而后,我们亦会在另一个世界重逢。
那里也会有一个小木屋,一片幽静的林子,一把你亲手做的古琴,还会有你的身影……我等你来。
胡天傳奇
宁霜的手渐渐变得透明,慢慢地,她的面颊也变得透明。明焕慌乱地抓住她的手,却怎么也握不住。渐渐地,她消失在了清晨的雾气中。
明焕一抬头,触及一丝凉意。
宁霜。
一日之后,明焕离开了他们相守的地方。
史上最強兵王
超神級進化 江湖醉魚
他用了一年的时间陪在她身边,现在,她离开了,他便要用余下的一年去寻找她,赴重逢之约。
春夏秋一一过去,他游遍了钟灵所有的山川秀色,走过了所有她可能停留的地方。他知道,他走过的每一寸路,看过的每一处山川,都是她的身影。
又是冬末初春,两年期限已至,明焕再次回到了那片清幽的竹林。
穿过竹林,他来到宋恩海的边缘。
“坑”你三生三世
他一直走,一直走,脚步未停,直至海水漫过脚面,漫过膝盖,漫过膝盖,齐肩,齐眉,最终将他淹没。
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轻声唤:“宁霜。”
她闻声,回过头,嫣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