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竟然是男子
小說推薦萌妻竟然是男子
苍澜悲伤的情绪还没缓解过来,听到井池屠的话,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的感情纠葛,我还是不要插手了。”苍澜摆摆手。
腹黑郎君冷俏妃 風中小妖
“苍澜,你今天接我回来,他就认为你是情敌了,你以为你躲得了吗?”井池屠阴测测地威胁道。
“井池城主,你以为我傻啊,我们很快就回澜水涧了啊。”苍澜双手托腮,居高临下地看着井池屠。
“切,我不康复,你觉得你能回去?”井池屠冷笑一声。
瘋狂的獸王
“那就不一定了。”苍澜狡黠地笑着,大眼睛弯弯的,井池屠顿时感觉有些不妙。
苍澜离开竹厅,便去找了白逸风与苍束。
苍束在与苍修下棋,苍修屡战屡败,正气恼不已,见到苍澜与白逸风过来了,苍束卖了个破绽,让苍修终于赢了一局。苍修不禁有些开心。
“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苍澜有些没底地问。
“呵呵,你这时候来问了?你之前差点气死爷爷的时候去哪里了?”苍束英气地眼睛斜睨着苍澜。
苍修有些不安地推推苍束:“孩子小,你别太严厉。”
苍束攥了攥她的手,示意她安心,但眼睛仍旧严厉地看着苍澜。
苍澜想到因为自己揍了井池屠导致归期延误,不禁头皮发麻。她看白逸风期待地望着自己,小脸立刻挂上了笑容,一副讨好的样子盯着苍束。
“爷爷,我错了,你原谅我吧。现在井池城主也好得差不多了,你再去跟沈城主说说,咱们回家吧。”
“你现在想到爷爷了,早干嘛去了?你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爷爷?”
“我当时不是想打人,我是为了解毒。”
“可你终归是打人了,做了错事,是不是?”
“爷爷,我错了。”
“你还敢打人不?”
“不敢了。”
苍澜脑袋低低的,苍束看她气势低了下去,满意地和苍修对视一眼,轻咳一声:
“好了,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便再问问沈城主,毕竟我也想回去了。”
苍束英挺的身姿仿若修竹,他长腿一抬,大踏步地走向了沈离垢的主院,看着苍束离去的背影,白逸风摸摸自己的鼻子:“爷爷真好看啊。”
“我虽然叫爷爷,不过我觉得他年纪应该不到三十岁。”苍澜笑嘻嘻地说。
“是啊,爷爷看上去确实挺年轻,奶奶也是。”白逸风一本正经地说。
“你们都叫爷爷奶奶了,我们三十岁,那你们几岁?”苍修呵呵地笑着说。
“不过爷爷奶奶绝对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苍澜拍着手,贼兮兮地冲着白逸风眨眼,白逸风也跟着起哄。
苍修有些害羞了,脸红红的,像喝多了葡萄酒一样,真是色如春晓之花。
苍澜白逸风正在和苍修聊得起劲,白逸风“奶奶奶奶叫得正甜”,忽然看到苍束飞快地走了过来,脚边的风把树上刚落的树叶都刮了起来。
“爷爷,你回来了。”白逸风起身迎了出去。
看到高大英俊的白逸风叫着自己爷爷,苍束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不过还是应着了。
“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去。井池城主说咱们有责任有义务照顾他,等他康复才能走。”苍束说。
“哦,这样啊那我再想想办法好了。”苍澜一脸淡然,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都市鬼差
跋扈
“白小风,我们走。”苍澜眉眼弯弯地向白逸风喊道。
“爷爷再见,奶奶再见。”白逸风俊眉一挑,微笑着挥手。
看苍束苍修都恶寒地摸了一下胳膊,白逸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白逸风,我们去找慕容城主,或许他可以帮我们回去。”苍澜伸出双手,接住了打着旋儿的落叶。细长的手指与黄中带绿的树叶构成了一幅漂亮的画。
白逸风看着那漂亮的手指拈着落叶摆弄,心跳蓦地拉了一拍。
“好,什么时候?”白逸风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苍澜,水润润的,像含着一汪清泉。
“现在。”苍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在秋日暖阳的映照下就像一朵绽放的凤仙花。
白逸风心里有种特别的情愫像焰火一样嘭地绽开了。
兰厅里,慕容羽站在窗前,一身墨袍,头发用丝带简单地束着,明朗的五官,淡漠干净的气质,就像水墨画一样。
欧冥禀报苍澜求见,他想到井池屠,心里好像碎了一朵冰花,凉到了心坎。
“让她进来吧。”慕容羽说罢,转身走到正厅坐下。
本来俊朗的五官还有些阴霾,看到院子里的画面,慕容羽顿时带上了几分玩味的笑容。院子里,苍澜与白逸风手牵手走了进来。
“慕容城主,贸然拜访,不要见怪。”白逸风一边说一边与苍澜见礼。
慕容羽的笑容真实了几分,菱形的唇瓣微微扬起:“哪里哪里,不知阁下是?”他星子般的眼睛匿睨向苍澜。
“这是白逸风,算是我的家人,将来我们是要成亲的。”苍澜脸上有着灿烂的笑容,白逸风耳朵都红了。
“哦,那我就先再这提前恭喜二位了。”慕容羽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谢谢慕容城主。”白逸风不再害羞,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慕容羽的祝福,那扬起的嘴角压也压不下去。
“慕容城主,我们本来赶着回去完婚,可是目前却被羁绊在了城主府。”苍澜脸上的表情略微凝重。
“哦?怎么了吗?需要我的帮忙吗?”慕容羽好奇而又真挚友善地问。
“和井池城主有关。”苍澜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为难。
“说来听听。”听到井池屠的名字,慕容羽也严肃了起来。
“前几天,我在花园遇到了中毒的井池城主,为了给他解毒,将他打伤。他慷慨地原谅了我,但要我为他侍疾。我本来想等到他康复再回去,可是婚期将至……”
呆呆
苍澜的小脸上写满了愁闷,白逸风苦哈哈地点着头。
“那你们和井池城主说了吗?”慕容羽说。
“说了,他不同意,所以来求慕容城主帮忙。慕容城主一看就是明事理,懂得人间疾苦的人。”苍澜苦着小脸说。
“对了,沈城主也让我们等井池城主康复再走。”白逸风补刀。
綠茵鋒魔 真狼魂
“那这件事便交给我吧。”慕容羽思索了一会,严肃地说,“保证不耽误你们的婚期。”
“谢谢慕容城主,您真不愧是侠义仙啊。”苍澜冲慕容羽竖起了大拇指。
“客气客气啦,我还没谢你们照顾井池呢。”慕容羽笑着摆手。
苍澜二人与慕容羽又说了一会话才告辞离去。
二人开心地回到各自的院子,香甜地睡了一夜。
次日,沈城主便派人来通知说可以领赏赐离开了。苍澜一行人都惊喜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