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魚弟弟
小說推薦我的人魚弟弟
小鱼的预产期已经过去了有大半个月,每日乔森都加重了检查力度,东方彦心神不宁的一刻不离的守着,而小鱼倒是没什么好担心反而安慰他们,搞的好像要生的不是他似的。
炮灰女的另類修仙
可就在人心惶惶中当小鱼真正要生的时候却一个人也不在身旁…
要生的那天是谁也想不到的意外,小鱼不小心的摔跤终于让这一直不出来的小家伙提前出来了,羊水破掉时东方彦刚好不在身旁,小鱼倒在卧室里连叫的力气都没有,捂住肚子疼的像是要裂开,等到东方彦回来时地上的人已经快要晕过去。
东方彦吓个半死:“小鱼”他赶紧按了警铃,抱着人躺在床上。
东方彦手上一湿,鲜红的血触目惊心,这会才发现小鱼下半身都是流血。
“小鱼,小鱼,不要睡不要睡,小鱼听到了吗,我是哥,小鱼”东方彦看着白色床铺已被鲜血染了大半,惊骇的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床上的人脸色苍白,本是白皙的皮肤如今白的好似透明,仿佛随时会消失不见,他努力的睁着眼却勉强的只能磕着眼眸,他很想回应,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小鱼,你要坚持住,不要睡”东方彦心乱如麻,即使就算能掌握一切但在此刻他却到前所未有的无力:“小鱼,我还们还有很多事没做,我还没带你去纽约旅游,你听到了吗…”
連少寵妻矜持點 花澗溪
东方彦抓着他的手努力的唤回他的神志,而此时乔森跟李伯也已经快步进了来,看到床上的人下半身都染上了鲜血两人都不禁吓到。
“让开”乔森冷声里透着命令,可见眼前的情况已经有多糟糕。
东方彦赶紧让身,握手的拳头却青筋暴露可见主人的紧张心情。
暗帝的禁寵 小阿佐為
李伯看了下也忙出去准备热水。
乔森沉着脸冷静的给床上的人检查,发现现在的小鱼十分危险立即给她打了一支强心针。
“小鱼,你听到了吗?”乔森掐着他的人中让他清醒。
好一会小鱼才睁开了几乎要盖下的眼乔森这才松开手,一清醒,那肚子里的绞痛万分清晰,他痛的失声叫着,脸上的几缕蓝发被汗水打湿,肚子里的家伙似乎就是不肯出来。
东方彦心疼的几次想上前安抚,但是又怕影响到乔森的救治,只得在一边干着急。
乔森锁着眉,看床上的人痛的又要晕过去似乎连强心针都没用,这时也顾不得什么避忌,掀开对方的下半身检查了起来。
“把他抱到水里去”检查完,乔森果断的做出决断。
时刻保持警惕的东方彦闻声立即将人抱到一旁的水池里。
血丝在水里流转散淡,似乎进到水里就已经清醒很多,甩着鱼尾在水里溅起浪花,人鱼在水底翻来覆去想要减轻痛楚,宁静的水面开始聚集漩涡,一时间岸上的人看不到水底下的情况这更让人心急如焚。
乔森有些错愕,他表面冷静自若,可谁又知道他此时内心里的颤动,能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他恨不得能拿个相机记录下来,可是他知道这不可以。
东方彦一双眼紧张的盯着水像是要穿透水面看到里面的情景,奈何他肉眼凡胎只能看到阵阵的激流暗涌。
池水被搅得混乱,甚至蔓延到岸上来打湿了地上的毛毯,但是这些谁都没有在意,就算身上已经被水花湿透也依旧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
像是过了几个世纪般,池水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他们屏息看着水里似乎心脏都跟着那阵阵波纹的不断狂跳着。
等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水面恢复了平静,只见水底下一个模糊的影子一动不动的躺着,东方彦心跳一窒,快速的跳下水里,潜入水底就见人鱼没有知觉的躺在池底,而人鱼圆鼔的肚子已经扁了下去,池底的另一旁躺着两颗圆圆的白蛋,东方彦只是扫了眼就移开了视线,现在除了他的宝贝最重要。
抱着人鱼出了水面,东方彦大口呼吸了下空气,乔森也看到人鱼肚子已经扁平了,迫不及待的看向水里:“那孩子呢?”到底是人还是鱼,乔森激动的想知道结果。
东方彦没有理会他,现在一心寄在怀里的人,出了水就将人擦干抱到床上,不知何时李伯已经在他们都紧张水里的情况时换了新的床单,小鱼干干净净的躺在床上,但是干透的鱼尾却不见恢复人形。
“这是怎么回事?”东方彦皱着眉头,心脏还是打着鼔,床上的人气息微弱的他几乎都要感觉不到,这种随时要失去的感觉让他害怕。
李伯也是担忧的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守着。
乔森这时也知道不是追问的时候,他过来检查了下,但是反反复复检查了好一会他都依旧下不了定论,这让东方彦更加心急。
又过了会,乔森才放下检查,叹了口气:“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太虚弱,至于鱼尾为什么不能恢复也许跟刚生产完太过虚弱有关”
东方彦稍稍缓下心,他折回水池,从水里捞起那两颗蛋,因为蛋太滑,一只手够不着两个,生怕摔碎了就跑了两次才将蛋都捞上来。
乔森看的眼睛发亮,伸手摸着蛋:“难怪肚子那么大,居然有两颗,话说之前仪器都检查不出来”
东方彦将两颗蛋放到人鱼旁边,人鱼憔悴的面孔让他不禁心疼,以后都不要生蛋了。
这次生产完全是意外,小鱼也差点九死一生,一度虚弱的他昏睡了两天,醒来的时候就见到哥哥疲惫的睡容,他只是微微一动,旁边的人就立即醒了过来。
看到昏睡的人终于醒了过来,东方彦亮起了眸子心疼的抚着他的脸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重生之一見傾心
小鱼摇摇头,也抚着对方的脸虚弱的说道:“哥哥这几天都没有睡觉吗?”黑眼圈那么重,眼睛里都是血丝,该是多么累。
“我没事”东方彦抓着那手亲了亲笑着说道。
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口,此时小鱼的嗓子又干又哑,不自觉咳了好几下,东方彦起身倒了杯水,小鱼靠坐在床边喝了几口这才好些。
小鱼摸着自己干扁的肚子这才想起自己已经生出来了:“哥哥,孩子呢?”
东方彦抱着他指了指床上另一侧,小鱼一歪头就见到两颗白色的巨蛋正安安静静的躺着。
“诶?是蛋”小鱼趴着身子摸了摸两颗蛋,尔后有些纠结的回头看着他:“这蛋打出来是蛋花?”面对自己出生的孩子,小鱼第一句却是让人哭笑不得的疑问。
东方彦噗一声笑出来,忍俊不禁的揉着他的小脑袋:“里面可是你的骨肉,你舍得打出来”
小鱼苍白的脸甚是别扭,估计没想过自己生出来的是蛋:“那他们要怎么养?”这跟他在网上查到的可一点都不一样,
他都打算好给小孩买衣服给小孩喂吃的,然而他现在生出来的是蛋…
人魚之白澤 解憂哥哥
“这蛋是要孵的,你抱着他们就行了”东方彦又说道:“饿了吗,我让李伯准备饭菜”
異世之蚩尤傳人 風戀傳說
小鱼点点头期待的看着他:“饿了,我要吃金枪鱼”
东方彦笑了笑没反驳:“好,你想吃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