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新娘
小說推薦夜的新娘
“殿下,您该休息了。”一个年纪不大的侍女对仍然埋首在书桌前一身黑衣的魔皇说道。
“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清淡的声音从书后传来,小侍女弯腰行了个礼,轻轻退了出去。
等到书房里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坐在书桌前的魔皇终于放下了书。
一张略微有些苍白,却不失美丽的小脸从书后露了出来。只不过可惜的是,尽管上了妆,仍然不太遮得住女人右脸上那一道狰狞的伤疤,长长地一道划下来,破坏了女人整张脸的完美。
問道紅塵
是的,她就是斯蒂尔特,新任的魔族魔皇。
斯蒂尔特慢慢站起身,走到了窗边,靠着窗棂,她闭上了眼睛,陷入无边的回忆之中。
十年慕
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可是那天的每一幕,都像是刻在了她的脑海里一样,是那样的清晰,让她挥之不去。
她还记得那天,艾涯底斯在抵抗不了她的哥哥疯狂的自杀式的袭击时,终于祭出了神族的镇族至宝“光芒”,而已经精疲力尽的伊飒夜,也终于倒在了那一片金色耀眼的光芒中。
她甚至清晰地看到,她的哥哥在倒地的时候,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虽然他英俊的面容都被遮盖在了大片的血迹下,可是,她还是留意到了伊飒夜嘴角的弧度,那是一个微笑,一个解脱的微笑。
她也清楚地记得,当艾涯底斯满身是伤,带着微笑站在她的面前时,她朝他的心脏,轻轻送出一把匕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但是她还是没有犹豫地做了。
一紙婚規
血,从他的身体里喷出,溅上她的胸口,是那么热,以至于到现在,她都似乎能感觉到那种温热。她看到他的表情从不敢置信,到愤怒,再到了然,然后他在她耳边留下了一句话:“对不起。”
每一天每一天,她都在想,他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是对不起他曾经伤害过她?还是对不起他利用了她?不过她却不敢多想,因为不管哪一个答案,对她来说都是心伤。她只是知道,他在她的怀里安详地闭上眼睛时,她哭了。
原来即使再恨他,她还是会为他心痛。
契約寵溺不NG
穿成反派傷不起
原来,她真的爱上了他。
“母亲,你还不睡吗?”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斯蒂尔特的回忆,她轻轻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转身,对着那个有着一头和她一样乌黑的发丝,却有着一双比天空还要蔚蓝的美丽眼睛的小男孩微笑着伸出了手……
****************** ******************* *****************
“月哥哥,他什么时候才会醒啊?”布布咬着手指趴在风凛月的胸前,偷偷看着湖边不远处的冷艳女人,正一脸柔情地抚摸着枕在她膝上的那个男人的黑发。
“不知道。”风凛月嘴里叼着一根草,和旁边那一对一个姿势,舒舒服服地眯着眼枕在爱妻柔软的腿上晒太阳。
摘星 劉爭陽
“你怎么会不知道啊?他都昏迷了那么久了唉,”布布先是瞪了风凛月一眼,然后再把同情的目光转向女人,“看阿缇姐姐的样子,好可怜哦。”
“谁让他不要命地消耗魔法,还和人家的镇族至宝对上?你应该庆幸‘海容’居然还能复活他,让他还有一口气在,”风凛月微微睁开眼,看着布布脸上明显对他的答案不满的神情,叹了一口气,“唉,好吧好吧,你低头,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布布乖乖地低下了头,很好奇风凛月要说什么秘密。结果一个热情如火的吻让她又忍不住红了脸颊,还差点窒息,她正要责怪那个笑得一脸贼样的罪魁祸首,却听到他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我昨天看到他的睫毛动了。”
“哇,真的?!那太好了!”布布一脸欣喜,高兴地像个孩子,“我要去告诉阿缇姐姐。”说着就要起身。
怪物召喚手冊 紙醉迷津
“等等、等等,”风凛月压住了她的腿,没让她起来,“你还是让阿缇自己发现吧,要是这几天他还醒不了呢?别害她空欢喜一场。”开玩笑,少了这么柔软的枕头,他太阳怎么晒得舒服?
波光粼粼的精灵湖边,暗珈缇带着恬淡的微笑,抚摸着男人柔软的黑发,看着美丽的湖面轻轻说道:“夜,你已经睡了很久了,还不醒来吗?我都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了呢。你再不醒来,我们又要浪费美好的一天了呢……你知道吗,精灵族很美唉,特别是这个精灵湖,真的很美很美……你都没有来过精灵族吧,还不赶快醒来看看吗?这可是我们以后定居的地方呢……”
轻轻柔柔的声音缓慢地诉说着,像是和男人聊天一般,只不过一直面向湖面的暗珈缇没有注意到,在她柔软的声音中,男人的睫毛先是颤抖了几下,然后,慢慢掀开眼帘,一双紫罗兰色的深邃眼睛,带着深沉的爱意,就这样温柔地看着她妩媚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