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戀情緣
小說推薦魔戀情緣
夏自在看到平阳公主担惊受怕的样子,和以前在宫里那个飞扬跋扈的公主截然相反,他觉得好笑。想起那日公主整他的情形,他决定吓唬她一下。
夏自在一拍脑门,仿佛恍然大悟似的说:“你不说我倒忘了,你也是公主,如玉也是公主,你的心给如玉用正合适!为了如玉做出牺牲,我想你一定不会反对是吧?”
夏自在猜测平阳公主一定会吓得大哭大闹,好乘机取笑她。谁知平阳公主哽咽道:“如果真的能救如玉,你们能替我报杀父之仇,我愿意和如玉换心!”说着她趴在卫不平的肩上抽泣起来。
卫不平拍着平阳公主的肩膀笑道:“妹妹别哭,夏贤弟是在逗你呢!”
如玉也安慰道:“放心吧妹妹,我也不会换你的心的,别听他吓唬你!”她又责备起夏自在“瞧你,这么大人了还欺负人家女孩子!”
夏自在尴尬地笑笑:“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呢!我给平阳公主赔罪了!”
平阳公主眼含热泪,抬起头怒道:“我曾经说过,你要是敢欺负我,就让它揍你!”说着一指小兔妖。
宇通物流 大漢王朝後裔
兒子,你爹是哪個
小兔妖见主人在哭,早已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听到了主人的命令,它一脸坏笑,拿起大棒就打夏自在。
夏自在围着桌子狼狈逃窜,边跑边喊:“救命啊,打死人了!”
平阳公主这才破涕为笑。
白璧正色道:“好了好了,你们先别闹了,还是听狼兄怎么说吧,正事要紧!”
狼天啸也收敛了笑容,说道:“据我所知由此处向南大约一万里,有座赤焰山,山上有个落凤坡,那有一只凤凰,算算如今正到了涅槃之时。你们可以去借他的心一用,至于能否借得来,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正在这时,洞府外面有人高声喊道:“卫不平、夏自在快快出来受死!”
強制君受—本將為攻 尊伊
夏自在听声音有些耳熟,笑道:“讨债的追家里来了,今日正好做个了断!”
几个人出了洞府。仇天和红脸大汉正在洞外。
原来红脸大汉听说如玉跑了,情急之下拉着仇天就来追。仇天也仗着红脸大汉手中的宝贝,想把卫不平等人一举消灭,好稳坐皇位,于是就不知死活的跟来。
卫不平见到仇天恨得咬牙切齿。红脸大汉见到如玉,脸上却乐开了花:“还好我的魔奴没事!”
狼天啸闪出身来,打量着红脸大汉,朗声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无名鼠辈!”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红脸大汉干笑两声道:“道兄别来无恙啊,贫道正是无名!”
如玉问道:“狼兄认识此人?”
狼天啸道:“此人是修炼数千年的鼠王,功夫平平,擅长偷盗,他本人没什么可怕,他偷来的那些宝物却要当心为妙。”
红脸大汉见自家老底被狼天啸戳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不再答话,决定先下手为强。一伸手,从怀中掏出了钵盂,祭向空中,口中念念有词。那钵盂飞上如玉的头顶,一道金光罩向如玉。
再看那如玉,神情变得恍惚起来,目光冰冷。
天價老婆:魔王總裁賴上香水妻 米狐
红脸大汉哈哈大笑,他命令道:“如玉,快将他们全都杀光!”
如玉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她双手紧紧抱住头。她突然张开双臂,仰天大叫:“啊……”只见丝丝黑气,如箭雨一般从如玉身上喷向天空。
如玉脸色苍白,她冷笑着看着红脸大汉:“我现在已经功力全无,你还指望我为你杀谁?”如玉拼着最后一丝清醒,将全身功力全部散尽,她也软软地倒在地上。
红脸汉大惊,没想到如玉会来这一手。他急忙召回钵盂,想再次施法控制别人,可是已经晚了,白璧和夏自在已经双双祭出斩妖剑,直奔钵盂而来。就听当当两声响,钵盂被斩为四瓣,落在红脸汉的脚边。
红脸大汉捧起钵盂大哭:“我的宝贝啊,我千辛万苦偷来的宝贝啊!”
“和你的宝贝一起见鬼去吧!”潇潇抡起狼牙棒,快如闪电,一棒砸向红脸大汉。
红脸大汉悴不及防,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被潇潇砸得**迸裂,尸体倒在地上抽搐着,一会儿现出原形,竟然是一只如水牛般大的红毛老鼠。
仇天吓坏了,转身就要跑。夏自在讥笑道:“现在跑,不觉得太迟了吗?”他一扬手,斩妖剑飞向仇天,直插在他的小腿上。仇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因为斩妖剑已将他的腿钉在地上。
夏自在看看卫不平,说道:“兄长,报仇的时候到了!”
卫不平缓缓抽出桃木剑,架在仇天脖子上,冷冷地问道:“仇天,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仇天长叹道:“如果不是当年你那皇帝老子抢走我的婉儿,我仇天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夏自在怒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害死你的不是别人,正是你内心的贪欲!”
父皇母後又翻墻了 荼靡淚
網遊之紅頂商人
仇天低下了头,有气无力地说:“我能不能再见贤儿一面!”
平阳公主走进洞中,不大一会儿出来对仇天说:“他不想见你,也不认你这个爹,你可以上路了!”
卫不平举起桃木剑,一剑斩向仇天。仇天的脑袋骨碌滚在地上,他的眼睛望着天空良久,才缓缓闭上,一滴浑浊的泪流下,不知是悔恨还是不甘。
卫不平拉着平阳公主,面向京城方向,跪倒在地,面无表情地说:“父皇,儿已为你报仇了!”
木贤不知何时来到众人面前,他对卫不平说:“仇天已死,生前我不认他,是因为他作恶太多,现在死了,我毕竟是他的儿子,安葬他的尸骨是为人子的本分,希望兄长成全!”
卫不平点头允诺。
木贤安葬了仇天,辞别了卫不平下山而去,从此下落不明。
卫不平兄弟全被仇天所杀,无人继承皇位,在夏自在等人的劝说之下,他只好继承皇位,带着平阳公主回宫。
潇潇和白璧留在山上苦苦修炼。
如玉功力尽废,一颗心也已残缺不全,夏自在带着如玉前往赤焰山,踏上新的征程。
(第一卷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