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月之影
小說推薦墨月之影
一月后,莱国王大婚,并且一并举行王后册立仪式。莱国举国欢庆,但是莱国百姓和大臣均发现王后不论在大婚之时还是在王后册立仪式上,均带着面纱。
而且自那日之后,王后好像销声匿迹了一样,再未踏出后宫半步。而北宫墨也让后宫内的宫女和太监不得将王后长相外露。
东宏国王宫内,方影初正在书房内批阅奏折,有太监来报。
“王上,尹大人求见。”
“宣。”
尹离穿着女官的衣服走了进来。
自从方影初登基后,他将尹离任命为他的禁军首领,这在东宏王宫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为在男权时代,没有几个人会甘愿服从于一个女人的领导,即使你再有才能也不行,是方影初力排众议,将跟随自己多年的尹离任命为禁军首领。
其实尹离极不情愿接受这一任命,因为她明白如果这样,自己将今生再无缘成为方影初的女人。她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取代宁月儿在方影初心中的位置,可是看着王上为了一个女人甘愿放弃整片森林,她觉得有些为王上不值。就如此次,王上一听说莱国王上大婚,就派出多路人马去打探消息。她知道王上还在等那个女子,她虽心有不甘,可是只要是王上的命令她都不会违抗。
“王上,尹离有要事禀报。”尹离走进来单膝跪下,这是方影初对尹离的特许。
怪談實錄之鄉村鬼事
尹离知道王上有时对自己的偏爱是出于自己曾经是宁月儿唯一的朋友的缘故,虽然她曾经伤害过她,可是王上最后看在宁月儿的面子上还是宽恕了自己。
“有何事,起来说话。”方影初放下手中的奏折。
“王上,我们用特殊手段,将莱国王宫内一名宫女的嘴撬开,她说她偶尔听到她们的王上叫王后‘月儿’。”
“什么?”方影初听到尹离的话后,惊叫一声站了起来,他紧紧盯着尹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尹离看着王上紧张的样子,她的心里五味杂陈,那个女人已经死去快一年了,而王上却还对她念念不忘,这让她情何以堪。
尹离重复到:“北宫墨叫她‘月儿’。”
方影初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他立即走到书桌前,即兴修书一封交于尹离,
“快,立即将朕的书信交于苍国慕容朗星,要加急。”
“是。”尹离拿着书信下去安排。
超神替補
新年来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莱国王宫朝堂内,北宫墨接受完众臣子的新年祝贺,然后宣布散朝。北宫皓由于新年的缘故,也回到自己的封地与民同乐。
待众大臣走后,郁文轩留了下来。
“郁,你有何事?”
虽然郁文轩已经贵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但是北宫墨在私下还是喜欢以前对郁文轩的称呼。
可是郁文轩一向是个懂得分寸之人,他没有因为王上的偏爱而忘记君臣之道。
“王上,听说今日一早,东宏王方影初和苍国王慕容朗星相继秘密潜入帝都。”
“有这回事?”北宫墨看着窗外,“该来的总会来。”
郁文轩看着北宫墨沉思的脸,“那王上,我们是否要派人通知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不必了,既然他们来了,有些事也该了了。总不能让我的王后始终被关在后宫。”
“那王上,属下下去彻查是谁泄的密。”郁文轩知道若是有人在王宫内吃里扒外,那么在莱国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帝少101次逼婚
“这个一定要查,就拜托你了,不过若是那人确实有难言之隐则可以从轻发落。”
“是,王上还有何吩咐?”郁文轩看到王上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知道王上的话还没有说完。
“今晚让暗卫和禁卫军都不要为难他们,放他们进来。”
北宫墨说完后,郁文轩毕恭毕敬的向北宫墨行礼:“是,微臣领命,那没什么事微臣告退。”
“好,你下去吧。”北宫墨不喜欢郁文轩和自己生分的样子,可是他提醒了几次,郁文轩坚持己见,他也就随他去吧!
郁文轩退下后,北宫墨独自站在窗前,他看着树枝上的皑皑白雪,想起去年在父王的寿宴上,月儿和他们三人曾经在这宫中的一幕,不禁觉得世事无常,那时谁又曾想到如今的模样。
现在三人均已为王,而本应死去的月儿却好端端的待在自己的后宫。他们成亲已经三个月,月儿也已经怀上了他的龙种。
自从在引蝶谷的山洞中找到月儿,他就秘密将她带回了宫,他发觉月儿确实已经将她的前世和今生都已完全忘记,他也明白一定又是月儿曾经说过的奇幻的经历再一次上演。
上次月儿的遇难,就是因为自己的纠结令自己没有去送她,使她丧命在北宫羽的阴谋之下。这一次他不再纠结月儿究竟是宁月儿还是慕容静月,她是谁都不重要,只要是他的月儿就好。
回到宫中后,他就开始封锁消息,他害怕方影初知道月儿的复活,他害怕再横生枝节,他害怕月儿会又一次离开自己。就连大婚,他都不让月儿以真面目示人。
網遊之明王朝 西邊的早晨
这三个月他日日除了早朝、批阅奏折等一应公干之外,其他时间都和月儿在一起,他想时时刻刻抱着她,爱着她,生怕自己一松手月儿就会消失不见。现在又迎来了属于他们的孩子,他的心开始安定下来,他相信他的月儿从今后只会属于他一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知道月儿活着的消息终究有一天会被方影初和慕容朗星知晓,只是他没有想过会是今夜,是新年之夜,由此看来月儿在他们二人心中的分量不亚于自己,否则他们不可能在新年夜里为了一个女人离开自己的国家。
他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他觉得应该将月儿曾经玄幻的经历说于他们,他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这一切。更何况他的月儿也总要见人,他还想带着她游遍大江南北,让她受到全国百姓的拥戴。
夜晚,方影初和慕容朗星相约潜入莱国王宫,他们发觉莱国王宫内居然守卫松懈,他们二人很快找到王后的寝宫。因为方影初听说北宫墨夜夜留宿在她的王后寝宫,而且在这宫中只有王后的寝宫亮着灯,因为北宫墨除了王后再没有别的王妃,他也发誓除了王后再不纳妃。
所以方影初和慕容朗星蹲在屋顶朝下望去,寝宫的大门虚掩着,偌大的寝宫院内,只有北宫墨一人站在院中仰望星空。
“二位既然来了,何不下来一叙。”北宫墨看着满天星斗朗声说到。
總裁盛寵讀心甜妻 明月西
方影初和慕容朗星对望一眼,他们知道已经被北宫墨发现,于是二人飞身而下,落在北宫墨的身旁。
方影初笑着说到:“莱国王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我们一进帝都就被你发现了。”
“二位在新年不请自来,我总要敬到地主之谊。”北宫墨看着他们二人笑了笑。
“打扰了。”慕容朗星抬手行礼致歉。
“无妨,你们既然有备而来,那么有些话也是该挑明的时候了。”北宫墨看向方影初笑了笑,意有所指。
“墨,你在和谁说话?”
此时只听寝宫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有一个女子着红色裘皮大衣从宫门口缓缓走出。
冷傲總裁的惹火小情人
他们三人均向寝宫门口望去。
方影初和慕容朗星不禁张大了嘴巴。
方影初的内心好像千军万马在奔腾。当初他听到尹离的禀报后对月儿的复活有所怀疑,于是他传书给慕容朗星,慕容朗星回复说月儿的棺椁未曾让人动过手脚,可是他还是不死心,于是相约慕容朗星来这里一探究竟。可是如今看见月儿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他的一颗心开始狂跳不止。
仙府之緣
而慕容朗星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难道世上真有如此相似之人。
宁月儿看到北宫墨身边站着两位俊美的年轻男子,可是看他们见到自己后惊讶的样子,她不禁大为好奇,于是站在台阶上轻声问道:
“请问,你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