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之歌第一季
小說推薦薔薇之歌第一季
金秋十月,正好中秋节,小卡被伯凯恩强行劝说下来到了摘星楼的上方,赏月。
等到了傍晚时分,月亮正圆,难得在吸血鬼界看到月亮,小卡叹着气。
“中秋节了。”小卡仰望天上的明月,正悬高挂,十分皎洁,那光辉照在每个角落,刚要入睡的植物又再次醒来了。
“嗯,天气有点凉,你还是……”由于走的太匆忙,小卡只穿着一件蓝色汉服,头发散着。
他刚想要继续说下去,但他看见小卡神情,忽的停住的将要说下去的话语。
“伯凯恩,你可知我们人类的一个神话传说?”小卡一直盯着高悬在夜空中凸显的‘圆盘’
,心情有些复杂,见月亮上有波波螺旋条纹,又似嫦娥抱着她心爱的玉兔,婀娜多姿。
“我不是很感兴趣呢,如果是一个美妙的故事,我倒愿意听听,把那里的人物改成我们,这样更好。”他想象着那美妙场景,这故事他早就耳熟了,只是不知从小卡口里讲出是不是另一种故事,另一种味道。
“传说,嫦娥偷吃了丈夫后羿从西王母那儿讨来的不死之药后,吃了药后飞到了月宫。但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嫦娥向丈夫倾诉懊悔后,又说:“明天乃月圆之候,你用面粉作丸,团团如圆月形状,放在屋子的西北方向,然后再连续呼唤我的名字。三更时分,我就可以回家来了。”翌日,照妻子的吩咐去做,届时嫦娥果由月中飞来,夫妻重圆。”
“那妻子本名不是嫦娥,而是絙娥吧。”伯凯恩大人补充。
“嗯。”点头。
“和你名字一样呢,也不知道这故事是不是真的,你若真的是天上的神仙,如果有一天,你要去天界了……”
重生之冷宮皇後
“伯……凯恩。”她转过头去看向他。
“这只是一个传说,我的名字和嫦娥的名字只是碰上了而已,况且,我这名字在世界上也不知我一个拥有呢?放心好了,没有这一天。”
“希望吧。”两人共同赏月,“我倒不想像后羿一样,我们永远不分开好吗?”伯凯恩牵出右手的最后一个手指,面对着小卡。
“……好。”小卡与伯凯恩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伯凯恩缓缓留下泪,百年一见。
“小卡,我们近距离看看月亮如何?看看嫦娥是否存在。”说着,他两手抱紧小卡,张开他的翅膀,在天空上飞着,黑暗的夜空中,能看见的只是明亮的月亮,月亮上还有着一块黑色边缘,是伯凯恩张着翅膀,黑色逐渐移动着,小卡欣赏着月光,伯凯恩一直盯着他怀里的人。
几圈后,他们又回到了摘星楼。
“哥,给!”原来是伯卿耀大人和斐诺伊鹤。
他把一盒月饼扔向伯凯恩和小卡。
“这是从哪里来的?”
“嘿嘿!是这个笨蛋做出来的啦!说这是他们人界在中秋平常吃的东西,我品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哥,你也尝尝,还有小卡,不够的话,还有我做的呢。”伯卿耀开朗了许多,斐诺伊鹤低着头害了羞。
“谢了。”月饼用精美的包装盒装着,伯凯恩大人轻轻的撕开包装袋,手拿着月饼,月饼只有一块,他笑了笑。
“小卡,张嘴。”伯凯恩大人说。
小卡不张。
“小卡,小心,你后面有……”伯凯恩大人假戏真做,说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看你这反应,其实我后面什么也没有,就不要假戏真做了,这样戏弄我小心你自己。”小卡是一个开不起玩笑的人。
茅山女道士
三國全戰之霸業 周家天子
‘我必须想一个办法了。’他想。
“哥哥,我和斐诺就先走了,拜拜,祝你好运。”伯卿耀大人和斐诺伊鹤提前退了场。
伯凯恩想了半天,垂头丧气,他打算不戏弄小卡了。
神魔戰道
“拿来,我吃一口。”小卡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伸出,脸撇向一边,背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美丽。
“唉?呵。”他先是疑惑,之后温柔地递给了她
她品尝了一口。“味道不错。”
“……”他一把夺去那咬过的月饼,又在那基础上咬了一口,小卡惊呆了,她内心已经发誓,不会再吃月饼了。
“的确,味道很不错。”小卡脸红了红。
“哎,笯迩霖,我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发觉我们的存在,哎。”频棱穴摇着头。
“是啊,是啊。”笯迩霖也火上浇油。
“笯迩霖,频棱穴!!你们怎么来了。”小卡再次惊讶,他们看见了她害羞的神情了。
“这摘星楼可是一个好地方啊,怎么?只允许你们看,不允许我们吗?”频棱穴说着,两手食指冲下。
“额……”他被这话噎住。
“哈哈,频棱穴,不要开玩笑了,我们的亲王,以及他妻子都可开不起玩笑。”笯迩霖看着伯凯恩的脸,黑了半边天。
“好吧,走,我们去摘月楼,他们摘星星,咱们摘月亮。”
“哈哈,哪有什么摘月楼……啊!你干什么!”
频棱穴抱着笯迩霖飞走了。
“这两个人真逗。”小卡脸上的红晕渐渐退了,露出微笑。
伯凯恩看见小卡的微笑,乌云立马转晴空。
“嗯。”
————————
“斐诺伊鹤,你做的月饼真的很好吃。”
“那么,我以后都做给你吃怎么样?”
“算了,因为一件东西吃的多了,吃的久了,慢慢的就厌烦了。”
“……”伯卿耀的一句话让她产生迟疑,‘那么我待在你身边,时间长了,是不是也会这样呢。’
“不过你不一样,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不会厌烦的,一生一世,都不会。”
斐诺伊鹤主动抱住伯卿耀,“嗯,我也会一直喜欢你的,不背叛你,不离开你。”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眼泪都滴在我脸上了。”这时的他异常温柔。
“嗯。”斐诺伊鹤心里暖暖的,很舒心。
“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人。”他的双手抚摸着她的长发。
——————
“摘…月…楼”笯迩霖想不出这摘月楼竟然这么‘好’,比摘星楼‘好’多了。
“频棱穴,你耍我吗!这哪是摘月楼!这就是一座破庙!”
“哎哎…别生气,你看这庙的上方不就是一轮明月吗?”他手指向上方。
“……算了,在月光下说话也算一种祝福吧。”
“你想的真美妙。”
庙里有一座佛像,佛像上已经落灰了。
“笯迩霖,我们见面几年了?”他眼神看着佛像。
“整整一百年了,从今天开始,明天就是一百年另一天。”笯迩霖算着,脱口而出。
“是吗?真快啊!”对于吸血鬼,一百年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频棱穴,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你就变了,为什么呢?”她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因为你。”他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拽,频棱穴的嘴唇落在笯迩霖的脸颊上。
每一声心跳,呼吸的每一秒,听的清清楚楚。
不死武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