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夢織花園之旅
小說推薦GD夢織花園之旅
看着权志龙像是要答应的样子,家虎赶紧提醒他。真是个傻瓜,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个不公平条约吗?等到融合的那一刻他就会等于消失了一样。本来可以是单独的一个人,现在竟然想成为别人的影子被替代。到时候他会代替他在人类世界的身份,到时候他才不会管胜利是谁。
“别答应他,他是骗你的,把米朵绿带回去,只要不再接触他米朵绿就会恢复正常的。”
他当然知道是骗他的,但是好像这有这样他才不用再被别的事情烦恼。只要和米朵绿在一起就没关系吧,反正他不喜欢现在的身份,或许和他融合之后就不用烦恼了。
“你在想什么,赶紧拒绝他啊!”
权志龙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看着躺在面前的米朵绿,他真的被那些烦恼缠够了。
“怎么样?让我们融合吧。”
他一点点靠近,权志龙看着米朵绿,马上就不用再烦恼了。但是当他看到那长长的头发上有几丝彩色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我不会和你融合的,而且我要带她回去。”
推开正要靠近的神秘人,权志龙抱起米朵绿向来的方向跑去。不敢回头看,经过一张张照片的回忆,看着那个充满光亮的出口。距离太远让他疲惫不堪,后面的家虎一直在鼓励他,只要出去这里就得救了。
將門閑女 滿山紅遍
重生之女王彪悍史 草翦希
他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但是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在家了。家虎就在自己身边睡着,这样是成功了对吗?可是米朵绿现在在哪?
“家虎,家虎!”
無良帝少:獨寵替嫁妻
不管他怎么叫,它都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没有得到米朵绿安全的消息,权志龙还是担心不已。如果现在家虎还没有醒来一定是还在梦织花园,自己最后一刻的记忆是正要离开危险,但是 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离开。看样子只能等到家虎醒来之后才可以了解了。
胜利他们在今天就可以回来,他正在纠结要不要把这一切坦白,毕竟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责任。至于那个神秘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相,他也不清楚,如果真的是这样,还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毕竟自己和那个人是一体的,如果要除掉他,或者是要保证他永远也接触不到米朵绿,自己也应该要付出一点什么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权志龙焦急的等着家虎快点醒来,但是它还是没有一点要醒的意思。傍晚时分,胜利和其他人都来了,看看是不是家里真的出了什么事。
“志龙,你这么着急回来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T.O.P一看就是关于米朵绿的事,不然他不会是这个表情。现在胜利在身边不好仔细询问,只好等到胜利离开之后再商量好了。
“胜利,我想单独跟你谈一下。”
他的表情凝重,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谈论的内容一定是关于米朵绿的。看来真的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不然他是不会现在跟胜利单独谈的。三个人离开了房间,但是都没有回去的意思,他们都在等着谈论的结果,都想知道现在米朵绿到底怎么了。
“胜利,其实这段时间,米朵绿都和我在一起。”
他愣了一下,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没有过激语言的他让权志龙感到很奇怪,难道他不应该发脾气或者是质问他吗?
“其实米朵绿从回来之后就变得很奇怪,我想你也应该察觉到了。她不再制造好梦了,而且还用噩梦来夺走人的生命,我亲眼看到过。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是想到可能你会接受不了,所以一直瞒着你。两个月前她选中了一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把她带到了吸毒的环境里,所以这段时间我都在帮她戒毒。”
“你说,她在吸毒?”
穿越火線之最強傭兵 雷蕭
这件事实在让他接受不了,什么不再制造好梦了,什么夺走人的生命,这还是米朵绿吗?
“对,本来效果是很好的,而且她开始慢慢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就在昨天晚上她给我打电话求救,有人抓了她,把她带回梦织花园的另一个地方。因为这件事我才匆忙回来的,我需要你帮助我,把她救回来。”
他还不想把关于自己的事告诉胜利,因为他觉得还是 他不知道的好。现在的这些已经够他承受的了,所以还是等他接受之后再考虑吧。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梦织花园,等到了之后家虎会带我们去找她,可能会很危险,如果我们人多一点可能会多一点胜算。”
不知道外面的三个人会不会帮忙,但是如果说事去救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加入吧。
五个人约定好了在晚上进去,因为在晚上是最合适的时候,梦织花园的能量相比强大很多。因为是在梦境,所以 他们几乎是 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只有保证自己会在适当的时候醒来就可以保证不受伤害。五个人必须留下一个在外面守着,以便于随时可以叫醒他们。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大成了。
諸夏風雲
夜晚很快到来了,家虎依旧在睡梦中。五个人也做好了准备,也准备好了可以尽快入睡的药物。有了晴天娃娃的帮忙,就算是服用安眠药也可以达到梦织花园。大成留在外面做后援,随时准备叫醒他们。一个人在外面总是很无聊的,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但是好像四个人还算平静,没什么大事发生。
一到梦织花园,好像还是以前的样子,透亮的彩色包裹着所有的事物。白色的亭子下站着一只狗,一看就是家虎了。
“你们都来了?”
对于狗说话这件事权志龙已经不再惊讶了,但是其他几个人还是需要一点接受时间的。
“米朵绿现在在什么地方?”
“还说呢,我们本来可以成功的,但是就在到井口的时候你突然醒了,我是出来了,可是米朵绿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了。要想在找到她一定不会像上次一样简单,尽管我们人多可是也别想轻易斗过一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啊。”
这么说米朵绿是还在井里了?真是可惜,明明可以成功的,但是想想也是,那个人怎么可能让自己轻易的带着米朵绿出来。
“我们现在就要下去,你们真的决定了吗?要是被抓住了可就醒不过来了。”
好像很严重的事情,但是外面有一个大成,在关键时刻叫醒他们就会没事的吧。已经到这里了,再说退缩也太不够义气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