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
明天魏天洪到场,李丹丹和陶耀定会悔青肠子,肯定会哭天抢地的恳求原谅。
此刻,没见识到萧扬恐怖之处,他们只会死鸭子嘴角的认为,这就是个和宅子主人,沾不上半毛钱关系的臭农民工。
吱~
忽然,一台百万级的保姆车出现。
横在面前的刹那,李丹丹和陶耀先是一愣,接着便欣喜若狂。
陶耀笑道:“哈哈,宅子主人来了!”
李丹丹一脸得意道:“臭农民工,给一千好处费你还不乐意,我这就把此事告诉宅子主人,想必人家,对背着拿好处费的你肯定会厌烦无比,定会把你和挖掘机全都赶走,让你拆迁的工钱也付之东流!别怪我,这都是你的贪得无厌惹的祸!”
说着,二人便迎向保姆车。
可谁知。
榮光之劍 沐易生
保姆车上下来的人,却对他们视而不见,更对他们的自我介绍不屑一顾。
而是向萧扬恭敬道:“萧先生请上车。”
“好。”
萧扬应声,在费丽娜的恭迎下疾步而来。
等钻进百万级保姆车后,车门被费丽娜呯的一下关闭,留下一脸错愕的林丹打、陶耀,便疾驰而去。
“怎么会这样!?”陶耀不敢置信。
转瞬后,他又惊愕道:“丹丹姐,那……那个恭迎臭农民工的女人,好像是顶流女星费丽娜!”
“什么……??”李丹丹下巴脱臼,掉在地面摔的稀碎。
“不可能!一定是你看错了,他不过是个农民工而已!”
面对她的连连否定,陶耀也很想这样,但身为费丽娜的铁杆粉丝,又怎么可能认错心目中的女神。
“他肯定不是一个臭农民工,不然费女神绝不可能在他面前如此恭敬,他很有可能是这宅子的主人!”
陶耀狂吞口水,同时也觉得,价值千万项目的提成将和自己失之交臂。
而李丹丹,却一巴掌扇在他头顶。
“别他妈自己吓自己了,他肯定和宅子主人八竿子打不着,明天带上老板一起来,咱们绝不能让这项目从手上轻易溜走!”
不必知道我是誰 饒雪漫
李丹丹的斩钉截铁,令陶耀眼底闪过喜悦。
“要是老板愿意出面的话,那这个项目八九不离十了……”
“对!”
接着,二人便带着一脸自信驾车离去,只等明天拿着合同再来!
……
与此同时。
坐在保姆车上的萧扬,看着窗外已经日落黄昏的街景,喃喃说道:“和你一起出席宴会恐怕不行,我还要回家给老婆孩子做饭。”
大宋捕神 墨衣樓主
果然!
萧先生最在乎的还是他老婆孩子,即便是顶流女星,无数人挤破头想要多多接触的我,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费丽娜的神色被失落覆盖。
其实这样的结果,她早就有所预料,眼见萧扬态度已决,便不打算死缠烂打。
但她的助理,却在这时说道:“萧先生,这个宴会对娜娜姐真的很重要,关乎着她能否成为夕姿化妆品的代言人,并且还牵连着两个电影是否投资,希望您能帮帮忙!”
民國二小姐 魔女恩恩
“至于您夫人孩子的晚饭,如果您允许,我倒是想邀请她们共进晚餐!”
助理露出恳求之色,费丽娜亦是一脸的期望。
见状,萧扬思索一下后便淡淡点头。
“既然是这样,那就由你安排吧,不过切记,我女儿对海鲜过敏,我老婆不喜欢吃甜食……”
他向助理一通安排,助理连连点头。
费丽娜同时喜不自胜,且萧扬对老婆孩子忌口如此在意,也令她觉得这真是个不可多得好男人。
要是,我能找到这样的一个男人做老公,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片刻后。
把萧扬和费丽娜送到一个造型工作室,助理便亲自驾驶保姆车去接慕婉君母女。
“萧先生请。”
“嗯~”
萧扬点头,接着便在费丽娜带领下,走进造型工作室内。
工作室内的装潢异常华丽,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消费的地方,经过询问才得知,原来这里是专为富婆、千金、女星、名模服务的高档场所。
小獸反攻戰
每次消费一万起步,这令萧扬不由咋舌。
“我去,不就理发化妆嘛,消费标准至于这么恐怖?”
之所以会如此吃惊,是因为他从未接触过这种东西。
出生在京都萧家,那时尚且年幼,母亲又勤俭持家,总是略施粉黛即刻。到了金州更别提了,后来结了婚,慕婉君的化妆造型也不过几百块钱而已。
至于六年的战场生涯,化妆基本不可能,理发更是战王殿的兄弟们互相帮忙,效果也只求清凉爽快。
此刻。
他的反应令费丽娜微微一愣。
因为费丽娜很难想象的到,动辄豪掷二百亿,既有权又有势的萧扬,怎么可能会因此吃惊。
“哟,这是哪来的土包子啊?区区一万块就惊掉了下巴,这不是在说,你根本没在我们这消费的能力吗?既然这样的话,那还不赶紧滚出去。”
忽然,一声讥笑打断了费丽娜的愣神。
她当即转眸,正巧看到一个女里女气的男人,扭捏着腰身走到了面前。
“呀!原来是娜娜姐来了,这位土包子难道是您的朋友?”男人露出一脸古怪。
同时。
工作室的大厅内,在此等候的客人们,尽皆蔑了萧扬一眼,显然是他‘咋舌’的反应,令所有人心生瞧不起之意,都觉得他是个土包子!
这情况,费丽娜看在眼底,紧忙向身旁男人解释道:“托尼老师,这位是萧先生,他可不是什么土包子,而是我今晚参加宴会的男伴,你可别小看了萧先生,他厉害的很!”
此话一出,全场色变。
在场之人无一不知费丽娜,而萧扬能被她如此形容,很可能有过人之处。
托尼当即,细细打量萧扬后,便赔笑道:“原来是萧先生久仰久仰啊!快,里面请,我等你和娜娜姐多时啦。”
话音落地,他便领着萧扬和费丽娜,向着自己工作间走去。
可就要推门而入时,一道刺耳的声音令他们愣在原地。
“一个全身上下加起来,不够我买双高跟鞋的垃圾,居然在你口中成了厉害角色,费丽娜,咱们等下参加的可是夕姿集团董大小姐的晚宴,你随便找个垃圾就谎称男伴,这是在瞧不起夕如月小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