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曲情世之彼岸花謝
小說推薦白曲情世之彼岸花謝
纪溪云出生于情缘不缘渡,但是她从小拜入无伊斋,只是后来嫁于竹落衡脱离无伊斋。却和师太跟他们几个叙述一些往事。
于是却和师**排他们几个在无伊斋住下,聂雨柔说:“却和师太既然竹白跟你们无伊斋有那么深的渊源,我们今日前来是想求取生机苏给竹白治伤的,望师太成全。”
突然却和师太有些为难说:“你们怎么会知道生机苏的?但是生机苏这个我没有办法。”古楚之说:“却和师太,我求求你,竹白是救我才受伤的,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黄子义说:“我也愿意。”却和师太说:“此事你们就不要提了,竹白的情况我会另想办法的。”却和师太说完就走了。黄子义说:“我们该怎么办?”
聂雨柔说:“我们想办法打听一下生机苏的位置,然后看看著曲有什么办法。古楚之,你照顾一下竹白,我去接应著曲进来,黄子义去打听。”黄子义说:“为什么是我去打听?”聂雨柔说:“古楚之,我们先出去了。”聂雨柔拉着黄子义出来说:“古楚之刚刚经历过千妖的事情,他还是让他少接触女孩的好。你不一样,你说不定能在这边找个媳妇回去,加油。”黄子义说:“为啥不是你去打听?”聂雨柔说:“我不会跟姑娘们聊天,而且我是女的,长的还漂亮,那些未婚女子会妒忌我的,我去事倍功半。”“好像有些道理。”说完聂雨柔就走了。
黄子义开始瞎逛,这是,他经过一个院子,突然看到一个姑娘,黄子义躲在门后面想:“这个姑娘看的好像蛮凶的,我进去会不会先被打一顿。”里面的姑娘正是天若,突然天若说:“谁在哪?”
黄子义马上整个人躲了起来。天若发现好像不是自己斋中人说:“马上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黄子义想:“果然凶,我不是打不过她,只是我不打女人,赶紧跑。”黄子义马上跑起来,天若听到声音很快就追了上去,天若看到黄子义说:“你给我站住,大胆淫贼。”天若跳到了黄子义,黄子义说:“我是古月派的黄子义,我不是淫贼。”“少说废话,等我抓起来打一顿再说。”黄子义说:“却和师太,救我。”天若转身过去,“师叔在哪呢?”又转过来,黄子义已经不见了。天若说:“无耻的淫贼骗子,我抓到你,你就是死定了。”继续寻找黄子义。
黄子义一怕到处乱跑已经跑到后山了。
聂雨柔成功接应著曲回到房间内,虽然无伊斋人不多,但是却有不少高手,所以著曲没必要也不会乱闯。著曲进入房间后,竹白把头摆到里面去了,似乎不愿意看到著曲。古楚之说:“我跟聂姑娘先出去,你们聊。”著曲走到竹白身边说:“小白,你怎么了。”竹白不理著曲,著曲伸手摸竹白的头,竹白似乎也有躲闪。
著曲直把头伸过去看着竹白的眼睛,说:“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有我呢?”竹白说:“你为啥不告诉我,我很有可能以后是个废人。”著曲说:“因为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这里的不行,我们就去极北禁情冰海,那边也有可以治好你的灵药。”“可是我……”“没有什么可是,你要是再闹小脾气,我就不要你了,自己去闯江湖去。”
著曲笑着说,可是看起来还不如不笑。竹白说:“我听话。”著曲说:“这就对了,瞧你跟孩子一样,眼睛都红红的。”说完,摸摸竹白的眼角。著曲说:“小白,你看,你那些伤疤我这十几天给你用药都已经痊愈了,我是不是很厉害,所以你不需要担心。”竹白点点头,“好了,我们几个看看,怎么样帮你拿到药。你要乖乖躺着。”
重生異世絨毛球
黄子义没多久,就被天若找到了,天若说:“你跑啊,有本事再跑。”黄子义说:“别以为我怕你,我这是不打女人。”“你可以不把我当女人。”天若继续走进黄子义,黄子义把刀挡在前面说:“再过就对你不客气。”天若拔剑直接冲过来,黄子义马上拔出刀,果不其然,黄子义明显感觉不是对手,边打边退,然后退进了树林中。天若上前去一脚踢中黄子义,黄子义抱住天若的脚然后一起滚下坡,到了坡下面后,“哎呀疼死我了。”天若说完把剑放在黄子义脖子上,天若说:“淫贼,先把我的鞋子还我。”黄子义把手上鞋子往天若后面一丢,天若说:“你找死。”黄子义说:“你为啥不去捡?”天若说:“等你死了我再去捡。”黄子义说:“你后面有蛇,看着有毒,你应该比我先死。”
天若说:“骗子,又想骗我。”突然天若听到后背有动静,“啊。”天若直接扑向黄子义怀里,蛇也随机扑了过来,黄子义拿一个石头打了一下把蛇打跑了。天若害怕的说:“蛇还在吗?”黄子义咬了自己手一口说:“蛇已经走了,但是我被咬了。”
果然天若听到蛇一走马上起身给了黄子义一巴掌,说:“我要杀了你。”黄子义说:“我已经被毒蛇咬了。离死不远了,你就放过我吧。”黄子义拿了伤口给天若看。天若说:“你叫黄子义对不对,我叫天若,放心吧,我会记住你的。”黄子义说:“谢谢姑娘,你可以先走吧,我就在这里等死了。”天若说:“你别担心,你是我的恩人,我会送你上路,然后把你埋了。每年清明重阳会来祭拜你的。你安息吧,放心,我剑法很快的。”黄子义说:“你不是来真的吧?果然是真的。”天若一剑已经刺过去了。还好黄子义用手抓了一下,黄子义马上说:“蛇没毒。饶命啊。”
帝婿
天若说:“你以为我看不出这是你自己咬的吗?不过你救了我,我刚刚抱你一下就扯平了。然后现在你受伤了,我要是救你,你要怎么报答我?”黄子义疑问道:“你不会要我当仆人做牛做马吧。”天若说:“放心,我就让你以身相许而已。”黄子义说:“我能选择做牛做马吗?”天若说:“可以,但是我会先剁你一只手。你自己考虑吧。”黄子义说:“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天若说:“好,我送你一程。”“开玩笑,我答应还不成吗?”
“这就对了,这玉佩给你,做定情信物。你也要给我一件。就给你胸口那个长命锁吧。”“你怎么知道我有长命锁的,我不给,这个是我娘留给我的。”“不给,没事我自己拿。”
黄子义很气愤,但是不敢言,毕竟刚刚那一剑那么狠。天若把手伸进黄子义胸口处。黄子义说:“你摸够了吗?”天若说:“能久一点更好。”黄子义抓开天若的手,天若拿着黄子义的长命锁说:“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提亲?”黄子义说:“尽快尽快。”天若扶黄子义起来,直接回到他们的住处。
聂雨柔看到黄子义被天若扶回来说:“你怎么受伤了,这个姑娘是哪位?”
我有一塊地
天若马上说:“我是黄子义的未婚妻,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请多多关照。”古楚之说:“我扶我师兄进去就行,聂姑娘,你好好跟天若姑娘谈谈。”天若说:“谈什么,我跟她有什么好谈的。”聂雨柔马上拉着天若说:“谈婚事。”天若开心的说:“好。”
著曲在房间里,他们不想让天若进去,天若一来他们套话就有着落了,黄子义的一脸不情愿,不把他们分开怎么能够更好的利用黄子义这份“情缘”。
聂雨柔说:“天若姑娘,你怎么看上他了,你真是太有眼光了,你们之前认识。”天若笑着点点头,这时她如同换了个人不好意思起来了。聂雨柔说:“你是怎么认识黄子义的。”天若说:“我虽然现在也不漂亮,但是七年前我脸上还长疮,当时在问剑宗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面纱掉了,然后我也摔倒了,其他人不是笑话我,就是吓得跑了,只有他过来扶我。所以我就一直……”聂雨柔想:没想到黄子义还挺怜香惜玉的。
聂雨柔又泼冷水说:“可是我看他不怎么乐意。”“他敢,定情信物都交换了。”“硬来你只能得到他的人,这样很难天长地久的,你刚刚已经威逼了,我们再来利诱。我朋友生病了,他是救古月派才受的伤,现在需要生机苏,要不你帮我们相想办法。”天若说:“生机苏这个可不行。我真帮不了你们。”
聂雨柔说:“你起码要告诉我们为什么,现在我朋友情况真的很危急。”
天若想了一下,“这也不是没的商量,只要他求亲就行。看你们的了。”
重生之青雲直上 浪子邊城
聂雨柔说:“明天,我们一定让他明天求亲。”“就这么定了。”天若走了。黄子义伸出头看了看,聂雨柔回到房间里面去,说:“天若答应帮我们了,但是明天黄子义必须去求亲。”
毒妃來襲:腹黑太子滾遠點
黄子义说:“不,不带这样的,为啥要牺牲我。你们知道她有多可怕吗?”聂雨柔说:“你这是贪图美色吧,我觉得她比我温柔多。”古楚之著曲点点头,“喂,有带你们这样的吗?小女子平常也是很温柔的。”古楚之说:“师兄,你知足吧,我看着天若姑娘天真烂漫还是挺不错的。而且长相其实也还算大方。”
黄子义说:“我又不是你,我就想找个像雨柔这样的…”还没说完,黄子义被聂雨柔开门踹出门外,啊一声扑地,门也被关了。黄子义说:“你们不带这样玩的。”
聂雨柔说:“古楚之,他的话你别往心里去。”竹白对著曲说:“不想强人所难。”著曲说:“小白,这事情我来,而且这是好事,这么好的姑娘黄子义错了了,他就准备打一辈子光棍了。”著曲开门说:“你进来,我们谈谈。”黄子义进来了,说:“要不这样吧,我假装答应她,骗到药,我们就跑。”著曲说:“你脑子想啥呢,无伊斋随便派两个长老就可以灭你们古月派。黄子义你舌头伸出来看看,好像你被她下毒了。”黄子义惊恐说:“不会吧。”
然后伸出舌头,著曲丢了一颗药丸进黄子义嘴中,然后扎了黄子义一针。黄子义把药丸咽下去了,黄子义疑问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著曲说:“没什么毒药而已,到时候我把解药给天若,你们洞房之时让她给你。”黄子义说:“你这个阴险小人,我宁死不屈。”
古楚之跟竹白都看着著曲,著曲凑上去小声跟黄子义说:“这药不会死的,就是让你做不成男人而已。”“你……”著曲也没多说什么了。回到竹白旁边,竹白对著曲说:“小曲,你可不可以别伤害他。”著曲低声跟竹白说:“刚刚那个是给他治内伤的药。”著曲想:为了你,我愿意从此保护你想保护的任何人。
聂雨柔跟黄子义说了天若告诉他的事情。古楚之笑了笑,说:“师兄,其实原本我还不好意思逼你,现在我觉得你该好好对人家负责。”
聂雨柔疑问道:“为什么呢?”古楚之说:“当年我爹娘带我们情缘无渡参加问剑宗的问道会时,我师兄顽劣见到人家小姑娘带着面纱就跟人打赌美丑,然后还把天若的面纱扯了下来,结果人家小姑娘直接就哭了。最后他只能过去安慰人家。而且还害她多了个无伊丑女侠的称号。所以师兄你应该对她负责了,万一让她知道真相,这可情况又不一样了。”黄子义说:“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她今天还要杀我来的。”著曲说:“那一剑虽然下手狠,但是要你死估计还要再来几十剑。”聂雨柔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要去告诉姑娘真相,不能让你祸害她。”黄子义说:“别啊,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