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渃
小說推薦祈渃
“听说了吗?小陵一回来就想害上神”
祈渃无辜地看着祈司,两手拼命地掰开围着腰上的手,祈司单手撑头,漂亮的睫毛低垂,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祈渃“哥哥,渃儿肚子疼。”
祈司立马放开手,祈渃变成一只小鸟飞走了,祈司轻笑“耍小聪明,怎么逃,也是我的人”
“主子,您要凤月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恩”一身黑裙的凤月跪在祈渃身边,脸上有些担忧“主子,您真的有办法吗?主子会没事的吧?”
九天
“对不起,答应要帮你保护的人保护不了,这次我一定要成功,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凤月捂住祈渃的嘴“主子,是凤月的错,他已经死了虽然很难过但是真的很感谢主子,这次要和主子一起守护好主子的人。”凤月紧紧地抱住祈渃。
“主子,你长得真漂亮,有时候凤月也会忍不住嫉妒主子”祈渃翘着腿,嘴里插着一根仙草,头枕在凤月的腿上,满脸无辜地看着凤月。
“但是,有时候凤月也会被主子的容貌所迷倒”祈司不悦地抱起祈渃“妹妹还能引诱女子,真是好本事。”祈渃汗颜,怎么走到哪不出几十分钟哥哥总能跑来把她带回去,凤月尴尬地站着“我不管你是妖花还是昙花,若是对本神的渃儿有所想法,你都得死。”
橫空奪愛:億萬冷少寵甜妻
祈渃小声地在祈司耳旁问道“哥哥这些行为是喜欢渃儿吗?”
祈司挑眉,警示看了凤月一眼,转过身抱着祈渃边走,在她耳边轻咬一口“错了,是爱”
戰天武帝
祈渃皱眉“哥哥我们不可能的,天界那些人根本不会同意”
“我们的事用不着他人来谈及,只要你爱我就好了”祈司轻轻地把祈渃放在床上,抚摸着秀发“说你爱我”
祈渃无语地看着祈司,这种话怎么可以随便说“不说的话我就吻你”祈司轻笑道
“我………爱你”祈渃脸红地说道
離策 更夜
“恩不错奖励一个深吻”不顾祈渃满脸惊呆的样子,轻轻地咬住祈渃的下唇“渃儿在乱跑,哥哥可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说完放开祈渃,脸色冷咧地走了。
“白慕,最近切不可多行动,以免引起怀疑”
“恩,白慕知道了”祈渃摸着面前的巨大冰块,一定要打败你“白慕做你想做的事”一身红衣公子沉思了一下走了。
“听说了吗?白慕不喜欢水勿了,他要向祈渃上神提亲了”亭子里,华东摇着扇子,青秋口里的茶一口喷在华东脸上,华东嫌弃地擦了一下脸。
“此话当真?”青秋不敢相信地看着华东“当真,祈司上神好像还同意了这门婚事”众人全把口里的茶水喷向华东。
“你们这群兔崽子,看我不勒死你们”华东跳起来变出一块布,擦了擦自己的脸。
“咳咳,淡定华东,大家只是好奇祈司大神会同意,前些天不是传出祈渃和祈司有染?”青秋挠头问道。
“说来也奇怪,不过天君那些长老可乐呵着”华东摸着下巴道。
小黑屋里,祈渃呆呆地看着周围,小黑屋?为什么本神会被关进小黑屋?!
“哥哥,为什么要关渃儿”祈渃敲打着门,门外祈司一脸不悦“妹妹近些年来长本事了”
“?没听懂”祈渃一脸迷茫
穿越在花千骨世界 鳳陽
“无需听懂”祈司一挥袖就走了
看来哥哥真是小瞧她,这么容易破解的阵法,怎么可能锁住她呢。
门很快被打开了,祈渃又把门关上施了一个同样的阵法便变成小鸟飞走了。
树后祈司双手环胸靠在树上,头低沉着,看来这丫头这些年没白玩,一直瞒着我什么?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要是跟人跑了那该怎么办。
变成小鸟的祈渃飞到了莲沫的屋子里“你刚看见没,刚才好像有一只鸟飞进去了?”
“好像是的”魔兵挠头
“那还等什么,快进去追啊”
莲抹没在,屋子里到处都是画最显眼的摆的画是祈渃正在睡觉的,旁边跟着两三副祈渃在弹琴的画,祈渃无聊的看了这些画,拿起墨笔,往画别人的画加了几十笔,加了笔画的画一下子变得丑了起来。
“住手,何人敢闯我魔宫?”两个士兵立马冲进来。
祈渃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们。
“原来是娘娘,属下失礼了,娘娘这画……娘娘保重我们走了。”魔兵拉着另一个魔兵跑了。
祈渃聋肩,继续画。
过了一会,祈渃无聊地躺在床上,变成一只松鼠飞奔走了。
凝水泉里,小松鼠欢快地游着,游累了,变出一个圆形的球趴在上面,双腿不停地蹬着。
蹬累了,想起箐乌应该去西林做事了没几个月回不来,祈渃便放心地变成人形,抱着气球安心地睡着了。
“哥哥这个发型好丑”奶娃子嫌弃地乱弄头发,祈司好笑地看着她“咱们家渃儿最丑了,所以哥哥给渃儿梳了个最丑的头发”
奶娃子跳了起来,捏住祈司的鼻子“哥哥最丑了,我要给哥哥找个……找个最丑的猪女结婚。”
祈司抱住小小的身子“啊呀,可是猪女都没我们家渃儿最丑,所以呢还是渃儿嫁给哥哥吧”
“不要不要不要,渃儿才不是最丑的呢”小身子扭动挣扎着脱离怀抱。
“渃儿……别动”勺勺的热气喷向祈渃的脖子,祈渃睁开眼,迷茫地看着哥哥,随后想起自己不是在凝水泉?而且还没穿衣服,祈司紧紧地贴着祈渃。
祈渃脸一下子红了,哥哥也在水里,还抱着她。
主要是自己未着衣裳,祈渃挣扎着,祈司施了个法术,祈渃动不了了,两只眼睛黑亮亮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祈司放开祈渃“竟敢在男子的浴地,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穿上衣服,祈渃挠头,哥哥不应该知晓她跑出来的,魔宫怎么可能让哥哥随便进呢?
神君,別亂來
祈司一条绳子套在祈渃的手上束紧,拉着祈渃走出了魔宫,一路上到处都是睡着的人,祈渃有些惊恐地看着哥哥,回去的路上,仙子门都看着他们,更多的女仙看的是哥哥。
还有一个女仙走着走着突然要摔到哥哥怀里,祈渃正准备看好戏,结果哥哥把她拉到怀里,后退了几步,那女仙摔倒了,愤恨地看着祈渃,祈渃刚要瞪回去。
“姑娘走路要小心别不小心碰到我发妻,玷污了我发妻的仙气。”祈司冷冷地看着女仙,那女仙低下头,有些难过“你这意思说得……”女仙站了起来,哭着跑了。
祈渃一脸无语了看着祈司“请问两位可是上神?”一位面相妖娆的女子走了过来,祈司抱起祈渃刚抬出一步,顿了一下,看向那女子“是,这是我的妹妹祈渃”那女子朝他们行了个礼。
“不知两位上神可否收留小女子,家里被那老虎精毁了,现无处可去,待找到新家便自会离开”女子盯着祈司。
“可,走吧”出乎意料地祈渃看着祈司,祈司脸上有一丝笑容,祈渃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有东西被抢走了。
回到院子,祈司把祈渃丢给醉桃便亲自去给女子安排房间了,女子和祈司边笑边走,祈渃眉皱得很深,醉桃好奇地望着他们。
“主子,那女子没主子好看。”醉桃认真地看着祈渃道。
祈渃没说话,只是回了房间便关了起来,晚间醉桃喊祈渃吃饭,祈渃也没应,醉桃担忧地告诉祈司,祈司只是淡淡地回了句“一顿不吃也不该饿死她”说完便和女子出去了。
醉桃皱眉“主子,醉桃做了你最爱的羔子快出来吃。 ”
房间里没声响,醉桃无奈,拿起羔子边吃边回房。
“主子”凤月恭敬地站在祈渃门前,门自动开了,待凤月进去后又关上。
“凤月,何事?”祈渃躺在床上撑着头看向凤月。
“主子,恐怕那老妖怪会提前出来,冰块已经隐隐有些破损了。”
“走,去看看。”
巨大的冰块前,祈渃抚摸着,冰块已经能看到里面一个巨大的怪物“我一定要掏到你的心。”祈渃淡淡地说道。
凤月看着祈渃,安心道“主子,你放心,她一定会得救的,看到主子这个样子,凤月也相信主子能打败这怪物”
祈渃没说话,眼底淡淡地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