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蓮之非卿莫屬
小說推薦仙蓮之非卿莫屬
纵身向皎赤仙湖飞去,莫莲抱着林清羽轻轻地落在荷叶上。忽然,一个白影闪现在眼前,原来是琉璃。“来得正好,你给我们护法,我给清羽疗伤。”
琉璃眼神悲伤,呜呜应声。莫莲感激地看了琉璃一眼,之后,抱着林清羽消失不见。微风吹过,露出片片荷叶底下的两株白莲,一株紧紧地挨着一株,花杆紧紧相连……
将镜子收起来放于怀中,看着小果依然带笑的脸庞,云岫温柔地问道。“小果想爹吗?”
小果定定地看着云岫,口齿轻启。“想……”
云岫将小果轻轻地搂进怀里,用手抚摸着小果的头发。“小果的爹也一定一定很想小果。”
云岫松开小果,将小果的画笔拿出来。“小果,这个画笔是一件宝器,假若落在坏人手里,必定会将天下坏事做尽,老师教你控制它,以后,就只有你才能使唤得动它。小果愿不愿意?”
“愿意。”小果看看画笔,而后又看向云岫,脆生生地回道。
“小果怕不怕疼?”
“不怕!”
“那好,小果先闭上眼睛,老师让你睁开的时候你再睁开。”
见小果紧紧地将眼睛闭上,云岫将手指指向自己的眉心,取出一滴血,而后又在小果眉心取出一滴血,两滴血迅速合为一体,云岫将它们滴入笔杆之中,血滴逐渐融入笔杆消失不见。
“好了,睁开眼睛。”云岫柔声道。
小果惊喜地睁开眼睛,细细打量自己的画笔,发现笔杆中央隐约有一条红丝闪过。
“小果,还记得老师怎么教你作画吗?”
“记得。心想而画成,几分诚意,几分画形,画物非画形,画心也。”小果回想到。
蠻荒風暴 高坡
“小果说得对,记得一会儿切莫让坏人伤到自己。”
蓬莱仙岛外依旧混乱不堪,古之恒在受到攻击后也开始还击,蓬莱仙岛高手虽多,但妖界人多势众,其中也不乏高手。蜀黎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不多一会儿,又有几个妖界中人加入,其中有一只妖手段百出,蜀黎不慎,竟被他偷袭成功,身子摇摇摆摆地往后飞去。
云岫飞身出去,堪堪将蜀黎接住。小果也瞬间来到蜀黎身边,担忧地问道。“祖爷爷,你疼不疼?”
蜀黎惊讶地看着云岫和小果二人,还未待他问出什么,妖界之人又打了过来。三人赶紧应敌,蜀黎边打边向云岫喊道。“你们赶紧回去,这里危险!”
幽骨鬼事 薄衫素裹
鬼門線
“我们不愿孤单地活着。”云岫说完,便拉着小果向别的地方飞去,他们要去找林清羽,和她在一起。
蜀黎看向云岫,只见他的周围有一层保护罩,妖难以接近。再看向小果,她身上无穷的力量散发着,妖也难以近身。
也罢!谁又愿意孤孤单单地活着?
越来越多的妖围了过来,但始终不能伤到云岫和小果分毫。看到被困在阵法里的众仙,云岫深深感到无力,他停了下来,对小果说道。“芸芸众生皆是命,有的命中带恶,有的命中存善。小果,你身负乾坤兽的功力,也算是一种机缘,用它除去命中带恶的人是替天行道。”
小果懵懂地看着云岫,手中画笔隐隐震动。
“这世间原有一网,名为天网,由世间最有智慧的善人的魂魄所化,它通体泛着金色的光芒,网中有刺,可大可小,被它网住,它将扼杀与人为恶之人,将与人为善之人放出。可惜,它最后被人间的人不小心损坏,从此消失。小果,你试着画出它。”
小果手中的画笔猛然冲向天空,在空中狂舞,不过一会儿,一张金色带刺的网在空中形成,光芒四射。
云岫略有些失望,小果的功力中似乎有乾坤兽的戾气,他又看向小果,见她也有些自责,似乎知道自己画得不好。云岫心中一叹,目光依旧像以前一样温柔。“没关系的,那是上古神物,很难画的,况你还小,是老师难为你了。”
妖界众人不知所以,看着那只画笔又回到小果手中,而那张金色的带刺的网从空中跌落下来。
远处一阵欢呼声,妖界三王从古之恒的阵法中出来了出来了。云岫望着三大妖王上空的方向,蓬莱二十八卫的魂魄已经支离破碎,它们正在逐渐消失。
妖界三王又开始了战斗,他们大开杀戒,手段极其残忍,所过之处,仙界中人皆灰飞烟灭。
云岫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师父,他曾让自己以三界为己任,被自己拒绝了。
“或许我不该只顾儿女私情!”云岫喃喃道。
“小果,我是你爹?你信不信?”弥月声音低哑,眼中泪水已不自觉地流下来。
“爹……”小果含泪喊道。
“原来小果已经猜到了,小果是怎么猜到的?”
“爹的眼睛跟镜子中的很像,爹总是看娘……”
“原来如此!小果真聪明!”弥月赞道,稍顿,又看向小果,眼中尽是不舍。“要是爹不在了,你记得替爹保护好自己和娘亲。”
小果眼中的眼泪越来越多,拉住伸手弥月的手。“爹不会不在,小果保护爹,小果功力很高很高……”
弥月的身体逐渐透明,小果想用力抓住他的手,却只有一片虚无。
“爹……”小果哭喊,强大的功力使得她的声音传到很远。
蜀黎和莫幻、鸣禾等人闻声赶来,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弥月化作一颗石头镶入小果的画笔上。
有年迈的神激动地大声喊道。“那是圣石啊!我曾经见过一次,那真的是圣石啊!”
鸣禾似有所悟,他联想到了菩提仙山上呈宵大殿上方的那颗蓝色宝石,想必,它早已经不见了。
眼看妖界三王将要杀过来,手中的画笔更加震动不止,小果手指轻抚过画笔上的圣石,使劲将它抛向空中,她双眼紧闭,脑中不断地幻想着天网,心中却因弥月的离去而愈加悲痛。
几乎所有的仙界高手都向妖界三王攻去,他们要阻止他们接近小果。这次画笔足足画了半个时辰方才停下,远远地都能感觉它的威力。
那个年迈的神又喊道。“我的天呐,竟然是天网!”
那一刻,妖界和仙界都停止了战斗,看着天空中逐渐放大的天网。那金色的刺有的很善意,有的却很邪恶。
妖界有的妖想要逃跑,但仍没有天网张开的速度快,只能被它罩在底下,无处可逃。天网越缩越小,好多人都被天网从网孔中被挤了出来,有妖,也有仙……
鳳臨天下:冷王的毒妃
所有出来的人无不带着庆幸,也不想继续打下去,只是看着天网中的人不断挣扎。令妖界众人吃惊的是,妖界三王竟然用他人的躯体挡在自己的前面,随着的网越缩越小,妖界三王和猪老等打了起来。
猪老等人功法不及妖界三王,逐渐落败。虎头见此边打边向天网之外的妖求救,他大声朝古之恒等人呼喊,见他们都没有反应,忽而虎头响起了什么,朝古之恒看去。“之恒少爷,你娘是三王所杀,那几个仙界中人皆是三王所扮!”
古之恒心头一震,他没有理会虎头的再次求救,定定地看着天网中正在苦战的三王。眼中的憎恨一点点瓦解,他看向蓬莱仙境防护层的裂缝,飞身而去。
農家有兒要養成
琉璃猛地惊起,戒备地看着古之恒,随时想要向他扑去。
“我只是想看看她。”
说完,他也不理会琉璃的怒目而视,眼睛看向那被风吹开的荷叶那处,那里仙气四溢,两株一模一样的白莲紧紧相依。
这样的距离足够他嗅到她身上的清幽之气,他神色忽而忧伤,看着白莲的方向眼泪夺眶而出。
原来,她就是它…..
他第一次厌恶自己灵敏的嗅觉,这样,他就不会再一次沉迷。
有些情说不清、道不明,不知什么时候入了眼、迷了心,注定了终其一生……
菩提仙山和东海龙族众仙到来的时候,妖界众人已经走了。过后两天,菩提仙山和东海龙族众仙纷纷离去,只余尚雪和东海龙族之首向左留了下来。
自从林清羽醒来,便少了许多言语,当听到云岫离去的消息,她竟当场落下泪来。
獨家占有:盛寵替身女傭 渭北
莫莲拉着小果在皎赤湖边走着,想着林清羽的反应,看向小果。“你是不是对你娘讲了你爹是云岫的事?”
小果摇摇头,生怕莫莲不信,又说道。“外婆说的,小果都记着,不会向娘讲的。”
“小果真乖!外婆带小果去骑马,好不好?”
两人向草原走去,却没有察觉不远处有一人也跟了上来。
莫莲和鸣和正看着小果在不远处骑马,身边突然出现一人,莫莲转头望去,原来是向左。
“莫莲”向左喊道。
“如今,你已贵为龙族之首,怎么还不回去?”莫莲问道。
“有我爹在,他比我更熟悉龙族事物,处理起来只会比我更好。毕竟,我才接任龙族三年而已。”向左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只希望她会答应嫁给自己。
“我有一件事情从未与你说过,你跟我来。”莫莲说完,向远处走去。
鸣和看着他们走远,心中有些庆幸,蓬莱仙岛是不会将莲主嫁出去的,莲主也不喜欢向左。
鸣和心不在焉,眼睛总往莫莲他们的方向看去,希望他们能早早谈完。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他看到向左黯然离去,心中非常高兴,直至莫莲来到他面前也未发现。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
鸣和脸一下僵住,低下了头。
“你知不知道清羽是我的女儿?”莫莲突然问道。
鸣和这一刻只觉得心有些疼,但他仍觉得莫莲的话不可信,这么多年,她身边从未有其他男人接近。
看着鸣和那副表情,莫莲心里生气,她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挤出几丝笑容,悦耳的声音从她口中出来。“小果,过来!”
小果欢喜地飞奔过来,叫了声莫莲外婆。听到这个称呼,鸣和心里越发难受。直到看见莫莲和小果的双手完全相融在一起,他才彻底相信了。
他如遭雷击,呆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莫莲也不管他,直接抱着小果离去。
当莲主招夫的消息传进鸣和的耳中,他大惊之下一口气跑到了莫幻跟前,不待莫幻说话,他便跪了下来。“镜主,我…我想要娶莲主。”
莫幻仔细打量鸣和,功法不错,人长得也是相貌堂堂,唯一的缺憾就是太老实了些。莫幻比较看重鸣和,可惜一切还得莫莲做主。
莫幻思来想去,隐隐有些感觉又毫无头绪。他足足走了一刻钟,手往头上一拍,忽然紧紧盯着鸣和。“你老实告诉老夫,你可曾梦见与一女子一夜春宵?”
鸣和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连带着耳朵也鲜红。
莫幻见此,恨恨地瞪了一眼鸣和,而后将心中澎湃的心思压了下来,又温声问道。“那梦中的女子可是你们莲主?”
鸣和的耳朵更加红了起来,头也低得更往下。
好你个混小子!竟能入得了莫莲的眼!
为了更确定自己的猜测,莫幻叫来了林清羽。他一手握着林清羽的手,另一只手握着鸣和的手,也不知念的什么神语,林清羽和鸣和的血分别从各自的中指指尖流了出来,融在一起。
鸣和猛地将手抽了回来,用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盯着林清羽。
莫幻见他那副样子,笑道。“怎么?不信?你知不知道我蓬莱还有一种名为‘梦无痕’的**?当年我逼着莫莲与向左成亲,没想到莫莲却看中了你,瞒着我偷偷给你用了梦无痕,十月怀胎生下清羽,被我发现后,将清羽偷偷藏在皎赤湖中。”
莫幻看着林清羽一叹。“其实在你娘生下你之后,我就原谅她了,也决定不再插手她的婚事。可惜,我放不下面子,就一直跟她僵持着,直到你被人偷偷带走,遗落人间。”
又看着鸣和说道。“我那时退位给莫莲也是因为此事,好在,清羽又回来了!”
鸣和正不知如何的时候,莫莲从远处走来,看着鸣和。“期满你这么多年,你可怨我?”
“不怨…….”
小果远远看着林清羽,只觉她孤孤单单,十分落寞。
她自己一人悄悄走到草原,坐在草地上,用手抚摸着画笔上的圣石。“爹,你回来好不好?小果和娘都很想你……”
画笔上的圣石尖锐无比,小果用手使劲地握着,手指流了血也毫无所知。泪水越聚越多,滴滴答答地滴在圣石上。
她不停地抽泣,口中不停地叫着爹。渐渐地,她感觉越来越累,人慢慢昏睡了过去。
手中的画笔从她手里掉了出来,上面的圣石的颜色越来越淡,直至透明。
林清羽看着皎赤湖,想起往日与弥月的种种,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
莫莲看着她的侧面,缓缓走近,将林清羽脸上的泪水用衣袖擦去。“弥月乃圣石所化,终有一日他会再世为人…….”
十八年后。
“小果被那两个老头带去东台山十八年,你也不去看看她,小心她将你这个娘忘了?”莫莲笑道。
“我怕我去了会影响她,她那身功力得静心养性才能逐渐排出。”林清羽淡淡地回道。
“她弥月的女儿,十八年了,圣石的体质也应当能完全承受得了大部分乾坤兽的功力。你去看看她,她想你想的紧。”
“我明天出发。”
天朗气清,一青衣女子从空中缓缓而行,十八年不曾出蓬莱,林清羽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世间的一草一木。
忽然,一片白绿相间的景色跃入她的眼中,她不禁停了下来。那是一片莲花,白色的莲花,朵朵娇艳。也该到休息的时候了,她心中一动,转眼间便化为原身隐入那座湖中。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远远有一人走来,她转首望去,是一男子,身着素淡白袍,貌若无暇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