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川
小說推薦螢川
“小少爷,您要去哪儿?小少。。爷。。。?”额…又来了,望着那幼小的身躯,此时小白的内心是崩溃的
“别跟过开”小翎漾扯着奶声奶气的嗓子,呵斥着身后的人,迈着一双白嫩的小短腿,跑进了那片墨绿色的树林
树林的尽头是一条溪流,蜿蜒直至天际,一到夜晚溪边会聚集很多萤火虫,一直顺着溪流蔓延下去,引发的光亮足以与星辰媲美,这是小翎漾无意间发现的,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爷爷,因为他告诉自己这是他独有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沿着溪流一直往前走,天色逐渐暗下来,一如所料那道光亮出现了
“嘻嘻”稚气未脱的脸上透出对冒险的渴望与欣喜,小翎漾一直沿着溪流往前寻觅着那股神秘力量,他发现每前进一段距离流萤的光芒就会增强,溪流的声音也逐渐减弱,让人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空间,翎漾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他知道,自己离谜底已经很近了
溪边的蒿草越来越深,此时已然没过了头顶,小翎漾周身沾满了泥土,活脱脱一泥娃娃,手臂脸颊上到处都是被蒿草刮伤的痕迹,但是他的内心却无比雀跃,心如击鼓,然而就在拨开蒿草的一瞬间,小翎漾打开了异世界的大门
一只灵喙,一只化为人形的灵喙,当然小翎漾是不知道这些的,在小翎漾的眼中,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一头银白色的短短卷发,就连睫毛也染着一层银白色的光晕,低垂的眉眼盯着手心的那束光,流萤从他的掌心飞向四面八方,这近乎迷幻的景象,让小翎漾移不开眼睛
阿瑶仿佛察觉到了异样,侧头朝小翎漾方向望去
“谁?”空灵的声音穿透耳膜,阿瑶逼近翎漾,眼底满满的审视,对这名闯入者似乎充满了好奇
四目相接,对上那满目的星辰,两者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姐姐,你真漂亮”男孩认真的说到,小眼神里满满的真诚,然幼小的胸膛中如小鹿乱撞,小脸霎时扑上了一层粉色
“…人类?”阿瑶绕着男孩飞行一圈,空灵的声音中有着七八分的笃定,是‘缘者’,灵喙突然顿住,漂浮的身体逐渐着地,逼近翎漾,又细细的审视了一遍,最后在翎漾的颈间寻到一个豆子般大小的鹿角形胎记
阿瑶退后两步,低眉凄然一笑,原是故人,自己苦苦寻了六百年的人,这时竟回到自己身边,在自己打算放弃找寻的时候,他终于回来了,可,这一世是缘还是孽呢
放倒腹黑首席:百億女王妻 蘇善卿
“你如今几岁了,叫什么?”阿瑶看着矮自己半个头的翎漾,声音急切
“我叫翎漾,今年七岁了,姐姐你叫什么?”男孩脏兮兮的小脸上绽放出耀眼的笑容,急切的想要表现自己
殺人指南
“。。。我是哥哥,不是姐姐哦”阿瑶替翎漾抹去伤痕的手顿了一下,纠正道,
‘卿尤,想不到过了六百年你模样变了不少,可依旧还是男女不分,不过也好,至少证明你还是那个你’
“哥哥?”小翎漾不解的看着眼前比女孩还漂亮的男孩,迷糊了,
“小翎漾,哥哥好看吗,喜欢哥哥吗?”阿瑶顺顺小翎漾柔软的发,指尖轻轻托起起翎漾圆润的小下巴,嘴角勾起温柔的笑
小翎漾呆呆地看着阿瑶勾起的唇角,脑袋里恍惚间这个场景似曾相识,眼睛发酸,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小翎漾抓住阿瑶的手
寵婚晚愛
“你哭了?”阿瑶惊讶的看着翎漾,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卿尤,他心心念念的卿尤
“我。。。哭了?我没有啊。。。”翎漾伸手摸上面颊,指尖的温热提醒着他,他真的哭了,
“卿尤。。。阿瑶终于等到你了”阿瑶紧紧的拥住翎漾,过往的记忆,六百年的孤独,他以为自己早已经将一切淡忘,在拥住翎漾小小的身躯时,他才意识到他高估了自己,眼泪,有几百年没掉过了,已经记不清了
卿尤,如今的你这样弱小,我擅自决定留在你身边,若你知道了可会怪我
“阿瑶别哭”小翎漾察觉到颈间湿湿的,揉揉自己哭红的眼睛,小手掌轻轻拍打着阿瑶的背部
一句‘阿瑶别哭’让他不禁想起了卿尤,那时的卿尤也老爱说说这句话,
指腹為婚:老婆大人聽你的
他说
調教大唐 北也也
極品美女的貼身兵王 柒月流火
“阿瑶别哭,你看,这是我在东街给你买的枣花糕”
他说
“阿瑶别哭,那些混蛋都被我打跑了”
他说
“阿瑶别哭,我带你游山川看大海”
神探凰妃
他说
“阿瑶别哭,你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
萌娘偽裝攻略 秋葉飛舞ing
卿尤,我信你,你,也没有骗我。。。。
“阿瑶哥哥?”翎漾轻轻的喊着阿瑶,肉肉的小手拽着阿瑶的衣襟,
“小翎漾,和哥哥一直在一起好不好”阿瑶在翎漾耳边低声说着
“好啊,那,哥哥和我一起回家吧,那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小翎漾开心的说,小手环上阿瑶的腰身
“好,哥哥跟翎漾回家”阿瑶收紧抱住翎漾的手,埋在颈间的眸子闪烁着幽幽的绿光,皓齿咬住那个鹿形胎记,稍稍一用力,鲜血便从翎漾的颈间喷涌而出,染红了两人的衣襟
“哥哥,不要,疼”小翎漾痛苦的挣扎着,想将阿瑶推开
“别怕,一会儿就不疼了”阿瑶松开翎漾,小手一挥,翎漾便睡了过去,阿瑶将翎漾抱在怀里,伤口一如预期很快便愈合了
亮澈天际的萤光从四面八汇聚成一束光柱,将他们包裹起来,阿瑶仰起头,从嘴里发出震彻四海的一声嘶鸣
無限強化
“畜生,还不放开我家翎漾”翎安看着浑身是血的翎漾,心中一惊,翎家代代独子,翎漾又是自己唯一的孙儿,万万不能有甚好歹,眼前这只灵喙灵力也不可小觑,这可如何是好,翎安与它对峙一阵,便要将翎漾夺回
阿瑶怒目而视,化作十几米高的巨兽,抬爪便向翎安一行人拍去,众人敌不过,阿瑶杀红了眼,一行人死的死伤的伤,所剩无几,在利爪再次伸向翎安时,翎漾骤然醒来,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翎漾一眼便认出是阿瑶,翎漾绝望的朝着阿瑶喊道
“阿瑶,不要。。。”气急攻心,翎漾捂住胸口,一口腥甜喷涌出口,
“嗷呜。。。”阿瑶长鸣一声,应声倒地,嘴角也溢出斑斑血迹,
翎漾艰难的爬到阿瑶身边,轻轻的将它抱起,阿瑶慢慢化回人形,翎漾怔怔地看着他
“翎漾?孩子”翎安老泪纵横的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只见那身形一颤,肩膀有规律的抖动着
“爷爷,救救阿瑶,爷爷,救救阿瑶。。。”翎漾看到翎安的一瞬间,豆子一般大的眼泪悉数落到阿瑶身上,一双手死死的抓住阿瑶不放,
“这。。。好吧”翎漾长这么大,翎安还是头一次看到翎漾哭成这样,实在有些不忍心
听到想要的答案,翎漾虚脱的晕倒在翎安的怀里,许是不安,一只手仍与阿瑶十指相扣,紧抓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