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血孤魂
小說推薦噬血孤魂
“你是谁?”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两个陌生的人,有些警惕地抱着怀中的孩子对着眼前的男人说
“您别误会,我们并不想对你和你的孩子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只是想要问这里是不是也是有一个跟你同姓的人家住过这里?”鬼沫问
“没有啊!我林玉琴什么时候骗过人了!”说完便不耐烦地把门关上了
絕寵驚世王妃 季桐
开什么玩笑!林玉琴,那不是自己的妈妈的名字么?难道是时光倒流了,那个孩子居然是苏羽琼?
血色曼陀羅の復仇計劃
不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苏羽琼的存在了么?天哪!这是什么狗血剧情啊!
苏羽琼离开时候,步子走得有些踉跄,险些快要跌倒的时候,是鬼沫扶住了她,鬼沫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说;”羽琼!你没事吧!“”那个鬼沫!是不是时光倒流了,那个女人我一看到的时候就感觉她跟自己的妈妈出奇到底相似,可是她居然真得叫林玉琴,林玉琴是自己的妈妈的名字啊!而且她怀里抱的女婴的名字居然是自己的名字,苏羽琼,你听到了么?鬼沫!她叫那个女儿叫‘羽琼’?“
萬水千山走遍
煞神王爺傾心妃 葉伊月
錦繡商途 一醉千梵
再見,洛麗塔 莉莉菲
看着有些近乎失控的苏羽琼,鬼沫只是淡淡地笑着,然后把手搭在她的肩上说:”无论现在是何年何月,起码你都知道了你的父母都很幸福地活着啊!起码上天不会让苏梦璃这个人永远地消失,而是利用一个婴儿来延续这个名字的生命啊!“”是么?“苏羽琼被他的一番话给震惊到了”是啊!“
对啊!不是说要看看自己的亲人们幸福自己就会安心的么?那样的话就算死在那个黑甲大人的手里自己也安心了,就算现在身为吸血鬼的自己瞬间灰飞烟灭自己也该也死心了
苏羽琼捶着自己的长发说:”算了!鬼沫!我们回公寓吧!“”好!“
傍晚的夕阳很美丽,将两个人的身影拖得好长好长,那些被故意拉大的伏在地面的影子显得那么孤单与无助仿佛很迷惘似的却又好像飘飘地向下坠,永远回不到正常的空间似的
到了公寓,苏羽琼到浴室里洗澡时,总是对着那扇大镜子不断地提醒自己”苏羽琼!从现在起,你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苏羽琼了!应该说你应该换一个名字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鬼沫羽琼!你是鬼沫的妹妹!而不是姓苏!你不是苏羽琼!“
对了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充满元气的动作,就立刻打开淋浴的水龙头,自顾自地洗起澡来了,而鬼沫心绪有些烦乱,拿着手中的血制剂把玩着想道:这玩意儿到底能够撑多久呢!白爷爷又没详细地告诉自己!真烦啊!
然后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声音,有仰着坐在了沙发上长长的一口气:看来她已经决心要做好鬼沫羽琼这个角色了呢!做自己的妹妹
等等!鬼沫徒然坐直了起来,脸上不好看了起来:那不是自己的妹妹么?那么在人间是不能做一对恋人了么?人界的事情对于兄妹恋什么的是不会容许的吧!那么自己远离啊真正苦恼的人不是她苏羽琼而是自己呢!
等到苏羽琼走出来的时候,鬼沫认真地看着她说:”你真得打算用鬼沫羽琼这个名字么?你真得打算以鬼沫羽琼呆在我身边么?“”是!“
看着眼前自己喜欢的女孩说话没有半点犹豫,自己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说:”好吧!那你先去回房间休息吧!我先洗澡了!“”嗯!“
来到景苏学园时,校长拿下他的墨镜微微地看了眼前的一对兄妹,不禁暗暗地感叹道:真是一堆俊男靓女呢!做兄妹多多少少有些可惜了呢!毕竟这对兄妹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呢!
可是当校长看到那份桌上的资料时候,又犹豫了,这对兄妹是不是分开比较好呢1哥哥如果太受人注目的话,做妹妹的话总会有些压力的啊!但是着恶搞女孩也还不差呢!呵呵
于是提起笔勾了一下一个班级
“你们两个一个呆在A班吧!一个呆在B班吧!毕竟你们兄妹两太优秀了,想要把你们都调到B班,你们有意见么?呵呵””谢谢校长!“苏羽琼连忙鞠躬道歉就高兴地牵起自己的哥哥,哦不!是牵着鬼沫离开了
校长不禁盯着远去的兴奋的背影说:“真是一堆好学的兄妹呢!第一天上学就那么兴奋以及精神饱满呢!呵呵”
“大家好!我是鬼沫羽琼!”
“大家好!我是鬼沫木也!”
在场的人立刻震惊了
“好卡哇伊的女孩哦!”
“好帅的的哥哥啊!眼睛居然是冰蓝色的!”
沖上蕓霄:異界修真女
“真是一堆绝佳的兄妹呢!”
男生们自然更多关注些可爱的羽琼,可是当那冰蓝色的眼瞳一下子变成猩红冷冷地扫过去的时候,男生倒是消停了不少!
苏羽琼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鬼沫,暗想:这家伙难道实在吃醋么?真是的!自己跟他现在可是兄妹啊!那么一个猩红的眼睛不是让大家看穿你的真实想法了么?”鬼沫兄妹是刚刚从日本回来转学的,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指教哦!当然也希望鬼沫兄妹也能和大家和谐相处哦!“班导是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女老师,正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身边的可爱的女孩和那个冷漠的出奇的安静的眼睛徒然猩红的少年说道”好!一定的!“苏羽琼微笑着看着那些人说道”哇哇哇!好卡哇伊啊!“”太漂亮了!“
于是一个早上几乎内有上成课,而是那些同学们兴奋地议论着鬼沫兄妹的讨论课
这时突然有一个女生好奇地拉过来问着说:”那个鬼沫木也真是你的哥哥么?“
苏羽琼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啊!真得好帅了呢!没想到眼瞳居然可以变色呢!他是不是生气的时候眼睛变得跟血一样猩红呢!”
“哎?你怎么知道?”苏羽琼连忙急切地问道,难道这个问着自己问题但是女生已经识破自己跟鬼沫木也的真正身份了么?
少年飄泊者 蔣光慈
“这肯定的啊!只是一般人的眼瞳红不到他那种效果呢!”
苏羽琼的后脑勺忍不住了冒出几滴冷汗:原来如此!
不管以后发生着什么,都只是梦而已吧!我们彼此只要相互关心迈向未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