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的救贖
小說推薦妖孽的救贖
馨雅返回到了学校,老师都快气疯了,颤抖着手指指着馨雅,宽大的眼镜下面的两双眼睛冒着怒火。
“安馨雅,你……你干脆别上了。”
啪的一声巨响,老师手里的教案重重的摔倒讲桌上,底下的同学都大气不敢出一下,莫蓝惜此刻却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脸上一副幸灾乐祸,眸光瞟向一旁的夏颖,顿时冷冽了下。
夏颖正在看着馨雅,双手握成拳,似乎是再为馨雅祈祷。
九皇纏寵,萌妃十三歲
少女妖王:殿下別鬧
“老师,你生这么大的气嘛?”欧亚晨靠在椅背上,手里转着手机,眼眸冷冽的盯着讲台上的女人。
老师明显顿了顿,然后一改刚才的凶狠面容,献媚的笑马上在脸上浮现。
“欧少爷,对不起吓到你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只是这个馨雅太过分了,在罚站期间竟然跑出去,而且也没有交检讨,像我们这样的学校,怎么会容许这样的人存在呢。”
“行了。”欧亚晨烦躁的打断她,听着语气里的不耐烦,老师更是下了一跳。
後宮:勤妃傳 梁夜白
“晨说的对,馨雅也不是有意的?她刚转学不久,自然要适应我们的学校,所以犯下错误可以理解的,老师你觉得不是么?”夏颖悠悠的在台下说,语气很是诚恳,连晨都觉得夏颖跟变了一个人一般。
谁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总共有十大家族,这十大家族都可以只手遮天,没有人敢管。这所学校也是这十大家族投资建立的,四大校花和四大校草便是这十大家族里面的八个,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老师,怎么能得罪的起欧亚晨。
至于这个老师,现在责骂馨雅就是她查看了馨雅的档案,这个女孩的背景资料没有像其他八位那样强大,所以怒气只好发到了馨雅的身上。
批评之前她是仔细查看过馨雅在学校里的档案,发现不是什么贵族,所以这才敢训斥的,没想到这件事会惹得欧少爷不开心。
老师的全身都开始冒冷汗,刚刚嚣张的气焰现在全都没有了。
“是我带馨雅出去的,你有意见吗?”淡淡的声音传到耳边,老师明显的一怔,灿笑着马上说着:“原来是欧少爷带的啊,我认为现在就应该出去走走,在外面站2个小时会吃不消的,馨雅是老师不好没有考虑到这点,下次一定不会这样的,刚刚有没有吓到你,如果吓到你那就抱歉了。”
七芒騎士
馨雅淡淡的憋了一眼这个老师,心里面对这个老师极为不满意,势利眼,哼。
隨身玉佩 我的小面包
一场风暴就这样过去了,事后老师找她道歉,语气极为恭敬,毕竟当上圣婴学院的老师是多么的不容易,每个月的工资是其他学院的老师的十倍还多,欧少爷都已经说到了那个份上,如果她还不明白的话,那她就白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了。
“诶诶诶,馨雅,你们昨天去哪了?”下课铃刚刚打响,教室里面的同学唧唧喳喳的说起话来,老师刚走到门口,宇马上两手放到馨雅的桌子上,眨巴着眼睛问着。
“额。”馨雅扯了扯嘴角,一个坏坏的主意马上在脑海里出现,她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拖起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直视夏黎宇。
夏黎宇马上两眼发光,刚刚上课的时候他一直问欧亚晨都没有问出什么,好奇心都折磨了他一节课,现在听馨雅这样一说,不由得内心迫不及待了,心情更是兴奋到了极点,就连心脏都快到了嗓子眼里。
“恩……”馨雅做出一个思考的样子,眼睛看向窗外,故意拖长音调,余光观察着夏黎宇,看到他越来越激动的表情,馨雅在心里面偷笑,然后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耸耸肩说:“这个其实我非常想告诉你,但是我不能说。”
夏黎宇顿时觉得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把刚刚所有的热情都熄灭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耷拉下脑袋坐在馨雅的对面,眼里的祈求越来越浓,直逼馨雅。
馨雅尴尬的撇开脑袋不去看他,手指在桌子上渐渐的敲击着,兴致很高的观察着外面大好的景色,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突然她睁大的眼眸,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里面。
那片小树林树很茂盛,只能看到大片的绿色,别人也许看不到,可是她看到了那片小树林散发着奇异的紫色光芒,然后有一块地方的树叶突然变得没有了,这是透视魔法,只有懂得魔法的人才可以看得到。
莫蓝惜直直的头发垂在两肩,雪白的胳膊上一只黑色的蝴蝶在上面,眼角有淡淡的黑色,手里面拿着和以前白汐琰差不多的紫***。
身上的衣服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也是魔法衣,是用魔法变身以后的衣服。此刻莫蓝惜抬眸,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睛直视馨雅,周围散发出邪恶的紫色光芒。
拒生蛋:我的七條蛇相公!
只是一眼,紫色的光芒瞬间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透视魔法也紧接着消失,一切都恢复平静,馨雅咬住唇,一股特别不好的感觉在心里蔓延。
夏黎宇皱起眉,仔细的观察着馨雅的表情,然后目光顺着馨雅看的方向看去,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同,不禁疑惑馨雅为什么一瞬间脸上闪过很多表情,有慌乱,有震惊,还有一丝不可置信。
馨雅缓过神,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唾沫,夏黎宇叫了她好多声都不见回应,然后手臂抓上她的手臂。
馨雅一抖,另一只手马上朝着夏黎宇脖子的地方伸去,伸到一半猛的停下来。夏黎宇没有想到馨雅的反应这么剧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额,对不起啊,我以为你是…坏人呢。”馨雅小声的道歉,有些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臂,然后看着夏黎宇有些呆愣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着:“没有吓到你吧。”
夏黎宇叹了一口气,哀怨的说:“何止是吓到这么简单呢,我的心脏病都快犯了。”说完,捂着心脏的位置。
馨雅撇撇嘴,有那么夸张吗?她还感觉也被吓得不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