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皇地後
小說推薦皇皇地後
凤族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凤阳刚刚将九月下葬,玄珠在媚院哭得撕心裂肺,族人都在感叹玄珠孝心可佳,对嫡母至亲至深,还听得她的大叫声:“娘,你怎么能丢下女儿一个人去了,你让女儿以后怎么活呀?!”又不免对这句话感到夸张。
錦繡小娘子 林錦
玄珠摇晃着凤媚的身子,那千娇百媚的人,躺在那一动不动,往日里或嗔或怒的神情都没有出现过,连嘴也懒得动了一般紧闭双唇。
她觉得有些不真实,昨天还见她娘还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她就去关了一天的黑室,一回来,怎么她娘就没气了?
她知道她娘昨天精神不太好,在平时,不都是休息一下,就很快会恢复了吗?怎么这次就这样了?
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窒息感,族里就只有娘护着她,宠着她,娘要没了,爹爹不爱,族人不喜,从此以后她就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她突然有种深深的凉意。
凤壬潜伏在暗中,偷偷看了玄珠屋里的情况,一看吓了一跳,顾不得隐藏身份的事,赶紧打出一道橙色火焰。
凤阳收到消息后,面如死灰。九月刚死,他从打击中还没有缓过神来,现在凤媚也没了,他是真的束手无措了。
凤阳一个随从都没带,火急火燎赶到媚院,室内红纱飘渺,往日映得凤媚脸比花娇,此时脸上无一丝血色,苍白如雪,一股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两眼一黑,裁倒在地。
九月在暗处看得心急,眼看着要冲出来,被一双布满皱纹手拉住了她,那双手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斑点,看上去十分丑陋。
“月儿,我失踪多年,为得就是保全您和皇皇,您可不要辜负了我的良苦用心。凤阳有族人照看,不会有事,您放心好了。”
九月泪眼朦胧的望着眼前白发白须,老态龙钟的老人,心被狠狠的抽了一下,扑倒在他怀里,哽咽道:“对不起,爹。是女儿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还无法为您尽孝。”
凤虬和蔼可亲的摸着她的头,笑道:“我不求您尽孝,只求您们娘俩好好的活着,这样,我这把老骨头也就死而无撼了。”
“爹,您别这样说,您会活得好好的,您还要看着皇皇结婚生子,对吧?”九月仰着脸,美眸中泪水涟漪,不曾掩饰掉她的期望。
星際豪門 惡風
她被凤媚毁了容,在看到脸上那一道触目惊心的红时,她确实惊吓得尖叫了起来,紧接着被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塞了一颗药丸,然后就失去知觉。
她再次睁眼看见她爹时,她以为她已经死了,她爹只是淡淡的摸了摸她的脸,混沌的双目是道不出的一言难尽。爹手上的老茧刮得她脸生疼,那温温的热度告诉她,她爹是个大活人。
她爹只告诉她要好好的在暗处活着,当皇皇成为地神的那一天时,就是她光明正大回到凤族的时候,那一刻,她为皇皇高兴,为自己感到高兴,从没想过,她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福晉有喜:四爺,攻為上!
可此时,她不想要皇皇成为什么地神,只求她爹好好的活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活着,名号地位,她都不稀罕。
凤虬不忍打破九月美好的希望,笑着点了点头,两人都静默在暗处观望。
凤壬打出一道火焰后便离开了这里,也没有看到凤虬和九月,否则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活见鬼了,而凤虬和九月也同样这样认为。
玄珠麻木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凤阳,又将脸面向凤媚,轻声细语道:“娘,您看,爹都被您吓摔倒了,您快起来扶他呀,您不扶爹爹,爹爹就会生气了。爹爹一生气就会不理您了。”
屋外的婆子听到响声,推门进来,看到凤阳倒在地上,吓得立刻去扶。
“族长,你还好吧?”
她见凤阳扶都扶不动,吓得手脚发寒,声音都变了,冲门外大喊:“快叫大长老来,族长晕倒了。”
黑籃論打敗瑪麗蘇情敵的正確方法
玄珠其实对凤阳并没有什么情绪,从他罚她进黑室的那一刻,她就不理解她爹。那个在她娘面前口口声声说最喜欢她,可是他把最好的都给了皇皇。在皇皇还是一个假脉士的时候,就把族长之位定给了皇皇,让她在族里受尽白眼,吃尽暗算,恐怕她自己都算不清楚。
玄珠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让她娘起来的话,她娘就跟没听见一样,安详的躺在那。
大长老带了一群人进来,一眼就看到玄珠孤零零的坐在床头,嘴上温言细语,神情却很茫然。她这么小,又是庶出的女儿,族里都没什么人是真心待她,全凭凤媚为她遮风挡雨。九月的死对凤阳打击很大,如今凤媚也没了,凤阳一时半会怕是缓不过神来,自然也无瑕顾及她,这以后怕是要孤独无依了。
大长老的心似乎被揪了一下,走到玄珠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这肩膀也是瘦若无骨,宽慰道:“玄珠,不要害怕,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玄珠侧首看到大长老慈祥的脸,他的语气从未如此的温和,笑道:“我娘的后事就有劳大长老了。”
星際打臉之旅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规格同九月一样。”
玄珠道:“谢谢!”
玄珠很快振作起来,她娘没了,那么她必须要镇定,不能自乱手脚。她出了媚院,将他爹手下伺候的人问了个遍,唯独不见小玉,有个婆子上前道:“大长老把小玉叫去伺候族长。”
玄珠见她欲言又止,道:“我爹落了一样东西在我娘那,你随我取了给我爹送去。”
那婆子应了一声,跟着玄珠出去,待走到无人之地,才慢慢靠近玄珠,低声道:“二夫人最后见过的人是小玉。”
玄珠冷笑,继续不动声色的往前走,道:“你为何要和我说这个?”
信仰神國
那婆子道:“老婆子是二夫人的人。”
玄珠释然,她知道她娘在她爹身边安排了眼线,但不知道是何人,道:“如今我娘没了,你还愿意追随我,我今后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那婆子道:“替主子办事,是老婆子的份内之事,不敢邀赏。”
玄珠点了点头,才放心的问:“你叫什么?”
那婆子道:“二小姐叫老婆子安婆即可。”
玄珠道:“安婆,替我注意着小玉的一举一动。”
安婆应诺,玄珠去屋里取了凤阳刚落下的汗巾,让安婆送去,借此留在凤阳身边,监视小玉的一举一动。
凤媚的丧事办得隆重,一切照着九月的规格,丧礼乐队就着现成的。凤阳还在晕迷中,一切大小事宜都是大长老在操持,其他几个长老协助,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玄珠披麻戴孝,从头到尾都没哭过,有人说她铁石心肠,有人说她悲伤过度,哭过了头。这一切一切的言论,玄珠充耳不闻。
连一向她最看不惯的凤恬找她的茬,她也忍过去了,一下让族里的人看到玄珠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格外懂事。
玄珠只是冷笑,人家说得再多,她身上也不会掉一块肉,从今往后她只要管好她自己的事就好,别人的舌根子,她忍得下就忍,忍不下就找机会割了。
望着灵堂两个牌位,爱妻九月之灵位,爱妾凤媚之灵位,玄珠突然讽刺的笑了,她娘是个地仙脉士,入得族谱之上却是个妾,一个假脉士却是个妻,人生这场戏还真是好看。
她上前在九月的灵位前磕了三个响头,死者为大,她以前是不喜欢九月和皇皇,认为她们夺走了她的一切。可真当她们都没在时,她才发现,她之前的那些认为真是幼稚,族人俯首权位,更尊重强者,她以后一定要成为强者!
她娘死后,起码有她守灵,九月死后,连个守灵的人也没有,她娘以前羡慕九月,若现在看到,一定会为九月感到悲哀。
她已经听到消息,皇皇带着火凤凰出现在凤氏码头,却管不住自己的地器和火宠,让他们大打出手,火凤凰还受了重伤。皇皇身为火宠召唤人的身份让人产生了怀疑,就算皇皇以后能顺利接手族长之位,恐怕凤氏码头那一幕将永远成为她的污点,随时会被人拿出来诟病。
皇皇以后的日子比她好不哪去,她们还真是同病相怜的姐妹花,只是她不会忘记,皇皇比她拥有的多很多,她若不成长,只会被其他脉士踩在脚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