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時與紅鳥
小說推薦幻時與紅鳥
眼前这个男子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型拽酷霸。单薄的黑色衬衣挡不住两块胸肌和八块腹肌。黑色的墨镜下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浑身散发着一种浓郁的霸王气息以及屌丝气场。他把头发往后一甩(然而并没有长头发),正咧嘴笑看着我。
——金老板,以下称“老金”,是几年前白城中的赌王,几年后花费了三万两白银买下了这块风水宝地,取名为一枝风月,名字可见有多么爱好女色了。
“白小姐”老金笑笑,“这一枝风月是我的地盘,打狗也要看主人吧,你让是让谁滚?”我脑袋被一个冰冷的东西顶着。这触感是新型的勃朗特。一发子弹就能削掉半边脑袋的犹如***一般的神器,这个男人有点背景。
这次出门我只带了寇征,号称“三枪之首”,我们的处境依旧不妙啊,我有些后悔没带上白府的苍鹰。
“白小姐,我敬你是白府的大小姐,给您摆了接风宴,您却三番五次的不给我金某面子,还打伤了我的兄弟,我呢,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摸了手上的玉扳指“可是兄弟们都不服啊,您说怎么办呢?”
三个小时前,我前往一枝风月,为调解之前的矛盾。他们摆了死刑前的“最后一宴”,饭菜虽好,山珍海味,但被一群人拿着刀子盯着,就算是满汉全席也吃不下吧!然后来了混混像的老金直往我身上扑,寇征的枪一出手,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
两个当事人都被抢顶着,硝烟弥漫开来,我笑着看向他:“那金老板不如和我坐下来谈谈?”我摆了摆手,寇征放下了手中的枪,却没有上保险。金老板似乎也不在意,我脑袋旁的冰冷的枪管也移开了,几位比基尼女郎上了茶,气氛才缓和许多。
我和金老板面对面坐在赌桌两侧,赌桌很长有四米左右,虽不是安全距离,但好歹在突发状况前有反应时间。我身边站着寇征,对面是一个白胡子老人,似乎是管家,身材臃肿的西服在他身上都失去了本该有的气质,整一个暮年老人的形象。但我没蠢到相信这个老人手无缚鸡之力。能在赌场上出现的都不是一般人,试想赌场失意,难免擦枪走火。没点本事如何立足呢?包括那几位低眉顺眼的给老金捏肩捶腿的比基尼女郎。
我状似随意的吹了吹杯中的浮沫,并不急着喝下去,而是隔着水烟瞧着金老板的表情。
隱龍現世 月華淚
谈判最忌惊慌失措,都是等着对方先耐不住性子,而最冷静的人往往能把握先机。金老板似乎深谙此道。他从容向我举了举杯子,一饮而尽,立刻有女郎上前倒酒。他往牛皮沙发上一靠,两手交叉在胸前,翘起了二郎腿,屌丝气场更加浓郁。我强忍不适,妩媚一笑。
“白小姐,好像不喜欢我这儿的大红袍啊!听朋友说,您只喝西藏高原上的,其余您是瞧也不瞧上一眼,今儿个我还特意准备了一壶,您不尝尝吗?”老金的语气温和的像是对老有说话,我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抱歉,您那位朋友可能搞错,这虽产自西藏,却不是西疆的,我从不喝东疆的大红袍,感谢您的盛情,我怕是无福消受了。”我抱歉的说。虽然我对茶挑剔,但若是好友买的,来者不拒,若是别人的,就算渴着自己,也不会去碰。一来怕毒,二来有钱人总爱在茶中放上各色香料,味道也是千奇百怪。
綁匪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吃柚子
“不知,金老板想怎样息事宁人啊?”我赌五毛,老金绝对是希望我自己把这事儿说出来,他好狮子大开口。这只老狐狸。
“钱不是问题,大家身价都不低,痛快一些,把伤我兄弟的人,砍去两双手送到我面前来,我可以保证您能舒舒服服的从大门里走出去,白小姐觉得如何啊?”打残金福来,是我让寇征干的,敢动我的人,门都没有。
“金老板是想要我这双手啊!”我淡定的看向他。
“哈哈,白小姐这玩笑就开大了吧,您这双白若凝脂的手我怎么好意思要呢?若真是而真实您做的,那要不这样吧!”老金坐直了身子,“听闻代表白家家主的戒指此刻就在您手上,我只想亲眼瞧瞧,五分钟就好。”老金露出了我只是看看什么都不做的真挚的表情。
笑话,这么重要的东西岂是想借就能借的?那我还不如直接挂城墙上上大家围观岂不是更好?再说我这里乖乖把戒指交出来,哪里有命回去。
末世之異能覺醒 一抹冷色
紈絝狂少 佐子月
我盯住他伸过来的咸猪手,皱起了眉头。钟楼敲了两声,表示午后两点已经到了。我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不好意思啊,金老板,我手上没有您要的东西,我手上带着的是您之前送的石头,您不会忘了吧!”我抱歉的说。
“啊对对对,确实有这件事,是我忘了,那要不……”老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这几年,想得到白家戒指的人多了去了,你不必装成这副样子来骗戒指。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我保持着外交家的样板笑,要不是身上还有任务,真想把他那副坑脏的人皮面具撕下来。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他恢复了原本的声音,有点儿娘气,还有点儿耳熟。
邪凰歸來:廢柴逆天太子妃
“第一,从前金老板同我喝茶就已经知道我爱和怎样的茶,而你完全不懂我。第二,金老板却是好色,但他从不敢在我面前放肆,而你出场的时候干了什么你自己知道。第三,金老板平时从不会忘了带订婚戒指,并且每次都会向我炫耀它的价值不菲,这点你也忘了。第三,金老板有洁癖,没到室内要么换一双鞋子,要么请他的女郎们擦干净鞋上的污泥,否则他宁愿不进门,现在你自己看看你的写有多脏吧。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金老板的手下对他是敬重,但他们在伺候你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们的恐惧。而且梅西差点摔跤了,介绍一下他是金老板的私人秘书,最懂她的人没有之一,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但就在刚才,她差点被你的声音吓到了。”我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打趣的问道:“你需要辩解一下吗?或者帮你请个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