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花開香滿堂
小說推薦薔薇花開香滿堂
天下HD之爱无悔
序章   创世录
传说中,大道、玄素、拾得三位神创世。天地初生,清气上升为神,浊气下沉为魔。而在此之间的凡人则吸取了天地间游离的通灵清气浊气,是能与神灵抗衡的存在。为避免凡人能与神灵平起平坐,同时避免凡人无法承受心魔和妄念的腐蚀与诱惑,仙界神灵从凡人身上抽取了绝大部分浊气将之封印。同时封印的,还有这浊气中自带来的力量、野心、狂妄等等。这些被封印的浊气构成了大荒凡间对应的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黑暗弥漫的旷野中,踯躅着幽灵一般的影子——邪影。每一个邪影都对应一个大荒的凡人,代表着凡人被封印和压抑的力量与欲念。
古往今来,觊觎邪影力量的人都大有人在。传说,三位神创世时所作的三卷天书便记载着获得邪影力量的强大法术,不仅仅可使人法力通天,更记载着让人起死回生、逆天改命,通向成神之路的秘密。三卷天书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散佚而不可得,至今只有寥寥残卷传世。实际上,后世所称的三卷天书是一个泛称,指的是神明创世时留下的法术,而现在传世的大多是赝本、残本或者被篡改修订过的版本。尽管如此,不仅凡人觊觎三卷天书,修道者更是对其趋之若鹜。许多修道人认为,正因为力量已被封印,凡人才会有生老病死,他们的命运才会被神明玩弄于鼓掌之间。若能通过天书残卷记载的手段强行召唤邪影与主人融合,凡人便可获得逆天改命的实力。相比庸庸碌碌的普通人而言,修道者对于三卷天书的认识更加切中实际一些:某一卷天书中记载有大荒通往邪影世界的道路。如若施术人的法术足够,便可开启或者封印邪影世界,否则会被邪影世界吞噬。
相识
我是狐仙婉灵的水云涧里的一条鲤鱼精,苦修千年终成人形,但距离成仙还差一大截。我以为我会跟婉灵一样,为天下苍生谋福祉,而后顺利地位列仙班。
从未出过水云涧的我从一出生到成人形的这千年中,我只认得同在这水云涧里修行的妖精,我也从未想过要触及男女之情,直到遇见了商绝。
那天,我正浮在水面上悠然自得地晒着太阳,下身的鱼尾不时地轻拍着水面,和还未修成人形的同族们戏耍着。
“砰!”
突如其来的巨响让我下了一跳,身上也被溅起的水花打湿。我翻身下水寻找那罪魁祸首,最终在湖的下游找到了那人。
那人在婉灵的脚边躺着,似乎受伤了,婉灵正在施法。等她施法完毕,她将依旧昏迷的那人移回了小木屋里,我跟了上去。
我缠着婉灵问了很多问题,但婉灵只告诉我,这人是个修真者,他的元魂珠脱离了他的身体,这是他命中的劫,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其余的她闭口不谈,说是天机不可泄露。
“我要去采些草药回来,你帮我照看他一下。”婉灵说着便出了门。
也不问问我愿不愿意,我撇了撇嘴。就算我不愿意,在这里也没有人敢胡作非为,因为有婉灵在。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人,那容貌生的不比水云涧的任何一个妖精差,眉宇间透着一股子的浩然正气。可惜了,这么俊的一个人,元魂珠竟然丢了,这也意味着他没有了以前的记忆。
自从那天起,我不知为何便对他念念不忘。我每天以跟婉灵探讨修道之法为由接近他,只是我这点小心思又如何能瞒得过婉灵呢,她一再地暗示我人妖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且他身上背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使命。
那时的我对男女之情一窍不通,我只知道我想天天看到他,只要看到他,我的心便觉得无比的满足。对婉灵的警告,我充耳不闻,婉灵苦劝无果,便想将我封印在湖底。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跪在婉灵的面前,恳求她不要将我封印。商绝也替我求情,婉灵无可奈何。
“罢了罢了,云鲤,你要为你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承担日后的业报。”婉灵甩袖进了屋,言语间满是愤懑。
“谢谢你,商绝。”我笑着对商绝说道,眼角有泪滑落。原来,鱼也是有泪的!
“没什么,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婉灵姑娘没有权利限制你的自由。”他将我扶起,伸手拂去我脸上的泪珠,唇角微扬,那一刻,我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我只看得到他。
第二章   离开
翌日,我又来到婉灵的小屋,商绝说他跟婉灵即将离开水云涧,去寻找他的记忆,并寻找散落在大荒各地的天书残卷拯救苍生。
“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去。”我知道他这一走不知何时会再回来,也许,不会再回来这里。
“云鲤姑娘,此行路途艰险,你还是留在这里,万一,你有什么事,我难辞其咎。”商绝说道。
“拯救苍生我也有责任,凭什么功劳让你们两个占了去。再者,是我自己要跟着去的,关你什么事了。”我说道。
Hold住愛,毒舌律師的腹黑妻 依若
最终,商绝还是对我妥协了。我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他,帮助他了。
告别了水云涧的众妖精,我带了一罐水在身边,跟着商绝和婉灵离开了这个我生活了千年的地方。
“云鲤姑娘,就这样离开了,你不会不舍得?”商绝笑道。
“拯救苍生也是我的夙愿,我可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我说道。
都市巨靈 鬼谷仙
我相信,总有一日,所有的凡人,都能找到自己的邪影,与之融合,这时凡人亦能拥有与天地神魔对抗的力量,我们将开创全新的天下,不受任何人的掣肘,东海与幽都,甚至创世的神灵都会尊重我们的自由。
这是玉玑子说的,玉玑子是何许人,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因为他的一意孤行,而导致了天下更加混乱,而玉玑子本人也不知所踪。
大荒历530年,帝启崩,新帝太康即位。太康初年,传闻太虚观掌门由于自身邪影反噬打开封印幽都妖魔的太古铜门,顿时整个大荒妖魔横行、血雨腥风,大荒各势力相继沦陷。江山满目疮痍,许多地盘都盘踞着妖魔鬼怪。
大荒历536年,在两军大荒与幽都的激烈对抗中,玉玑子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渔翁得利,最终获得自己所需的天书残卷,并解读出其中载有邪影之世的关键部分。
为测试天书中术法的效力,玉玑子决定避开大道的耳目,实验天书中逆天改命的力量,打开邪影的世界,召唤师傅冷喻还未完全消散的邪影之种,进而使其师傅冷喻起死回生。
大荒、幽都各势力得知玉玑子已得天书后,正派势力不愿其获得强大的力量而颠覆现有的秩序,因此合力围剿玉玑子,并试图攫取天书残卷;幽都势力心怀鬼胎,暗中窥伺准备坐收渔翁之利。而在玉玑子按照天书的指引来到囚龙山祭天台时,潜伏的各大荒势力鱼贯而出,围攻玉玑子誓将其生擒。玉玑子当即划下法阵、祭起天书并开始布下解开封印的咒符,没有人想到的是,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虚无的空洞漩涡——散发出浓重的浊气,吞噬着众人的力量,激发着人类的恶念。
農門醫香
原来,神灵在天书残卷里,真正留下的只有毁灭邪影之世的方法。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一旦成功唤醒,倾覆的不仅是邪影之世,与之互为镜面的人类之世也会遭受池鱼之灾。之所以放出风来,说书中有能解开邪影世界封印的咒符,只是为了布下机关,清除剿灭那些好奇的、敢于挑战神灵威严的人类。此时法阵外的众人有些受到恶念的影响开始相互屠杀,有的被自身邪影反噬当场暴毙而亡,场面一片混乱。
以玉玑子当时的修为,他根本无法召唤师傅的邪影,甚至无法控制自己所开启的法阵力量,只能眼见着虚无的漩涡越扩越大,吞噬着更多的灵魂。玉玑子此刻只能痛苦而无奈地承认,纵使自己天纵奇才,身负云麓仙居和太虚观两重道法,仍然无法逆转神灵绝对的力量。眼见法力不支,玉玑子毅然用术法击碎了作为媒介的天书,冒着法术反噬的风险来强行中断施法。从此,天书残卷散落各地,而玉玑子的一部分魂魄被法术反噬的力量打散又融合,如浮萍一般浑浑噩噩飘落各地……
天机营
经过三天的跋涉,我们来到了一个军营处。只是还未等我们靠近,便被箭雨生生逼退五里地。我很是恼火,怎就无缘无故就开打呢,我方想出手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却被婉灵拦住。
“这里是天机营。”婉灵说道。
“天机营?”我问道。
原来,天机营的第一任营主是当年黄帝的大将军应龙,他们注重的是个人的防御技巧和精细的战斗方法,精通于防御和盾牌的使用。天机营部众同时还修炼黄帝时风后所传授的阵法。运用玄天阵法者,能吸取天地之气,提升己身战力。玄天阵法另有一特异之处是结阵人数越多,阵法威力越大,能让结群的天机营战士发挥最大的群体战斗力。成群的天机营战士,战斗力不下于一位顶级高手。
天机营的人是属于军队的战士,因此行事作风非常严谨,每一件事都注重条理性和次序性。同时因为受军队的控制,一般有什么事都隐藏起来而不外露,外人无法轻易揣测天机营战士心中的想法。
“原来是正道中人,如果能让其为我所用,那拯救苍生之命就离成功更近一步了。”商绝很是开心。他让婉灵给他变出一面白旗来,一边举着白旗拼命地摇动着,一边让我们跟着慢慢靠近天机营。
我翻了翻白眼,靠近天机营还需如此费周折吗?婉灵一个挥手间就能搞定的事情。商绝却说要诚心诚意,对方才会领情。
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做法的确让天机营的人戒心有所松懈,天机营的现任营主凤鸣接见了我们,商绝只说了三句话便让凤鸣答应与我们一起去寻找天书残卷了。
一句是拯救苍生,人人有责。
一句是人多力量大。
最后一句是唇亡齿寒。
“三位不嫌弃的话,在舍下稍事休息,待本营主将营里的事情打点好了,明日再出发,如何?”凤鸣说道。
“如此甚好。”商绝说道。
腹黑少爺霸道愛 筱嘴、嘟啊嘟
凤鸣做了个请的动作,商绝便与她并肩而行,向后院走去。
其实我没有很喜欢凤鸣,我从未见过一个女人穿着打扮如此乖张的,她穿着一件裹胸式的上衣,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胸部,稍微有个动作,便犹如两只小兔子一般跳动着。她的手臂上戴着上窄下宽的束袖,下身一条宽大的裤子,腰间一条纱带,一头长发用羽冠高高束起。
最重要的是,商绝的眼睛从看到凤鸣开始就没有离开过!!这点让我很生气。
“她真的不是从幽都来迷惑我们的妖精吗?”我看着走在前头的凤鸣,在婉灵耳边轻语道。
“如果是妖精的话,她现在还能好好地走在我们前头?”婉灵白了我一眼,也是,以婉灵的修行,只要是妖精她不会不知道的。
凤鸣把我们安排在东院,对丫鬟叮嘱了几句,便去处理军务了。这后院的丫鬟们,穿着打扮竟然跟凤鸣相差无几,只是少了些装饰。
如此大胆地穿着让我瞠目结舌,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喂,看够了没有,人都走远了。”我伸手在商绝的眼前晃了晃,我跟婉灵的姿色可不比那凤鸣差,真不知商绝是不是眼睛被驴给踢了,竟然看不见。
“我们进去休息吧。”商绝回过神来,脸色微红。
暗杀
夜黑风高,我正在打坐练功,突然一阵风刮过,带着丝丝残忍。随即便听到叮叮当当地打斗声。我收好气息,刚打开门,一个黑影便朝我扑来。我急忙向后掠去,右手唤出御龙剑,挡住来人的攻击。
“御龙剑?!”来人认出我手中的宝剑,转身便想逃跑,我追了上去,一剑结果了其性命,原来是一只鬣狗精。水云涧里也是有鬣狗的,只是不像其这么残忍嗜血。
我跑出房间,发现商绝被几个妖精给围困住,我一个飞身至前,堪堪挡住了欲从背后偷袭商绝的妖精。
“御龙剑!”围住商绝的那几个妖精也认得我手中的御龙剑,攻击愈发地狠绝。
御龙剑在我记事的时候便一直跟着我,与其说是跟着我,不如说是我跟着它,因为它一直在我的体内,直到我修炼成人形,会使用兵器的时候,在婉灵的指点下,我才把它唤醒。
相传御龙剑乃是吸取了天地精华铸造而成的一把神兵利器,谁得到它便能得到天下,只有有缘者才能得到它,并勤加练习,才能与它合二为一。当拥有者与其合二为一时,便会难逢对手,天下也就唾手可得。
这个说法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因为至今我也没有与其合二为一。
我能感觉到这些妖精的修为不在我之下,纵使我有御龙剑在手,也寡不敌众,渐渐败下风来。
我一边抵挡着攻击,一边找寻着婉灵,却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只有凤鸣在同我们一同作战。想来对方定是了解天机营的特点,因此采用一一攻破的方法,以达到让我们溃败的目的。
我想这些妖精必定是从幽都而来,想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因而想要将我们灭口,好自己得到天书,从而一统天下。
“若是想要真正帮助商绝,那就为他死吧。”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沙哑低沉,似乎又带着一种魔力。
“为他死?”
“是的,为他死,只有你死了,才能成就他。”那个声音又说道。
“真的吗?”
“你死了,你的魂魄便会附着在御龙剑上,你和御龙剑本就是一体,你就是御龙剑,御龙剑就是你。而商绝就是那个有缘人。”那个声音说道。
通靈紀實 黑色綿羊
我想找寻声音的来源,周围却再无他人。
“不用找了,你是找不到我的。记住我说的话,你的死才能成就商绝。”那个声音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而他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的死如果真的能够成就商绝,那我愿意为他而死。
因为走了神,我被击倒在地,御龙剑也掉在一旁,我抬头,剑光闪过我的双眼,而商绝还在奋战中。我来不及思考,扑到他的跟前,替他挡下了这一剑。
我听见了心脏被剑刺穿的声音,与此同时,我看到了婉灵,她将这群妖精击退,看向我的眼神里有惋惜,有怜爱。
“云鲤!你别睡,云鲤!”商绝抱着我下坠的身子,捂住我冒血的伤口,声音哽咽。“婉灵,你救救云鲤,你救救她!”
婉灵叹息着摇了摇头:“她方才已经被震碎五脏六腑,又替你挡了一剑,我也回天乏术。”
商绝为我哭了,这是不是说明他也喜欢我?可惜这个答案,我再也不能知晓了,我的魂魄已经脱离了我的身体……
大结局   御龙剑
云鲤的魂魄进入了御龙剑内,御龙剑散发出一阵红光,缓缓飞到商绝的面前,云鲤的身体在商绝的怀里变成无数星光,消失不见。
昨夜之燈 瓊瑤
云鲤,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商绝握住御龙剑,砍断了一旁的树。
“云鲤本是由御龙剑幻化而来,如今她也算是回归本体,你不必太过伤怀。”婉灵的声音仿若从天际而来,不带一丝温度。
“如果你早点出现,她就不会死了。”商绝低沉的声音打击着婉灵的心,然婉灵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如果当初她毅然决然地将云鲤封印在湖底,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