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正如月牙宝船之上的金元宝所言,若是自天际鸟瞰整个碎叶城,其形状就是一片巨大的树叶。
上叶宽,下叶窄,而在此叶的根部,仅仅只有一个广场大小,同时这座广场之上,此时正被无数人影围堵的水泄不通。
諸道學宮 碧海藍天是我老婆
这些聚集在广场之上碎叶城之人,极为有秩序的分成了三大部分,皆屏息凝神,不发一言,默默注视着人群最前方的三道人影。
屠夫,裁缝以及鸨母。
偌大的广场之上,寂静无声,只有距离不远处渊川江水的奔流咆哮声源源不断传来,响彻耳畔。
随后众星拱月之下的三人之中,脾气最火爆的屠夫,抬手一扯自己满是油污的衣服领口,继续开口咆哮道:
“诸位,如今咱们碎叶城的形势已然开始大变,如果说这一年半以前通过咱们城北上的人流量激增,还是因为所谓的北海机缘,那么这数月越来越多的人来碎叶城,就代表了整个天下大势的变化。”
碎叶城在经过数万年的发展之后,此时就如同一块被切割的蛋糕,由数个势力整齐瓜分,这其中实力最强者,便是此时带人于广场之上相互碰头的三人。
体型格外魁梧的屠夫,开口传出的声音有着刺耳和暴虐,伴随着滚滚而出的咆哮,浓郁的血腥味开始向外席卷,甚至于所有人耳畔,隐隐响起一阵阵杀猪时所产生的凄厉哀嚎,让所有人面色微变。
誰動了朕的娘親 櫻淘曉玩字
随后三人之中打扮的花枝招展,香味刺鼻的中年鸨母,收起眸子之中的一丝不满之色,娇滴滴的声音传出道:
“屠夫ꓹ 这么多年,你这急性子还是没变ꓹ 猴急猴急的,这天底下的男人可都要知道,这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
“老鸨ꓹ 你他娘的少给我在这儿废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ꓹ 你心里还不清楚?”
愈发愤怒的咆哮声继续自屠夫的口中传出,随后其抬起蒲扇般的右手ꓹ 一把摁住腰间那明晃晃的剁骨刀ꓹ 更为凶狠的气势冲向前方。
同一时间,屠夫身后一位位体型魁梧的凶狠修士同时握住刀柄,犹如尸山血海般杀意冲天而起,下一息,中年鸨母身后的姑娘们同样向前踏出一步,张嘴发出一声怒喝:
微臣 公子歡喜
“放肆!”
在这一瞬间,这处广场上的气氛骤然间变得极为剑拔弩张ꓹ 元气波动连同浓烈煞意相互对冲于一处,发出的刺耳呼啸ꓹ 直接压过了周围渊川流动的巨大轰鸣。
“屠夫ꓹ 你竟然按刀ꓹ 莫非是要和我身后的姑娘们ꓹ 杀一场”
“要知道你们这些剁肉的,平日里可是没少来ꓹ 你们舍得么?”
中年鸨母的回应声之中带着讥讽ꓹ 随后右手紧紧握住腰间刀柄的屠夫ꓹ 满是伤疤的脸上逐渐变得肃穆,声音继续传出道:
進入電影
“这天下变了ꓹ 原本我们在中原呆不住,逃命到了这碎叶城,仗着就是北境荒凉势弱,实在不济,还能去北边避难,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北边出了一头凤凰。”
说到凤凰二字,屠夫咬的格外重,随后其向前猛然踏出一步,巨大狂烈的力量使得整个偌大的碎叶城都好似狠狠一抖,咆哮继续冲天而起:
“北边的凤凰迟早要振翅南下,而碎叶城就在其必经之路上,中原现在处处战乱,这边圣庭和中央上国打生打死,那边青枝和炎绝两国你死我活,使得太虚之地中原所有势力要么蠢蠢欲动,要么人心惶惶。
吸術 獨奏二胡
“作为自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人,你们不是蠢货,自然应该知道假以时日,位于中原和北地夹击之下的我们,下场绝对会不怎么好!
“而且更要注意的是,北境大夏已经对碎叶城出手了,这月牙商会就是最好的证据!”
魁梧屠夫此言,言之凿凿,随后其抬起头注视着面前另外两人的反应,面色骤然一变,继而便是一股深深的愤怒。
因为面前的裁缝和鸨母二人脸上并未有太过凝重和不安之色,反而有些漫不经心,随后花枝招展的中年女子更是直接拿出了一面铜镜,对着自己人老珠黄的脸仔细端倪了起来。
或许是近来皮肤有些暗淡,这使得中年女子脸上露出了些许愤懑之色,紧接着其抬手轻轻一招,自后方的侍女手中,接过一簇粉团,一边对着自己的脸轻拍,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屠夫,你未免也太看的起你自己了,就你一个杀猪的,还要让太玄之地中原和北境大夏同时对付你?
“再说了,你本姑奶奶就觉得这月牙商队多好啊,非但可以存钱,而且几乎任何东西都可以购买,方便的很。
“你也不看看,自从这月牙商队驻扎进碎叶城,我们这些亡命之徒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多大的提升,简直就可以用吃香的喝辣的来形容,更为关键的是,这商会可以赊欠贡品,光光这一点,救了多少人的命。”
顛覆笑傲江湖 夢遊居士(月關)
话音落下之后,中年鸨母将手中粉团往后一丢,伸出手指点向面前的屠夫,以及其身后的魁梧汉子,带着讥讽的声音继续传出道:
“别的不说,屠夫,你回头问问你的那些手下,其中哪一个不是在月牙商会留了不少东西,咱不提能不能打的过,若是真将这月牙商会清出碎叶城,你看他们会不会同意?”
此言一出,紧握住腰间大刀刀柄的屠夫面色变得极为难看,紧接着其刚想开口,便听面前三人之中另一位原本不发一言,一直沉默的裁缝,忽然间开口道:
“我说屠夫,你可真怂。”
三人众之中的裁缝体型纤细,但是却格外高,看上去就如同一根杵在地上的竹竿,同时其声音也极为阴柔,就好似一条毒蛇在耳边吐信,声音继续传出道:
“本裁缝就觉得这大夏并不可怕,你看看他拿下了北境足足一年半,也不敢有所行动,反而修建的城墙固步自封,而这中原诸多势力相互厮杀,根本没空管我们这小小的碎叶城,如此一来,你慌个球。
“这么多年来,咱们啥没见过,恐怕你是打着北境的旗号,藏着自己的祸心吧?”
裁缝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一出,屠夫凶恶得脸变得越来越暴虐,最后直接一把抽出腰间的剁骨刀,整个广场之上出现了一道分割虚空的刀光,气势疯狂爆发。
“你们两个一个人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老子将你们一起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