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抱得良人歸
小說推薦今夜抱得良人歸
杰克森没有杀掉董小眠。但是却更令董小眠害怕。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你是新的魔王了。我可和希利尔那个傻瓜不一样。”
“从最开始第三张塔罗牌的黑色王冠开始就很怀疑了。所以我对一头熊使用了闪耀之光,你去捡尸体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只是被削伤了,其实怀疑就抵消大半了。没想到在骨祀,你居然还有隐藏身份的技能,这一下就对上了。不过,我从一开始就没想杀魔王。”
劉備的日常
董小眠在自己的心口缠绷带,“如果你没有给我捅一刀子,我就更相信了。”
杰克森没有杀了她,只是绑架了她。顺便在她的心口上捅了一刀,刀子不深不致命,但疼得慌。心口渗出来的血,全被杰克森收集了
在董小眠惊恐的目光下,杰克森自己插了自己一刀,收集了自己的心头血。
杰克森把她带到一个很僻远的木屋里。他先扫地,地上露出来铅笔的痕迹,像是个阵法。
“这就是个阵法,我怕画错,就事先用铅笔画了一遍。”
那片海還在不在
杰克森拿出很多物品,其中有很多片龙鳞,分别放在不同的位置上。
然后他拿出两碗血,用手指蘸着,跪在地上描画着。
——这是何等强大的阵法,居然需要魔王和勇者的心头血为引。
董小眠很快就明白了,这个阵法的强大。
毫无预料的,阵中央出现了一个少女,穿着白裙子。与此同时,阵上奇奇怪怪的物品接连消失,少女的身子也越来越趋近于凝实。
【复活阵法】
作用:复活指定的一个人
需要物品:鲛人的眼泪四滴,龙族的逆鳞七片,精灵的金木水火土之心,圣殿的神泉,矮人的魔法石49块……魔王的心头血,勇者的心头血。
注意事项:复活之后的人,仍需要魔王和勇者的心头血每月灌溉一次,十月之后稳定,无需灌溉。每个灵魂只能被复活一次。
重生之器靈師
————————————————杰克森的过去—————————————————
米切特家祖上有过爵位。三百年前,是家里鼎盛时期,盖了一座很大的园子。喷泉和假山.光明神的雕像,冰花小径两边的满天星。至今犹在。
家里人丁不旺,几代单传,又都短寿。米切特是惟一可以继承爵位的胤孙。他还有个姑妈米莉尔,是嫡亲的,比米切特小三岁。这地方叫姑妈为““小娘”。小娘很漂亮。
米切特相貌英俊,也极聪明。他跟过贵族们一起上骑射课,也学过一些基础的魔法。后来做魔法觉醒的时候,发现米切特是上好的天赋,破例让他去了皇家魔法学院。因为家里接连遇到事情,爵位不保,上下需要钱打点,只剩下一个空大架子。他得维持这个家族,供应他和小娘吃饭。停学回乡,做一个骑射老师,这在米切特是一种牺牲。
米切特和米莉尔都住在“城堡”。“城堡”是一座三层的欧式建筑,有着圆圆的顶。一楼舞会大厅里除了灯具和木栏杆,余下的都卖走还钱了,显得空荡荡的。
米切特、米莉尔各住一间卧室,房门对房门。米切特对小娘照顾得很体贴细致。家里生计,虽然拮据,但米切特不让小娘受委屈.
单靠变卖祖产和中学薪水不够用,米切特出另外一种生财之道——竞选勇者。竞选勇者的大多都是亡命之徒。一个人报名,就先给50个银币。这在米切尔看来,已经是一笔巨款了。他报名了。第一天回来的时候,他的衣服干干净净的,脸上也不像打过架一样。
小娘问:“你干嘛去报名,勇者试炼就是死人的,你赶紧给我退回来!”
他握住小娘的手:“你看,我不是没事情吗?”
当然没事情,为了怕小娘担心,米切特花了一个银币,找了一个蹩脚的牧师恢复了一下皮肉伤,至于内脏——家里现在需要钱,没有多余的财力。
勇者试炼两天一次,也被人称为两天一次的大屠杀。活下来的人越来越少,每参加一次的奖金越来越多,休息也从两天变成了四天。
米切特有了钱,带着小娘去了很多他们一直很向往的地方。
勇者试炼的日子,米切特每天回家很晚。小娘也等到很晚,她每天都是担惊受怕的,害怕等到的不是米切特,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带回来一句怕人的话
米切特和所有的竞选者不同。他们中间有逃犯有骑士甚至有祭祀,但都是在魔法学院受过完整教育的人,他活下来很吃力。
一天夜里大雷雨,疾风暴雨,声震屋瓦。而明天,又是一场试炼。小娘神色慌张,推开米切特的房门:“我怕!”“怕?——那你在我这儿呆会儿。”“我跟你睡!”“那使不得!”“使得!使得!”
米切尔已经脱了衣裳,噗的一声把灯吹熄了。
雨还在下。灯灭了,闪电却把屋里照得清楚。
他们陷入无法解决的矛盾之中。他们在ml时觉得很快乐,但是忽然又觉得很痛苦。他们很轻松,又很沉重。他们无法摆脱犯罪感。米切尔从小娇惯,做什么都很任性,她不像米切特整天心烦意乱。她在无法排解时就说:“活该!”但有时又想:死了算了!
隔墙有耳,事清很快外间渐有传闻。街谈巷议,觉得岂有此理。小娘和米切特都不敢到街上走。勇者试炼已经变成十五天一次,活下来的人都会在掌声中回家。只有他,在静默中走向城堡。
刚好,在这个城镇中,试炼已经完成的差不多,所有的幸存者都要到圣城去。他和小娘离开这座县城。
米切尔老是做噩梦。梦见母亲打她,打她的全身,打她的脸;梦见她生了一个怪胎,样子很可怕;梦见她从玉龙雪山失足掉了下来,一直掉,半天也不到地……每次都是大叫醒来。 米切尔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已经显形了。她抚摸着膨大的小腹,说:“我作的孽!我作的孽!报应!报应!”
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 顧西爵
米切尔死了。死于难产血崩。
本来,米切特已经通过勇者试炼赚够了钱,足够他和小娘和他们的孩子活一辈子。他想退出勇者试炼的时候,和小娘好好活下去的时候,他想共度一生的人,不见了。米切特没报名下一场勇者试炼。他把小娘的骨灰装在手制的瓷瓶里带回家乡,在城堡里选一棵桂花,把骨灰埋在桂花下面的土里,埋得很深,很深。
这个时候,大祭司过来找他,教给他复活阵,又帮他报上名。
“请帮我把名字改一下吧”米切尔说。
“改成什么?”大祭司问。
從蠻荒走出的強 小無相公
“随便,反正不要叫米切特。”
之后的勇者,名字叫杰克森。
——————————————————————————————————————————
“求求你,还有十个月,请你留在这里”米切特说。
自从米切尔回来,他就改回来这个名字。
董小眠不说话。她没有办法说话,损失了心头血的她,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个月,米切特取了两个人的心头血,喂给米切尔吃。米切尔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因为米切特把心头血混进了酒里,面里,牛肉里。
第三个月,仍然如此。
第四个月,仍旧。董小眠甚至还给两个人施加了【红娘的祝福】
第五个月,第六个月,第七个月,第八个月
第九个月,米切特推开关押董小眠的房门——是的,这些日子里,董小眠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整整九个月。
董小眠不在了。
董小眠逃跑了。
“不可能,董小眠那么虚弱,不可能自己跑掉。”米切特想。
董小眠确实非常的虚弱,因为米切特也很虚弱。两个人都是,八个月了,每个月一碗心头血,虚弱的使不出一丝魔法。
“只能是别人来了。”米切特在想,是谁。董小眠一个刚出生一年的魔物,会是谁?
“希利尔。”米切特想到迷雾林里漫天的红绳。单凭希利尔一个圣女,不可能打破勇者在鼎盛时期的封印。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大祭司。
米切特记得,大祭司交给自己复活阵的时候,同时也让他保证一定要消灭魔王,这是交易。
“希利尔又交易了什么呢?”
米切特没有想,他需要找到董小眠。还有两个月,两个月就可以了。
王道之王者 冰封宇宙
米切特当然找不到。董小眠被大祭司带回了圣殿,洗礼她的魔王印记,恢复她的心口伤。“救她,但她必须放弃魔王的身份。”
没有魔王的血,米切尔消散了。
杰克森——米切尔在,米切特在,米切尔无,米切特无——不能再复活米切尔了。他可以变强然后抓住董小眠,但一个灵魂只能复活一次。没有意义了。
杰克森在小木屋里休息了一个月,包扎好心口的伤,向迷雾林走去。
盛世田園之金牌農家女 洛美潔
这世上唯一能再让他见到小娘的地方,迷雾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