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
长天集团的会议结束之后,薛猛直接憋着一肚子的气离开了集团,让司机开车带着他在市内兜了几圈,确认没被人盯上之后,在一家私人诊所里,见到了成佑赫。
“阿呆怎么样,好点了吗?”薛猛跟成佑赫坐在办公室里,闲聊般的问道。
“子弹伤到骨头了,还得静养一段时间!你今天去集团,谈的怎么样啊?”成佑赫之前在矿区的时候,虽然被汤正棉砸了一锤,但伤的并不是很重,此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除了偶尔有些恶心之外,脸上的淤青仍旧触目惊心。
嫡驕
“自从李静波在矿区跑了之后,我就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了!但结局似乎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操蛋!”薛猛舔着嘴唇微微摇头:“我原本以为,我爸这次因为我的事情会很生气,但李静波也落不到什么好处,可是在开会的时候,他只是当众宣布撤销了我的职务,这把火,压根就没烧到李静波身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懂呢?”成佑赫心中忽然浮现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哥们儿,我八成要失势了!”薛猛猛嘬了一口手里的烟,眼中透出一抹悔意:“我这次做的事太出格了,让我爸感觉到了失望,而且我能感觉出来,他这次是真的对我的行为感觉到愤怒了!他能当着所有集团高管的面革我的职,说明他已经不再去维护我作为一个薛家人的威严了,这么做的目的,除了杀鸡儆猴,也是在树立李静波的声望!”
“你感觉,李静波还能回东北?”成佑赫只是简单的听了几句话,就弄清楚了大致走向。
“我现在担心的不仅仅是他回东北,而是等他从东北回来的时候,镀金的过程就算完成了!到时候作为集团内的又一个实权派,他的势力就足以跟薛然分庭抗礼了!但我却被排挤在了核心圈之外!这才是最恶心的地方!这么一来,薛然就成了最大的赢家!”薛猛吐出一口烟雾,目光略显烦躁。
“要不然,咱们继续铤而走险一把?”成佑赫目光阴鸷的提出了建议。
“拉倒吧!第一次动手失败,就已经弄巧成拙了!今天我爸在集团会议上发完言,基本就算将事情定调了!我如果在这时候继续跟李静波纠缠不清,那就是在违抗我爸的禁令!只会让我更加被动!”薛猛虎着脸摆了摆手。
“真准备面对失败,什么都不做?”成佑赫微微眯眼,认真的看向了薛猛:“李静波现在能对你保持克制,是因为他还屈居于长天集团的这把伞之下,需要汲取集团的力量壮大自身,一旦假以时日,让他飞黄腾达的话,难保他不会转过头来咬你一口,这种事,不得不防啊!”
“防?你让我怎么防?去忤逆我爸的意愿?”薛猛摆摆手,示意成佑赫打断这个念头,继续道:“在这次跟李静波的交锋上,我已经输了!这个结果虽然不能接受,但我既然是个站着撒尿的,就得承认自己的失败!现在李静波得宠,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如果我针对他动手的话,即便把事情办妥了,也只会让我爸对我更加厌恶,从而形成薛然一家独大的局面,不是吗?”
“呵呵,跟你接触久了,我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成佑赫砸吧着嘴,琢磨了一下薛猛的话,笑着点头。
“李静波挂帅东北,是需要时间积累资历的,短时间内,对我并不能造成什么威胁!我不动他,除了我爸之外,也是为了我那个倒霉妹妹!”薛猛顿了一下,按灭了手里的烟头:“我想过了,我爸虽然在一怒之下,把长天矿从我手里收了回去,但我毕竟是他亲儿子,他不会不管我,等他把气消了以后,我再去找他聊聊,看看能不能要一笔资金出来,咱们俩合伙干点啥吧!我虽然落魄了,但薛家在G肃的人脉还有,我感觉如果我出去单飞,而且能做出一些成绩的话,也许可以改变我爸对我的看法!”
“单飞?”成佑赫斜眼一笑:“我他妈都怕你前脚把资金要出来,当天晚上就得输没了!”
詭邪避紫 姽婳憐翩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次东北的事,让我忽然开窍了!以前我一直认为,我是薛家的血脉嫡亲,不管怎么折腾,底子也有!但经过这次的事我才发现,人要是自己不争气,连他妈家里人都瞧不起你!我想过了,等我爸消了火,我就去找他要钱,咱们俩合开一个公司,到时候你管账!”薛猛大大咧咧的开口。
“你没开玩笑,在说真的?”成佑赫发现薛猛此刻聊天的态度,跟以往都不大一样,也变得严肃了几分。
“我信得过你,那你信得过我吗?”薛猛表情安然的反问道。
……
李静波在集团跟薛仲元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的详谈之后,也离开了公司,同样在市区内开车绕了一大圈,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最终回到了超市的落脚点。
“给郑伟打个电话,告诉他这边没事了,让他回郊区吧,他身上有事,总在市内逗留,不安全!”李静波脱下风衣,对李平吩咐了一句。
“哎!”李平点点头,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随后再度向李静波问道:“大哥,现在集团已经定调了,让你继续掌权东北,你觉得薛猛那边,会消停吗?”
李静波听见李平的问话,眼中也出现了一抹波澜:“今天老薛在高层会议上,当众宣布撤销了薛猛的职务,是第一次当众打脸!但打的不是薛猛,而是他自己,他在向所有人宣布,以往是他看错了薛猛,更是在对我表达一种态度!如果我还想死咬着小马的事情不放,那么就会落得跟薛猛一样扫地出门的结果,倘若我舍不得东北那一摊,这件事就必须到此为止!”
李平听见李静波这话,抿着嘴唇,没做声。
“其实我并非贪恋权力,可是事到如今,咱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继续深究下去,只会让老薛对咱们产生同样的反感,一旦退出长天集团,我再动薛猛,就等同于对抗薛家,如此一来,只能让更多的人因为我泥足深陷!”李静波深吸一口气,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烟盒:“在这件事情上,我愧对小马!但它只能到此为止了!”
“大哥,其实这个结果挺好的,与之前的颓势相比,你总算在集团内部迈出了一步,这么多年以来,兄弟们都在盼着这一天,如果把我换在小马的位置上,我也没有怨言!出来混,不就是一群人搀扶着向前走吗,有人掉队,只是为了让其他人走的更稳、更远!兄弟二字,不就是这样吗!”李平感受到李静波情绪当中的淡淡悲伤,开口安慰了一句。
“谢谢!”李静波看着李平,露出了一道笑容。
“时间不早了,你休息一会,我去弄点吃的!”李平看了一眼窗外已经逐渐暗下去的天色,转身离开了房间。
李静波坐在床上,等手里的一支烟燃尽,拨通了虎跃的电话号码:“会议结果出来了,我胜了!”
“恭喜啊!在薛家受了这么多年的气,你总算能挺直腰板了!”虎跃闻言一笑:“具体结果呢?”
“东北分公司,划归我一人管理,薛猛出局。”李静波淡淡开口。
“你没留在G肃?”
“老薛这次作出妥协,是被我逼的,现在我已经把薛猛挤出去了,你认为老薛会留下我在这边碍眼吗?”李静波笑了笑,继续道:“不管怎么样,我能够独立接管分公司,就算掌握了集团内部的话语权,接下来集团有什么位置,我都可以争!所以我需要你们大福集团帮我在东北做出业绩,来获取回到G肃的机会!”
絕寵法醫王妃 春衫
“可以,这本身就是我们的协定,不是吗!”虎跃从容的接过了李静波的话,转语道:“现在你已经在跟薛猛的角逐中胜出了,那么薛猛的存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我竟然到了三國
“处理?你感觉现在对于我而言,是对薛猛下手的时机吗?”李静波反问道。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老板的意思!”虎跃顿了一下,语气低沉的开口道:“你已经挤进了长天集团的上层圈子,如果不纳一个投名状的话,我们很难放心的跟你继续合作下去!”
“你该清楚,现在我跟薛猛之间的矛盾还没有彻底的平息下去,如果我继续跟他纠缠不清的话,是会引起老薛不满的!”李静波对于虎跃开出来的条件异常抵触:“况且被排挤之后的薛猛,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咬着他不放呢?”
“这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事情!你该知道,所有的合作,都是很难让双方满意的,干掉薛猛,是咱们继续合作的基础!至于你不动薛猛,究竟是怕自己被动,还是出于家庭因素的考虑下不去手,恐怕只有你心里最清楚!”虎跃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波动的把话说完,随即挂断了电话。
“妈的!这群傻逼,究竟在想什么!”李静波听见电话里的忙音,攥紧了手机。
……
十五分钟后,一台网约车缓缓停在了长天集团楼下,随着车门敞开,国内著名的金融律师裘崇桥带着自己的两个助理,十分低调的走进了西北长天办公楼内。
寵妃:傾世召喚師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