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化萬千
小說推薦妖化萬千
花帜本来在一处隐蔽的地方修炼,收着天地灵力,她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在扩大然后收缩,被灵力包围着的感觉非常美妙,温暖舒适,花帜一刻也不想停下来。
“陆安之,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王露儿穿着红嫁衣,头戴着凤冠,画着精致的浓妆,站在悬崖上朝着悬崖底下吼道。
那天她说的那些决绝的话还在耳边,但是她忘不了啊,陆安之是她的毒,已经无药可解了。
花帜听到陆安之的名字,睁开眼走出山洞,就看到一个穿着嫁衣的女子站在悬崖之上,妖的视力格外的好,她觉得那个女子很熟悉,但是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就在她转身想要回去继续修炼的时候,女子跳崖了。
花帜听到身后的风声,暗自骂了句。连忙飞身朝王露儿飞去,好在她离王露儿那边不远,很快就接住了王露儿。接住人的那一刻,花帜脸一黑,好重,手好疼。花帜连忙运起妖力,稳稳的把王露儿放在地上,她揉着自己肩膀,觉得自己有点逞强了。
“好好的做什么寻死?”花帜看着一脸呆滞的王露儿不解的问道。
王露儿看向花帜,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就这样滑落下来,“你还问我为什么,如果不是你,安之怎么会不要我,如今你还救我做什么。”
王露儿恨恨的看着花帜,眼前这个女子过分的美丽,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有被这个女子的容貌所吸引。
王露儿闭上眼,眼中是止不住的酸涩。
花帜一听陆安之的名字就不烦躁,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子会觉得陆安之不要她,是因为她花帜。不过这些都和她没有关系,左右她以后也不会再和陆安之有所牵扯,这么想着花帜的心也平复了许多。
“吾记得你已经成亲,怎么会穿成这样到这里?”昨天才成亲的新娘子,今天就来跳崖,真的是,人类就这么把婚姻当儿戏吗?花帜有些火大了,她看过那次婚礼的盛大,在她心里,婚礼是神圣的。
王露儿苦笑,缓缓的坐到地上,看着周围的景色,心情好受了许多。
兔子相公
“家族联姻本不是我所愿,我不想做他们的牺牲品,既然这世间容不下我,我还不如死了,下辈子再投胎不求富贵只求随心。”
花帜听着王露儿的话,不禁对这个女子多了一分欣赏,但是欣赏课不等于赞同她的做法。
“既然陆安之不是你的良人,你何不放下,也许你的伴侣就已经在你身边了呢?”花帜已有所指的开口。
“你说的是?”
“你的新婚夫君。”花帜看着王露儿伸手擦干净她眼角的泪水,淡淡道。
王露儿一愣,随后苦笑“你在嘲笑我吗?他不爱我。”
花帜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王露儿的身后。
“我不爱你干什么千方百计的要娶你,我不爱你为什么洞房花烛夜不碰你,露露。”王露儿身后传来声音。
王露儿震惊的回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来人,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怎么来了?”
周安然一改先前的顽固子弟模样,穿着暗蓝色衣袍,头发也只用一支简易的玉簪高高挽起,这样的他身上无缘的多了些书生气。
“娘子外出,相公自然要跟着。”周安然笑着向前,含情脉脉的看着王露儿。
王露儿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就这样看着周安然也不作声。
“露露随我回去吧。”周安然伸手,微笑的看着王露儿,眼里带着宠溺。
王露儿神情复杂的看着周安然,没有伸手。周安然也不介意,他笑了笑,收回手。
“真的不记得我了?”
王露儿差异,后退一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安然随着王露儿的步伐向前,“露露,小时候我说过要娶你为妻,现在我诺言实现了。”
“你是,你是。”王露儿眼眸微动,带着丝不确信般的看着周安然。
周安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支破碎的蝴蝶簪子,水蓝色的蝴蝶,轻巧的别在簪子上,细致而动人,只是蝴蝶的一只翅膀坏了,倒让人惋惜不已。
王露儿伸手接过蝴蝶簪子,怔怔的不说话,好半响她才抬头,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周安然,“然哥哥,你是然哥哥。”
“小笨蛋露露,这么久才想起我。”周安然笑了。
通天大帝
“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找我?”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许久,花帜看着有趣也就没打扰,但是看多了听多了也会腻。尤其墨漓才刚离开她,花帜轻咳一声打断两人。
王露儿红着脸推开周安然,她看着这个花帜,赶集的笑了笑,上前一步拉住花帜的手。
“姑娘,这次真的谢谢你,我想通了。”王露儿真诚的说着。
花帜对这个性格直爽,敢爱敢恨的女子颇有好感,她笑了笑道“小事,吾名花帜,还不知你叫什么呢?”
“我叫王露儿。花帜,谢谢你救了我,以后我不会再做傻事了。”王露儿看了眼周安然,对花帜认真的说着。
花帜挪愉一笑,微微挑眉“吾说过你自有良人,行了吾看你们还有许多话,吾就不打扰了,夜晚的山路可不好走,你们早些回去吧。”
说完花帜就准备转身走人,她还得回去继续修炼呢。
禦劍錄 羽林
王露儿这才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她连忙拉住花帜的手,“花帜同我们一起下山吧,大晚上的山里不安全。”
花帜有些为难的看着王露儿,她是妖一直待在人间算什么。虽说成仙需先成人,但是她现在还这么弱先成人不是死的更快?
王露儿再接再厉道“花帜可是没有去处?要不跟我回家吧,也好让我感谢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幻世魔劍 葉星雨
花帜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是拒绝不了了,她朝着王露儿一笑“那好吧,我们走快些,这天马上就要黑了。”
王露儿高兴的拉着花帜的手,快步往回走,周安然则盯着她们相握的双手在心里直叹气。
控鶴擒龍
三人好不容易在天黑前赶回周宅,周安然安顿好花帜后,拉住管家问道“家主还是没出来吗?”
管家弓着腰,一脸为难,压低嗓音道“二少爷,家主自从你大婚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从未踏出门口一步。”
周安然皱眉,自从昨天他拒绝了要继承周家后,他哥就一直待在房间里,连生意上的事情也不管了。
管家看了看周安然,“二少爷,其实,期待今天家主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黃河鬼棺 南派三叔
武禦九天
周安然瞬间火大,他指着管家骂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说,老子养你干什么用的,啊?”
管家连忙跪在地上,哭丧着脸“不是老奴不说呀,实在是老奴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少爷您。”
周安然被管家说的话一噎,他甩了甩袖子咒骂道“起来起来,看见你就烦心,还不快让厨房准备点粥给家主送去。”
管家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
周安然在原地转了两圈,还是不放心,索性自己去了周安澜的院子。
他看着屋内亮着的灯光,轻轻敲了敲门,“哥,饿不饿,我给你带粥了,听说你一天没吃东西,喝点粥好不好?”
等了许久,里面也没声音。周安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只得继续道“哥,你不说话我就进来了。”
推开门就看到周安澜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他。把周安然看的心里一惊,他从小就怕他哥哥,看人的眼神让人瘆得慌。
重生農女躍龍門
周安然腆着笑脸凑上前,捏捏周安澜的肩膀,凑在他耳边道“哥,我也没吃饭呢,咱一起喝吧,这粥可香了,你尝尝?”说着亲自舀了碗,端在手里放在周安澜面前。
斷層
周安澜眼都没抬下,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不是,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多大人了你这和谁较劲呢?”周安然放下碗,搬了个凳子挪到周安澜面前,一脸无奈想看着他。
许久,周安澜还是一声不吭,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好似要坐到天荒地老。
“行行,我怕了你了,我做这个家主,哥我明天就开始学做家主,可以不?”周安然彻底无奈了,他妥协道。
周安澜这才缓缓转过脸,看着周安然许久,久到周安然心里都快发毛了,才听周安澜说“你说的是真的?”
周安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堆着笑凑到周安澜眼前,“真真,特真,我这一辈子就没这么真过。”
周安澜伸手拍开周安然的脑袋,拿起周安然盛的粥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
周安然看着他哥的动作就觉得特别享受,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这优雅他是一辈子都学不来了。
“今天这身打扮不错,以后就穿这样。”喝完粥,周安澜冷不丁的说了句,然后拿出帕子擦擦唇角,再次看向周安然。
周安然嘴角一抽,这典型的用完就扔啊,但他不敢反抗啊,只能乐呵呵的说“嗯嗯,听哥的,哥,那我先走了啊,你早点睡。”
说完站起身朝门口走去,这刚到门口呢就被周安澜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