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我开车直接去金星木材公司总部,我去找刘萱,现在天光翡翠公司也已经交到了刘萱的手里。
到了公司之后,我就带着余安顺来到刘萱的办公室。
“林总,您来了,我们刘总在等您呢。”
秘书跟我说了一声,就带着我去刘萱的办公室,进了门之后,我看着刘萱坐在办公桌前,她画了一个精致的小装,而且穿了一身特别紧的紧身连衣裙,那种小清新感的风情万种一下子就出来了。
她笑着说:“阿峰,你来了,坐,快坐吧。”
我坐下来,她立马让给我倒水,我说:“不用了,我没有多少时间,一会,我就得去饭店,咱们先把正事办了吧。”
刘萱立马说:“好……马上。”
余安顺拿出来文件,她说:“刘小姐,在文件上签字就可以了。”
刘萱看都没看文件,直接在文件上签字。
余安顺说:“那,合同生效了,我就开始安排了。”
余安顺说完,就很懂事的出去了,当余安顺出去之后,刘萱立马就走过来,坐在我怀里,她拥着我,像是一头猫一样,在我怀里拱来拱去的,对我的想念,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了。
我拥着她,抚慰她,她有些受不了寂寞,亲吻我,让我在她身上掠夺。
我心不在这,所以,无心留恋。
不过我也尽量的安抚她对我的想念。
少许之后,我将她按在我怀里,我在她耳边咬着牙说:“等我……”
刘萱嗯了一声,但是却不舍得起身,紧紧的搂着我,不愿意放开我,我深吸一口气。
我说:“我该走了。”
刘萱从我身上起来,给我整理好乱了的衣服,她说:“我怎么就这么爱你呢?我怎么就这么爱上你了呢?”
我立马将她搂在怀里,我说:“不知道,不知道就对了,爱一个人,要是分的那么清楚,那还是爱吗?”
刘萱激动地说:“对,知道的那么清楚,那还是爱吗?”
我在她的红唇上亲吻了一下,我说:“我得去干大事了,有个人要搞死我全家,侮辱我的人格,我的信仰,我得去收拾他。”
我说完就在刘萱的脸上轻轻拍了几下,然后潇洒的离开了办公室,刘萱追出来,站在门口看着我离开,我没有回头。
那样不潇洒。
我离开之后,就跟余安顺一起到龙畔温泉度假酒店去。
重生當妖王 鼎故革新
古井奇談 橫溝正史
到了酒店之后,我在酒店的大厅看到了林家冲,我走过去跟他说:“请来了吗?”
林家冲说:“废话,我办事,用的着你怀疑吗?”
籃神
穿越之楓花雪月 鏡若輕楓
我听着就笑了笑,我说:“行,龙婧,安排一下。”
龙婧说:“知道了。”
这个时候余安顺走过来,跟我说:“我老师来了。”
我立马说:“行,我去接一下。”
我说着就跟余安顺一起出去,到了外面,我看着一辆比亚迪停在公司的门口,从车里下来一个六十多岁的中年人,满头白发,但是人很精神,带着一副黑边眼睛,长的瘦高瘦高的,一看就是知识分子。
只是这车,有点跟身份不搭。
余安顺立马笑着说:“林总,这是我老师,云科大金融管理系的教授,翟林翟教授,这是我们林总,林峰,腾辉的总裁,董事长。”
我立马伸手跟这个翟教授握手,他笑着说:“很年轻啊,现在很多年轻人创业,但是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都死了,你这么年轻,能做到上市公司董事长的位置,那就是万军从中的霸主,值得小余在你背后辅佐你。”
这个人很会捧人,拿事实说实话,最能容易把人捧到一个高度,这就是有素质的人交流。
人家不会踩你,也不会让你觉得他高人一等,不管年纪身份,都摆在一个平等的位置,所以跟这种人交流,就很舒服。
我说:“时势造英雄,没办法,浪,把我推到了那个位置,我要是不上,就掉下去淹死了,但是,这上了,也容易淹死,这公司没经营好,这不,一屁股债。”
翟林笑着说:“你是没看透钱这个字,你要是看透了这个字,我告诉你,你马上就有钱了,再有啊,我听说过你的事迹,你这个人太讲义气了,江湖味太重,你很难赚钱,毕竟谈感情伤钱嘛,是不是……”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的,这个翟教授还挺风趣的。
無敵快刀
我说:“那没办法,人在江湖,就得重情重义,我宁愿丢了钱,也不丢这情义这两个字。”
翟林说:“这就对了,我告诉你,咱们老祖宗的文化早就说过了,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重情重义,人家都会帮你的。”
我点了点头,这个翟教授,很风趣,说话真的让人很很舒服。
这个时候,我看着邢主任的车来了,林家冲立马去迎接他,邢主任下车,看到我们之后,立马过来了。
我以为他会先跟我握手,没想到,他居然客气地想跟翟教授握手。
婚姻二次方
他见面就数落地说:“老翟,好久不见啊,你这个人啊,我那么惦记你,你居然不把我当朋友,上次你们华阳做的那个并购案,赚了二十一个亿,咱们这么好的关系,你居然找我那个对头银行做,你不找我做,我很嫉妒啊。”
職業玩家異界縱橫
我从他们两个人谈话的关系,我就知道,他们非常的熟悉,我心里有点开窍了,在咱们这个圈子,你想要赚钱,做大,你还就得跟银行的人有很好的关系。
翟林立马笑着说:“今天不是来补偿你来了吗?这林总可是准备了一个五亿多的案子,咱们酒桌上谈谈?”
邢主任这个时候才走过来跟我握手,他笑着说:“小林啊,你上次,可真把我给喝倒了,我就问你,那女的,到底是不是你请的酒托啊?”
我笑着说:“我立马打趣地说,我也不知道,要不今天你把她灌醉了,你亲自审问审问?”
邢主任立马害怕地说:“我灌醉她?你不想让我活了,我说我是酒坛子,那她就是酒缸,不是一个量级的。”
翟林立马说:“夸张,那家的姑娘那么厉害,能让你邢主任害怕呀?”
翟林刚说完,马欣的车就到了,我看着马欣下来了,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很飒,飒中又带着一股傣家姑娘独有的温柔的味道。
我立马走过去,拉着马欣,我笑着说:“就是这位,马帮二千金,马欣马小姐。”
翟林一听马帮的,立马笑着说:“噢,原来是马帮的,那当我没说。”
翟林说完,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立马说:“不管酒量怎么样?咱们酒桌上见真章吧,请请请……”
我说完就赶紧请人进去。
大家一边走一边笑,很轻松愉悦。
穿越之嫡女戰天下
妖孽仙宮艷傳 e只翅膀
我看着这气氛,我就非常高兴。
这酒局啊,就得气氛活跃,大家开心,你要是死气沉沉的,那是真的没意思。
那事,你也就办不成。
这个气氛啊。
我觉得,我的事,应该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