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碎方
小說推薦十六碎方
我是金陵昆曲的名伶。台下的达官贵人为了能看我一个场子博我一笑不惜花费重金。我也是坊间有名的祸水,大街上的男男女女是个有八个说我是个祸国殃民的祸害。这些我都不理,我唱我的曲挣我的钱,我怎么着碍不着别人,别人怎么着我又能管的了几分。
身为女子,身为戏子,这一辈子是做不了自己的主的。我想的就是拼命的挣钱,想着日后人老珠黄也能有个安稳日子。终有一日,我被一名将军看上,他要花黄金千两把我买去,这是个天价,戏班子的班主自然同意,虽然少了台柱子,但是比起挣几辈子也挣不来的黄金,这简直不值得一提。我揣着我这些年来积攒的银子,登上了一顶小轿,在一个黄昏兜兜转转的进入了一个华丽的宅子。
刀尖上的大唐
在我的大喜之日,没有我想像的人声鼎沸没有我想象的推杯换盏,我只是被静静的送进一间房,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我的丈夫来临幸。
溫瑞安微型小說集
唯一能够说明我成亲的是屋子里影影绰绰的红烛,今天的日子我身上穿的不是大红的喜服,只是一套水红的便衣,这就是做小妾的悲哀,一辈子与大红无缘。但是我依然偷偷的在我的腰间系了一条大红的腰带,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我不想在今天也不能有一点我喜欢的颜色。
反穿之鮮妻來襲 落盡未央
我看着燃烧的红烛,想着我最喜欢唱的还魂记。屋子里除了我没有一个人,所有的丫鬟都在屋外,可能所有人都不屑于服侍一个戏子。我站了起来扭动身体,步下莲生。我拂动衣袖轻轻吟唱:偶然间人似缱,在梅村边。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阴雨梅天,守的个梅根相见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的夫君,在我的新婚之夜看着我吟唱着我心爱的曲,拍着折扇为我打点。我停止了吟唱,看着面前的陌生人。
红烛燃尽,我成了将军府里最卑微的小妾。我的丈夫在我新婚的第二天就奔赴战场,我还没来得及看清他长的如何,就已经天各一方。我守着自己的银票,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梦等待着人老珠黄的哪一天。
我是最卑微的小妾。我被主母重新安排了房舍,是这个富丽堂皇的宅子里最阴暗的角落,但是我也乐得自在,我能够自己领来每月的粮食蔬菜自已自足,这是我 这许多年来最自在的生活,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走出这里,不用在寄人篱下看人颜色。
一年又一年,整整两年我没有再见过我的夫君。偶尔我会听丫鬟们在背地里说了胜仗,赏赐,也偶尔有人谈论我说将军在边关又纳了小妾估计早已忘了府还有丹娘的存在,也是可怜,看来永无出头之日。我觉得无所谓,我一直在等待,等待我能出去的一天。
又是一天,突然院子里所有的人都涌向大厅那边忙碌,大家似乎都很兴奋,厨房的烧火大娘平日对我最好说:将军要回来了。
鞭炮、乐声响了一个上午,等到入夜,忽然主母将我招过去。我跪在主母面前低着头,听着她的吩咐。
tfboys與你們相戀
“将军在外三年,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得到皇家赏赐实在是将军府的荣耀”主母对着皇城拜了拜继续说:“但是将军身染恶疾,每日痛苦不堪,需要三阳女子的心头肉才能缓解”
假聲
我慢慢的抬头看着主母的眼睛,主母目不斜视的看着我:“天下间三阳女子何其少,但是丹娘你确是,这是将军之幸也是你的福气。将军从来不沾染酒色,但是却为你花千金,从那肮脏之地把你娶来,你应该知恩图报”
我走出房门的时候,我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我回屋,拿出我压在箱底的一套大红衣裳,这是我最后的要求,我要穿上我的嫁衣,我最钟爱的颜色。
小區來了個極品女業主
来到将军床前,这许多年,我才看清他的样子,是这么的俊美无双,但是他脸色苍白,像要死的样子,我看了看窗外漫天的星斗,是要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吧。我留下泪却面带微笑,我那拿出匕首刺穿我的胸膛,主母说要把跳动的心放挖出取其中最活跃的的部分亲自给将军服下才能有效,我就这样的刨开我的心窝,旁边的一众人冷冷的看着我,没有一丝表情。
鳳戲天下男 第五藍邪
鲜血顺着我的衣服往下淌,我双手托着跳动的心,用刀子划掉一角,我的心应该在疼,因为它突然的跳的厉害。我颤抖的将那一块心放入将军口里,让他咽下,我的想血染红了他白色亵衣,着鲜红的颜色我是看过的最美妙的色彩。
我慢慢的迷离,我看见将军睁开眼睛,看向我跌下床。我闭上眼睛耳边似乎听见有人唤我: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