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迷蹤之精靈之國
小說推薦魅影迷蹤之精靈之國
溅起的水花泼溅在我的鞋子上,吓了我一跳。然而钟谨谦那吃惊的表情却令我惶恐不安。他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仿佛对面那聒噪的鸟儿能给他答案似的。头巾掉进了水里,眼看就要被冲离他的手边,他却视而不见。只是愣愣的盯着前方。我连忙弯下腰把那顶头巾捞了上来。不然被冲走了看柏涛哥不骂死他。“钟谨谦,就是一本书而已,你何至于此!”我把头巾拧干,一边小声抱怨。钟谨谦一反常态没理会我。我想了想,叹了口气又问他:“难不成那书在你们那里很有名?”
“何止是有名!简直就是世界闻名!”钟谨谦这才开口回答。声音高的有些突兀,在正午的漾花溪上空似乎留下徐徐回荡的余音。听起来倒有些奇怪。我不由乐了。钟谨谦恼怒的回头来瞪着我道:“笑什么笑!你不知道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有什么好笑的!”“严肃不严肃的,我可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这幅样子好笑的很。”我一边笑一边回答。钟谨谦闷闷的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喟然长叹一声道:“唉…..没文化真可怕!”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墻
“说得好像你很有文化一样,既如此,你倒给我讲讲,那本书讲的是什么?”我把钟谨谦湿嗒嗒的头巾“啪”的一声扣在他头上,一边以刁难的口气问他。钟谨谦把头巾从他的头上拽下来搭到矮树丛上。有点儿不大乐意。“你道那书有名,可你若不给我细讲,我是断断不会信的。”我又低声说。钟谨谦翻了个白眼。“行行行…..我刚才是怕你听不懂才不给你讲。那你要是听不懂可别来怨我!”“你若能给我讲懂,我自然不会怨你。”我摆出一副认真听讲的老实相,钟谨谦也不由乐了。装模做样的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端起架子来,
“那本书讲的是生物上的东西,讲的是生物怎样一步一步进化……”钟谨谦望着河对岸的绿茵慢慢说道。“什么叫生物?”我打断他的话。钟谨谦咂了一下嘴。“啧,就是……唉!我给你背定义你肯定听不懂……这么给你说吧!花草树木是生物,虫鱼鸟兽是生物,我作为人是生物,你作为妖也是生物……唉!就是说,能动能跑有思想的都是生物,明白?”他扭头盯着我问。语气挺急。神色看起来有点儿气势汹汹。我连忙点了点头。“麻烦!”钟谨谦嘟囔道。“你继续讲罢!”我催他。“那书的作者,就是写那本书的那个人——你看见的那个封面上的白胡子老头儿!”见我一脸迷惑,钟谨谦不耐烦的说。“哦!是他呀!”我一下子想起了那张画像。“写书的那个人,叫达尔文…..”“什么蚊?”我又打断他。钟谨谦火了。扭头看着我厉声道:“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不提问题吗?就是个人名字而已!达——尔——文!听清了?”我被他怒气冲冲的口气吓了一跳,原本的底气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战战兢兢地点点头。钟谨谦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那个人认为生物的样子不是一成不变的,就是说,以前人们认为生物从古代到现在都是那个样子,一直没怎么变,但达尔文反对。他认为生物不是不变的,而是在不断进化…..”“什…….什么是…….进化?”我憋了半天,真是忍不住了。试试探探的看着钟谨谦。钟谨谦仰天长叹一声,苦笑着回头看着我道:“你真是朵不世出的奇葩……行行行…..拿你没办法了….进化,就是指那些动物在不断的改变,不论是外形还是内在,都在慢慢改变,但是变得特别慢,一般短时间内看不出来。而且一般是越变越厉害。明白?”我赶紧忙不迭儿的点了点头。钟谨谦又气又好笑的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然后他就写了这本书来阐述他的观点。于是他的观点就轰动了世界,然后他就世界闻名了。你听懂了没有?”他回过头来问我。我点了点头轻快地答道:“明白了!”思索了一下又问他:“就是一本书,你为何如此吃惊?”“我当然吃惊,因为我觉得按道理这本书本来就不该出现在你们这儿!”钟谨谦本来刚平静下来,此刻听见我的问题,又激动了起来。听我这么问,暴躁的用两手揉着脑袋,。
我愣了一会儿才明白钟谨谦的意思。回头看着仍旧在抓耳挠腮的钟谨谦,小声说:“你的意思是说……文先生是个郎中,他没道理会去买这种书,所以…..”“所以这书不可能是他买的,对,我就是这个意思。《物种起源》里讲的都是关于生物进化的东西,讲的都是生物变迁。你们妖关心这些事做什么?没道理…..除非文先生认为看这种书可以让他更好的行医?”他讽刺的干笑了一声。“哦,得了!不可能….这太扯了!”他自己就打破了他的假设。。
“那文先生的书是打哪儿来的?总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吧!”我嘟囔道。斜眼看着钟谨谦。有点儿找不出头绪,烦躁的很。“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要是按你的说法,文先生的书……又是从哪儿得来的?”“你傻呀!当然是别人的书了!至于是谁的书,怎么到了他手里,”钟谨谦顿了一下,把头扭到一边不太自然的低声说:“这我还猜不到…..”“哼!”我冷笑了一声。说了大半天,他还是没搞清楚。“你哼什么呀!我又不是福尔摩斯,仅凭蛛丝马迹就能知道他搞了什么鬼…..有本事你去呀!”他不满地说。“什么福什么丝?你说清楚!听你说的样子那人很厉害啊…..他在哪儿呢?你叫他帮帮忙呗!”我觉得自己的脾气太好了。钟谨谦对我做了一个难看的鬼脸,起身往那边水流湍急的地方走去。“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找他帮忙…..”“那你先想办法看怎么穿越到一百多年前吧!白痴!”钟谨谦恶声恶气的答道。走到那边弯腰用溪水洗脸。
暮光勞資就是男穿女! 照世
黑道皇後
虽然我不知道“穿越”什么意思,但因为那句白痴,钟谨谦在洗脸的时候屁股上挨了一下鞋底——我把他扔在岸边的鞋子砸到了他身上。本来是想砸他的脑袋,一不留神,砸偏了…..于是钟谨谦气急败坏的把那只鞋朝我扔来,我拔腿就跑。
“待会儿回去你得把你的饭分我一部分。”走在回去的路上,钟谨谦自顾自说道。我回头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问:“凭什么!”“凭你把我弄成了落汤鸡,凭你打了人,凭我今天平白无故当了出气筒!凭什么……就凭这些!”钟谨谦眼都不眨一下。有时候我真的挺奇怪,是什么力量,让钟谨谦这个老爷们儿一直坚持带着一颗小妇人似的小心眼儿。于是便懒懒的哼了一声。钟谨谦满意的笑了。“就是嘛!这才对不是?”他哼着小曲儿别提多春风满面了。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蠢材一个!我不过就哼了一声,我什么时候说同意了?不过他既然这么认为,随他去吧…..
三國之乖乖田舍郎 杯中自有乾坤
強悍寶貝不好惹 葉昕
龍殺令 危龍
听着他哼小曲儿我突然想起来,不知他刚才吹的是什么曲子。那么好听!“钟谨谦,给我哼哼你刚才用琴吹过的那个曲子罢!”我兴高采烈地追上去。钟谨谦斜了我一眼。没理会。 “你那会儿吹的是什么曲子?”我忍不住问。“千与千寻。”钟谨谦看也不看我。“这名儿听着古怪…….”我寻思道。“你别想那些没用的了!我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你还在这里优哉游哉!”他一边抱怨一般加快了脚步。“我何苦那么急?我又不饿!”我气定神闲的回答。依旧缓缓的走着。“你厉害!你早上那么早就吃了饭现在还不饿,我比不过你…..我吧,就是一俗人,我就得吃。那儿跟您似的!不吃也能活!您多牛啊!”钟谨谦一边走一边不客气的讽刺我。我慢悠悠的回答:“你怎么就知道我去找你之前没吃过饭?我可不会那么傻!”钟谨谦回头撇了我一眼,哼道:“奸人自有奸诈处!”“说的就好像你不奸诈似的….”我嘲笑道。
錦宮 東陵不笑

回到家,娘亲和兰姨倒并不惊慌。原来是适才柏涛哥学完木工从文先生家门前过时,文先生交代他回来了告诉我娘亲,就说我找钟谨谦去了。我一进家门,娘亲就笑着陈嗔怪我欺负了钟谨谦。钟谨谦当时正在喝水,登时一口水就喷了出来。趁娘亲去帮我们热午饭的时候钟谨谦小声对我说:“你娘真强大。”外祖父笑我是个暴脾气,总是四处招惹是非,又说既然事情解决了就好。夸钟谨谦大度。钟谨谦表面上一个劲儿说是应该的,背地里得意地找不着北。只有柏涛哥对他一肚子不满,把我拉过去问我有没有事。吃饭时还一个劲儿的求娘亲让他送我去上学。(“送”这个词让我牙糁了半天。)结果被娘亲一口回绝。
暮然回首後 荒漠水星
“看来你娘还挺好的哈?”吃饭时钟谨谦小声说。我一边吃饭一边警告他:“食不言,寝不语。”趁娘亲和兰姨说话时钟谨谦发出了一声嘲讽的怪笑。继续说:“不过你兰姨今天反应有点儿怪…..我本来以为她会暴跳如雷呢!谁知道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唉,你说——”“娘!我吃完了!我去刷碗筷了…..”我把嘴一抹,站起来问娘亲。娘亲笑道:“甚好,不过你等等谨谦,把他的碗也刷了吧!”我觉得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和钟谨谦异口同声地说:“他(我)会自己洗!”
下午的女红,钟谨谦本来叫嚣着绝对不会陪我去。我说你有本事去跟我兰姨说去。他立刻蔫儿了。到底还是憋憋屈屈的跟着我去绣庄,到素衣姐的厅堂里枯坐了一下午。临了儿了一个劲儿的跟我抱怨一个老爷们儿呆在一间厅堂里什么也不做就坐了一下午是一件多么白痴的事。但这个持久的抱怨在我问他是不是想表示他也想学绣花之后立刻戛然而止。钟谨谦最后一脸愤恨地说我敢用这种方法让他停止抱怨实在是一种非常龌龊且毫无道德可言的做法。但我可以向女娲娘娘发誓我真的只是问问而已…..
走在回家的路上,钟谨谦因为终于可以从那个笼子里逃出来而心情大好。直到我又无意间提起那本名叫《物种起源》的书,他的“无忧笑”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明天你再去上课时,想办法让我进到文先生的书房里去。时间越长越好。这样我就可以看到那本书,说不定就知道这书的来历了。”钟谨谦皱着眉头说。“钟谨谦,仅仅是一本书而已…..你为何非跟这书过不去?就是有问题,那又有什么要紧?”我实在是不明白。他钟谨谦难道不知道文先生的书房很难进吗?再说即便是进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那本书。万一文先生把书给收起来了怎么办?我一边想一边等钟谨谦解释。谁知这时,钟谨谦突然停了下来。害的我差点儿撞到他身上。
呆子王妃【完結】
“忘尘,你又没有想过,以前,这谷里是什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