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國四家之權淚
小說推薦祁國四家之權淚
“梦么……”封征玉这几天一直再回想那天夜晚的事,自称神的女子,突然多出来的残缺记忆,说不配的年少自己,究竟是什么情况?“吾皇,婚服准备好了。”“嗯,给莫族长送去吧。”封征玉瞥了婚服一眼,心中却不是滋味。是不是自己也是个无耻的人?束住一个女子的终生来巩固自己的皇位?而那个女子……还看得透彻?
殮屍人之索命詭手
七殺 上官午夜
新手也能爆護的頂級誘魚劑 黑貓白襪子
破滅時空 任怨
“……”莫流月侧身躺在软榻上,用手抵着头,打量着前来送婚服的人,嘴角勾着笑。“莫,莫族长?”“祁皇有心了,可是我并不喜欢这种样式的,这种颜色的婚服。”莫流月弹了弹指甲,伸直胳膊看着自己的手指,“你去回禀祁皇,流月这个手里沾过血的人不喜欢白色的梦幻小女生婚纱。婚服莫家自己会准备好的,不劳祁皇操心了。”
孤王寡女
祁皇听完侍者的回禀,摆摆手。他应该想到的,莫流月平日里穿的衣服都没有那些少女系的不是么?“她愿意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不过婚礼之后他要怎么办?真的要……做那种事?封征玉有些不自在,听那日莫流月的口气,她是有喜欢的人的?不过好像被利用了?那自己要做禽兽么?封征玉心口有些闷闷的,想要去透透气,起身就看到一个人影的轮廓立在书架旁。“什么人?!”封征玉冷冷地看向人影。“你觉得这种样子的会是人么?吾只不过是一个假象。吾想告诉你,前任祁皇留有一间密室,密室里只藏了一样东西,一本记录。一本有关你和莫流月的记录。想要知道你多出来的记忆的原因,那就去找吧。”人影说完话瞬间消散。
“呼。”萧珂凝神将幻影收回,在掌心变成一张纸片人。“神,总是这么没事找事么。”莫流月站在树的背面,出声。“啊啦,我还以为你会感谢我让你的情郎想起过去呢。”萧珂不以为然的笑,“这次我疏忽了,好了,你出来吧。”“……你不用恢复他的记忆的。”莫流月沉着脸,攥着拳头。“看来你是知道原来的事呀,封家的修改没成功么?”萧珂动用神力去窥探,“哈,原来是这样么,真是有意思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真的是神么?”莫流月靠在树上,盯着萧珂。“神也不是无所不知啊,总要看一下才知道的嘛~”萧珂收住笑,整了整衣服,“神界,有两位神皇。一位是代表着希望和和平的防御型神皇,一位是代表着绝望和战争的战斗型神皇,你猜我是哪一个?”“战斗型神皇。”莫流月闭上眼,不去看萧珂。“果然猜得到呢。其实我并不是毫无顾忌的去干扰这个世界的事情,即使我不去插手封征玉的记忆,他也会在……”萧珂笑了笑,“在什么时候我不能说,反正就是某一时间后发现这个事实的。”
“你是神,那么我的计划你也窥探到了?”莫流月睁眼,歪头瞥向萧珂。“你这个凡人还真是对神不敬。是,我已经窥探到了,你要求我什么我也窥探到了,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萧珂透知一切,耸了耸肩。“果然,我们莫家……和你有什么关系吧?”莫流月的头发被风吹起,如同一朵黑色大丽花。“是呢。那块天石是我借居的地方。”萧珂笑了笑,“你们莫家的崛起,也是那块天石上残留的我的力量,被你们称为辐射的东西引出的,毕竟我是战斗型的神呢。只不过很奇特的是只有你们能承受得了神力,其他人都会因为神力的冲撞死亡,所以后来为了保护莫家,我就去装鬼吓那些偷偷上山来的人了。”
香都戰醫
“你这个样子还需要装?飘来飘去的不就是鬼?”莫流月反问。“你这个人呦…好歹让我有点事做嘛…”萧珂叹息,“可怜我一代神皇流落他乡被人欺……”“你多大了,还装可怜?”“我不大啊!我的时间静止时我才十八岁!”萧珂抗议。“时间静止?”莫流月挑眉,神不是永生的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身难道不是永生的对吗?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普通的神族与你们凡人一样会生老病死,不过百年寿命,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神族有法力。”萧珂摆摆手,数了数自己岁数,“只有被命运之光认定加冕,成为神族之首的神族才能拥有更长的寿命。我和玉歌,就是防御型神皇,是神界千年一出的主宰者,等我们神寂之后,就会和从前一样,由光之女神和暗之女神掌管光暗两个神族了。”“那你怎么会在这。”莫流月狐疑。“找人。我的感情史,和你有那么一点相似吧。”萧珂苦笑,“所以我不能使用太多神力,干扰世界。不过你那种要求,以我现在的能力能做到。”“那么……多谢神皇。我可以最后问一个问题吗?莫家,最后会如何?”
“……莫家,不会被当权者掌控。”萧珂想了想,如是回答。“那最好了。”莫流月行了一个大礼离开。
莫家,不会被当权者掌控,因为,莫家在百年之后会成为掌权者……萧珂笑了笑,这话她是不能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