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園如羽飛
小說推薦幻園如羽飛
相识的第一天就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氛围中度过。转眼就到了放学的时间,夜已深,然同学们才收拾东西回家。
瑞清迅速地收拾好东西到教室门口等着童羽飞,而帝宸却是慢条斯理,似是等着什么。
童羽飞终于走出教室,却看见帝宸在后面磨磨蹭蹭,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世上怎么有比我还麻烦的人!!
“喂~你到底走不走啊?”
“唔…你们先走吧…”
“嘁~果然神经!”说罢,童羽飞拉着瑞清头也不回地走了。
帝宸看着童羽飞拉着的瑞清的手,神色微寒。却也没太在意,继续磨磨蹭蹭,可是他到底在等什么,谁也不知道。
“跟着他们。”帝宸回头向楚天狂吩咐道。
“是!”说罢,楚天狂追了出去。而他自己心里也是万分焦急,小羽羽,你可千万别出事!
而这时
帝宸沉声道:“出来吧,蹲这么久了,你也不嫌累!”
“啧啧啧,你竟然还能发现我?!”祁凉毫不在意被发现,“称赞”道。
“这么多年,你不也没死心么!”帝宸讽刺道。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祁凉便怒了。
“死心?凭什么要我死心?你当年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到底该谁死心!”
就是要惹你 千草
帝宸脸色顿沉,呵道:“我该怎么做还用不着你教!”
“是么?那我该叫你柯瑞清呢,还是叫你宸王呢?你瞒了她那么久,一面伤害她,一面又用分身让她爱,你到底要让她多苦你才甘心!”祁凉顿时爆发了。
“你知道个屁!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不配给我说这些!”帝宸怒了,当年的事,没几个人知道真相!
“好,很好!你当初让她与我为敌,我眼睁睁看着她一步步迈向黄泉却无能无力,而今,她重生,明明我比你先找到她,凭什么你又要来打扰我,干涉我!师兄!”祁凉吼道。
“你知道我是你师兄!?从你当年执意冲入离忧层的那一刻起,你我就是敌人!”帝宸沉声。
“哼!敌人就敌人!我亿年前不惧与你为敌,如今同样!你如今是肉体凡胎,怎可敌我!我得不到的东西,必毁之!女人也一样!”祁凉冷笑。
“你会输的,时隔亿年,你的结局终不会变!”帝宸俾睨,气度一如当年,天下臣服。
“哼!是么…”话未说完,祁凉右手捏诀,左手迅速向帝宸拍去,战斗一触即发。
帝宸冷笑,就知道你会如此阴险。
帝宸还是那样慢条斯理,看着迟缓,实则迅速,伸出右手与祁凉对掌。
重生逆襲之路
二人的源力源源不断的流出,形成强大的气流,碰撞。
遊戲王朝
暗戀囧事 熊貓的馬甲
嘭~
随着一声巨响,祁凉向后猛退四步,嘴角溢出鲜血,而帝宸却纹丝不动,高下立判。
祁凉震惊
“怎么可能!”
帝宸冷笑,“我说过,败的只会是你!离她远点儿,否则,休怪我不顾昔日同门之情!”
“哼,我会再来!”祁凉说罢,捂着胸口飞出了教学楼,消失。
帝宸冷眼旁观,并未追上去。
“噗~”一口鲜血从他嘴中喷出,浓浓的血腥气弥漫了教室。
“呵~果然~”帝宸自嘲,只见他脸色刷白,虚弱无比。
若是祁凉再晚走一步,他恐怕就装不下去了吧。看来如今的形势比想象中更严峻…
与这边的杀气腾腾不同,童羽飞这里可谓是轻松得很啊。
瑞清正享受着与童羽飞的二人世界,好吧,或许只有他这么认为。
“瑞清,你变了…”童羽飞突然说道。
瑞清一愣,皱眉。
“怎么说?”
“你对楚天狂和帝宸是什么感觉?”童羽飞问。
“能有…有什么感觉…大家都是同学啊!”瑞清答。
“是么?”
“当然!”
“你怕他们?”童羽飞皱眉问道。
瑞清再楞,心中一惊。
“怎么可能?”瑞清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不…我不会感觉错的…”童羽飞坚持道。
“羽飞,我只是怕…”
美女總裁的兵王保安 土豆番茄
瑞清刚想坦白,却在这时-
“童羽飞~”同班的刘娜从前面的小巷子里走出来,喊到。
“你是?”童羽飞突然大脑当机,想不起此人是谁。
刘娜顿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哼,你不配知道我是谁!说!你与帝少是什么关系?”
“帝少??谁啊??”童羽飞再次大脑当机,实在是没反应过来,那无辜的样子看的刘娜一阵无语。有火都不知道往哪里发。
童羽飞见刘娜不语,转头看着瑞清,弱弱地问:“你知道么?地哨是什么鬼?在地里放的口哨?”
瑞清无奈,眼神中透着宠溺,说道:“是帝少,帝宸。”
爹地成堆送上門
童羽飞顿时无语,那人也叫少?我去~
童羽飞转头对刘娜说道:“同学关系。”
刘娜听了,顿时皱起眉来,继续问道:“你们以前认识?”
“不认识!”
“你蒙谁呢!不认识你们今天聊天还那么高兴!”
“谁说不认识就不能说着说着就认识了!我刚才还不认识你呢,你干嘛跟我说话!”
瑞清在一旁嘴角抽搐,心想着,羽飞这嘴还真是不饶人。
“你!看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说实话了。”刘娜气急。
賤 龍
“出来吧,帮我教训教训这不要脸的狐狸精!”刘娜说道。
童羽飞一听,顿时就来劲了,没想到,我这么规矩的学生也能在刚开学就遇上打群架这种事。
看对方有二十人左右,又看看自己这里只有两人而已,童羽飞淡定的对瑞清说道:“出绝招,准备好了么?”
瑞清听了一愣,绝招?他只感受到童羽飞一把握紧了他的手,数道:
“三!”
“二!”
“一!”
“逃啊!”
瑞清顿时凌乱在风中,好吧,这的确是电视剧中最常见的绝招了,真没刚到童羽飞使用起来如此娴熟。
夜深人静的大街上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相携逃跑,身后二十多人追的壮观情景。
楚天狂就看见这样的情景,顿时吓得丢了魂,妈呀!那是小羽羽!
操!这要是出了事主上不得扒了我的皮!
楚天狂顿时冲去童羽飞身后,在童羽飞停下来那一瞬间将她护在身后。
童羽飞一见是楚天狂来了,顿时放下心来,双手扶膝,大口大口喘息。
瑞清不解,为什么不跑了呢?就算加上楚天狂他们也就三个人,对方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童羽飞喘着气,解释道:“没…没事儿…有他在……”
瑞清一听,心里不是滋味儿,你竟然如此相信他…
而楚天狂此时背对着他们,听此言后背也是一僵,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信赖我的?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没时间想那么多,对方攻势已到。瑞清心惊,这么多人,该如何是好?
“羽飞,你快走吧,我们帮你挡住。”瑞清劝道。
“哎哎哎~你回来,你会打架么?我还不知道你,在这看着吧,有楚天狂,我们不用跑了!”童羽飞把正想冲上前去的瑞清拉了回来。
瑞清还是不放心,向楚天狂看去,顿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他他…看见了什么!!
只见楚天狂身前的人莫名其妙的全部倒飞回去,落地的人没有一个还爬的起来。
瑞清惊恐,这这这…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吧!
不一会儿,这群乌合之众便被楚天狂清理了干净。楚天狂毫不费力地啪啪手,骂道:
“呸!真没劲,还没过瘾呢!”
说罢,转头看童羽飞
“小羽羽,你没事吧!”
“大黄,好厉害!”童羽飞比起了大拇指。
楚天狂嘴角抽搐,大黄………
正在这时楚天狂脸色一变,
主上!
童羽飞见此,皱眉,问道:“怎么了?”
“主上,出事了!你先回去吧!”
说罢,楚天狂突然消失在童羽飞和瑞清眼前,向教室飞去…
主上,你到底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