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藍星際
小說推薦深藍星際
几天前,安妮还在安卓美达00号舰上的时候,特兰斯闲暇时间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用笔在本子上写着字,她抬起头看向办公室那透明的舱顶,远处的星辰闪烁着灿烂的光辉,特兰斯的
手扶在额头上,缕缕金发从细长白皙的手指中的缝隙穿过,她陷入沉思
特兰斯的两位母亲,一位是曾经的1号舰指挥官,一位是族长,二人都进入到议会工作,很可能二者之一就会成为下一届主母,特兰
斯在众人的期望下,沐浴着华丽的赞美辞藻而长大,28岁(相当于人类18岁)那年,便以历代最优的成绩从安卓美达军事学院毕业
,被誉为军事界奇才,随后又考入安卓美达享受盛誉的“公民科技学院”进入议会特设的“星际文明研修班”
长相标志,身世显赫的特兰斯成为了学院乃至议会内部的密切关注对象,追求者多不胜数,然而……
命运对每一个人都是平衡的,不一定公平,但一定是平衡的
进入研修班的第二年,安卓美达人便与帝国展开了战争,原本有转圜余地的局势被当时的主母萨曼莎打破,萨曼莎采取的一系列激
火爆妖姬 冰焰
进手段彻底激怒了帝国人,战争最后安卓美达人几乎被灭族,仅剩几百人苟延残喘,不过这在安卓美达人历史中并不少见
也正是在这时,特兰斯的指挥官母亲在战役中身亡,而她的族长母亲原本受重伤准备运输至特定的星球进行冷冻保存,不料运输途
中运输舰受到陨石碎片撞击引擎而故障,永远的停留在了太空中一个未知的地方
昔日的光辉和优待不再,孤身一人的特兰斯只得从难民营中的后勤人员开始做起,每天的工作就是和议会剩余的人以及平民维护好
难民营中的各项设施、分发食物、寻找可以重建的材料和地点
門羅大陸
没过多久之后随着复制仪的发现,具有科研经验的特兰斯被调走改进复制仪,重新开启了自己的科研生涯,当成功复制出第一架战
斗型飞船之时,特兰斯成为了飞船的试驾员,然而在一次试飞过程中飞船出现异常失控,特兰斯遭遇空难,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
一条左小腿重伤,几乎成了瘸子
婚淺情深:禦念衷心 青青子衿
当时的医疗条件也并没有达到安卓美达人要求的最基础程度,重伤者要排队等候救治,而负责修复肢体科的护士琪儿恰好是特兰斯
的粉丝,对特兰斯充满仰慕,便将特兰斯从排队中提前做了修复腿部的工程,为此特兰斯对琪儿充满感激之情
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两人之间的感情慢慢加深,而议会也重新组建,特兰斯作为科研组的首席研究员被大众再度熟悉,而随着大型战舰被制造出来之后,军队的人数慢慢上升而高阶军官缺乏,特兰斯被任命调到军队担任副舰长一职
在此期间特兰斯几次提出申请向议会毛遂自荐,希望议会能给自己一个被提名的机会
然而此时的主母雅丽正是同特兰斯两位母亲竞争的政敌,并不希望她们的孩子参与议会事宜,所以一再将特兰斯的申请驳回,拒不提名特兰斯加入议会
随着特兰斯的人望一天天升高,琪儿与特兰斯之间仅停留在精神层面的恋情也浮出水面,特兰斯决定于琪儿正式立誓成为伴侣,琪儿却顶不住特兰斯的爱慕者们的压力,对特兰斯的感情产生了动摇,也就在琪儿勉强决定与特兰斯立誓的那天,特兰斯的极端狂热者们将琪儿徇私修复特兰斯小腿的医疗事件告到议会,翻出了这笔陈年旧账,琪儿被研究所除名不再担任护士一职
见识到了狂热者们的极端和失去了自己一向喜爱的工作之后,琪儿的精神崩溃,无论特兰斯怎样劝说,琪儿都不愿与特兰斯立誓而是决心离开特兰斯
“我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了,我从来没想过爱一个人是这么艰难的事”
重鑄清華 因顧惜朝
“你不要在意她们的看法,不用在意任何人”
“我做不到”
“琪儿……你”
“特兰斯,你是太阳,耀眼夺目,我没有办法和你一样,当我被你照耀的时候,也会被你的烈焰灼烧殆尽,所以……”
“琪儿,我不是太阳,我只是人类,我们只是彼此相爱的两个人而已”
“请你放过我吧”
这是二人最后一次对话,随后琪儿便离开了
之后不久,琪儿的尸体在一处建筑工地旁的池塘边被发现,浑身上下有多处被钝器打击的痕迹,但议会发布的官方公告是溺毙,不予立案调查
那一天特兰斯剪去了自己一直留着的一头漂亮长发,和琪儿的尸体埋在了一起
自此,特兰斯再也不向议会提出申请,而是提出辞职申请想辞去1号舰副舰长一职,仍然被驳回
在之后的对外作战中由于1号舰舰长指挥失当被撤职,特兰斯被升为舰长,此后军事界的各级将领一致推荐特兰斯进入议会,主母雅丽都以议会成员已满为理由驳回,但顶不住军队施压,所以将特兰斯从1号舰撤下,调配至远洋特级舰00号上,担任舰长一职,这才平息悠悠众口
这无尽的回忆化作了特兰斯口中的一声轻轻叹息,门外响起敲门声
“请进”
金属舱门随着特兰斯的语音许可打开,安妮走了进来,特兰斯将笔记本合上
“你在写日记?用这么古老的方式?”
安妮指着特兰斯的笔记本
“只是看看以前写的东西而已,怎么,我们刚从下面上来,你又想见我了?”
特兰斯冲安妮笑着
“是啊,我很喜欢看你,你是个大美人”安妮也朝特兰斯笑着
特兰斯垂下眼帘“你不怕喜欢我的人打你或者谋害你么?”
“不怕,她们打我我就打回去”
特兰斯听得一愣,安妮眨眼问她“怎么?有人这么干过?”
特兰斯摇摇头,轻声说“没有”
安妮坐到了特兰斯的办公桌上
“如果有也很正常,喜欢一个人就要有为对方受伤和牺牲的觉悟”
“这是谁灌输给你的?”
美女的超級護衛
“我自己总结的,如果是我喜欢上一个人的话,我想再多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安妮看着透明的舱顶继续说“无论代价是多么痛苦,因为我喜欢那个人,所以我做得到,大概”
特兰斯被逗笑
“为什么是大概,而不是一定呢?”
“喂!你忘了,我不是人类,我怎么知道喜欢人是什么样的?只是大概这么一个理论而已”
特兰斯按下了桌面的按钮,一个抽屉弹了出来,表面像水波一样,特兰斯将笔记本扔了进去
安妮看到后问“那是什么?”
“没什么”
通緝神秘小逃妻
“那笔记本你扔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就宇宙中的某个地方吧”
“你不是刚才还在看的吗?”
“是啊”
重生之毒夫 雁過吾痕
“那为什么就给扔了?”
特兰斯起身走向安妮“上次说的找乐子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
“现在找乐子吗?”
“现在?我不想找乐子”
特兰斯的通讯器响起,是烟花的声音“报告将军,那贱……女人她不见了”
“哦她啊,在我这里啊”
“好哇!”烟花怒气冲冲的挂掉通信,转眼间就踩着传送区进入到特兰斯的办公舱室,拽着安妮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