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歌訣
小說推薦離歌訣
天空中飘着大朵大朵纯白的云,许是倾盆大雨要走一遭了,这真似孙悟空的七十二般变化,蹭蹭蹭的分分钟就变,没有一点儿含糊的韵味,小小的空间里充斥着一股子挥之不去的闷热感,夹杂着汗味儿,臭鞋味儿,豪不夸张的说,就连一只蚊子也会被熏晕过去。
白骨天魔傳 秋溢
不过,那又怎样,纵然恶臭难忍,纵然挥汗如流,我玫瑰照睡不误!
面前是金黄脆嫩的油炸鸡腿,边上是一杯加冰可乐,在这样的艳阳天里,简直就是绝配嘛……此刻任凭你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还是老子庄子韩非子都不能阻挡我将这美味佳肴消灭殆尽。
难以控制的食欲将我推向饥饿的顶峰,不顾形象的,像饿狼扑食般顺势咬了下去,奇怪,为什么感觉软乎乎的,而且味道好像也不太对……
“玫瑰。”粗狂的声音将我从美食的深渊拉起,模模糊糊的,只见胖的流油的班主任此刻正抱着自己的胳膊作痛,香肠嘴不停地往痛处吹送凉气。
“玫瑰,你睡得很香嘛,出去。”胖子突然恶狠狠把那双原本如细缝一般的目光对向我。
“Rose rose i love you……”胖子偏偏响起的手机铃声又惹得全班哄堂大笑。余下黄龄动人略带妖娆的歌声。
愛再長,長不過似水流年
整个人都是大写的尴尬,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哎,看来,今晚回去得拜拜佛烧烧香了。疾步走出教室的瞬间,却瞥见了胖子涨红的脸。
他叫周子文,是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数学老师,奈何选了文科,竟依旧未能逃出他的魔掌。今天原本应是“普天同庆”的分班见面会,怎奈竟成了如此模样,丢人,这以后还怎么过……
嫡女醫妃:邪王強寵腹黑妻 水安然
我靠着冰凉的墙,只觉无聊至极,似乎做了隔墙的耳朵,听着胖子在里面“张牙舞爪”的讲着,无非是什么抓紧学习啦,时间不多啦诸如此类,耳朵都要起无数个茧子了。
“哎,哥们,你也罚站啦?”毫无防备的一只结实的胳膊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
“什么罚站,哥们儿我这叫静静地思考人生。”说完,我满脸嫌弃的将面前男生的胳膊移开。
男生个子挺高,整个人看起来很结实,却不失线条的优美,脸颊虽沾有一块块斑驳的污迹,但还是不能掩盖他的清秀,尤其那一双炯炯的眼睛,仿佛星星似的,叫人移不开视线。
“思考人生,哈哈……哈哈。”他肆无忌惮地笑着,露出两排皓齿。
“喂,我说哥们儿,你低调点儿,你想让全世界都听见你魔性的笑声么?”我狠劲掐了他一把。
仙碎虛空
没来得及反应的他,痛得嗷嗷乱晃,却不敢再出声了,撩起袖子,竟青紫了一大片。
蓮臺偈 歸惜霜
“哥们儿,你下手也忒狠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怎么还煮豆燃豆萁呢?”男生作生气状,我也憋不住笑出了声。
“这样,我也饿了,要不一起吃个饭。你敢不敢逃学?”
“逃学都是我的家常便饭了好么。”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又说道“你刚才说请我吃饭,还在傻愣着干什么?”
没有回答,我就被他迅速拖下楼梯,不过眨眼间,他已经翻出了学校围墙,冲我招手,好吧,我还没有……翻过墙,更别提逃学了。不管了,翻,假小子就要有假小子的模样。一阵连滚带爬,我就这样狼狈地完成了出生以来的第一次逃学。
“哥们儿,你还真是优柔寡断啊。我叫姜灿,你呢?”他伸出手,面带嘲笑的意味看向我。
“玫瑰。”握住他的手,只感到从未有过的紧张。
“玫瑰……哈哈……哈哈。”又是一阵魔性的笑声夹杂着嘲笑。“为什么叫玫瑰啊,一个男生……哈哈。”姜灿早已前俯后仰。
囂張小皇妃 梓雲溪
“我高兴,你管不着。快走,不然你自己吃饭去。”我努力不去理会他的笑声,也极力隐藏着自己是个女生的秘密,只管大步向前,物色着街边的美食。
“玫瑰,听说今天要重新分宿舍了,你说,我俩会不会在一个宿舍呢?”姜灿倒是毫不见外,自顾自地说着。
一个宿舍,呵呵,大哥你就继续做梦吧。
“怎么会。神经病。”我嘀咕道。
“什么?”
“啊……我是说有可能。”我转过头,假装理了理凌乱的短发。
紈絝毒醫制霸天下:廢材大小姐
随便在一个路边烧烤摊坐下,姜灿又点了几瓶啤酒,夏日闷热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不管你怎么躲避,终究仍是一身细密的汗。
十方乾坤 神出古異
夜色很快笼罩下来,披着一身朦胧皎洁的月色,我和姜灿就这样偷偷摸摸,蹑手蹑脚地逃回了漆黑的校园。
“吃的太撑了,走不动。喂,你倒是慢点儿。”姜灿气喘吁吁的轻声喊道。
大聖歸來之顛覆乾坤
終極罪惡 朱維堅
正走着,却看见远处晃动着一团朦胧的白光。
“什么啊。”我缓缓移动脚步,打算凑近点儿看看。
“等等,玫瑰,别过去。”姜灿突然伸手将我拦住。
“该不会是巡校保安吧?”我问道。
白光笼罩下,我似乎看到了周子文的身影,微胖,平头,但是究竟是不是他,我也无法确定。
“玫瑰。”清楚地听见有人用力的叫着我,可是当我转过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眼前模模糊糊,泛着大片大片白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