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49章我有大法
他后方几十丈外,蓦的波动一起,出现个矮子身影,狞笑中扔出个黑灿灿圆珠,然后再次消失。
但陆寒如同未见,伸手在虚空一捞,他就被恐怖的剑气海洋包围了,浑身剑意爆发,铸成四方形剑罡。
轰隆隆——!
如无数核弹同时爆炸,那枚黑珠似乎压缩了另一个世界,将陆寒和剑罡全部淹没其中。
大汉都为之一惊,急忙抬手召唤剑阵,离开核心百里,对矮子的行径有些不满。
爆炸威力很恐怖,空间向四外推挤,陆寒所在之地发生虚空膨胀,然后又狠狠一缩,反作用力能压虽任何存在。
但从核心处,如怒龙卷天般,喷射出一道道巨大剑芒,闪现中模糊几下,就把方圆三千里,尽数化为剑域。
犀利之意和酷寒之冷,冻结每寸空间,唯独剑道纵横,陆寒的身影在爆炸波动中升空,抬手掐了个剑诀。
妖孽難纏,悍妃也傾城! 夜舞傾城
剑域狠狠收缩,骤然只剩千里,然后又仅有三百里,内部惊怒嚎叫四起,骇然之音大作,但最终,只剩下十丈左右的剑球,滴溜溜在他手上转动。
无人发现的迷你剑域内部,三个月牙般的细丝,悄然降临三人头顶,向下轻轻一落,宛若神器劈斩。
剑球震动许久,知道完全停止ꓹ 陆寒才跨步没入虚空,向前闪电般继续飞遁。
向后二十万里外ꓹ 就在他被二人拦截的地方,蓝袍人和黑衣人从虚空踉跄掉出,几乎灰头土脸ꓹ 扫视附近地形后,再次骇然欲绝。
“活见鬼了?我们弹射了两次ꓹ 为何都回到了此处,难道这里本就有个幻阵?”
“幻阵?别开玩笑ꓹ 哪里有丝毫异常都没有的幻阵ꓹ 反倒是更像空间回叠。”
“放屁!那是金仙才具备的神通,我们从没得罪过那等存在,快点在查看下原因。”
“这……你不是说,那个散修无法看透,或许他就是金仙呢。”
“什么?不会的,他若是那等存在,早出手捏死你我了ꓹ 大不敬之罪,无人能忍。而且那厮此刻ꓹ 恐怕……嘿嘿!”
两日后ꓹ 陆寒落在一处废弃遗迹上ꓹ 这里曾经似乎是大型村落ꓹ 如今只剩下几尺高的断壁残垣,半截木头都没有ꓹ 处处长满荒草。
他抖抖手ꓹ 面前就掉出三个仙婴ꓹ 浑身遭到冰封,还有无数金丝捆缚ꓹ 各个昏死不知。
略微调息后,便对他们逐个搜魂,有用无用的信息,一股脑都被过滤。
然后在巨掌吞吐下,这三位白痴,就纷纷化为一个个光溜溜的肉球,为他以后炼药做为药引。
浓眉大汉和矮子都是中期境界许久的老怪物,灰袍道士游荡在初期也已许久,凭借强横肉身,可以和中期对抗。
他们的家底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甚至有点侮辱劫匪的身份,仙石加起来不到十万,唯一的亮点是有两种神药,或许是他们自己碰到,或许来自遭难的家伙。
仙器未来得及亮相,主人就尽数灰灰,加起来七八件,另外他们打劫到手的仅有四件,一般在个人物品中,最值钱的就是仙器。
至于其他东西,打包还能卖几万仙石,除了那两种神药,此次全部收获,好歹有三五十万仙石入库。
玄仙,已经很难彻底斩杀,因此陆寒不怒则已,一动就用大神通,让对方未起逃跑的念头,就已经死了。
以玄吒冥剑诀施展剑阵,用陨天暴凌术加持威能,布设剑域,封死空间,灭杀只是早晚的问题。
这三人,和夺宝道人那种老油条不一样,连身份都截然不同,岂会配合得当,对陆寒出手就干巴巴的,能弄死两个同阶,已经气运不错。
一路到达百变沙海前,再无其他破折发生,只在三天前,看到两个世家在大肆火拼,足有上百人的战团,生死大仇轰轰烈烈。
站在高空远眺,各种遁光在这里频繁出现,已经到达的修士,他能看到的两万多里内,就有二三十个身影,后者三五成群,或者孤寂伶仃。
‘嘎——!’
一只上百丈的神雕,又从天际破空而至,浑身金光闪烁,如倾世大鹏般。
背部有高人布设结界,电光噼里啪啦,各种雷弧纵横,内部隐约站定七八人,其中玄仙竟然多达五个,实力强悍无比。
“奔雷谷的家伙?这下有热闹看了,他们喜欢雷霆,酷爱追雷,甚至肉身硬撼雷劫,打起架来直接玩命。”
神醫廢材妃 連玦
没过多久,有帆船状的飞宝刺破长空,向前滑动而去,后面缀着几根彩带,无人看清内部情形,但陆寒已见到四男六女,分列船舱两侧。
散仙里,也有奢华之辈,他曾见过一名褐发的五旬壮硕老农,肩抗三彩大宝剑,脚踏傀儡飞行,呼吸间划过万里长空。
那傀儡虽然仅有几十丈,后面却拖曳出宽大痕迹,并转眼幻化为一道彩烟,气势不输大宗。
他若想高调,可自己打造一件破空神器,刻画阴阳太极,内附五行大图,沿路掉下无数雷球,让所过之处齐齐惊骇,万千修士不敢抬头。
没多久,当看见修士密集,都伫立在弧形的广大区域,他们对面是一片石林,有小屋不起眼,却如定海神针般,陆寒瞳孔一缩。
迷婚計,禦用俏佳人 柳翩翩
“我乃太乙坐前小娃儿,奉劝来者就此停步,百变沙海内不得厮打斗法,静待秘境开启!”
有隆隆之音传来,在不远处,一个身穿焦黄色马甲,五大三粗的家伙,正在放开嗓子吼叫,让人忍俊不禁,每次都能引起嬉笑谈论。
太乙真仙?
回到仙界数百载,终于见到真正的仙家了,那小屋里的,必然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专门扼守天地两门秘境,但更宏大的天门,会有两名太乙镇守。
整个弥阳仙域,达到这个级别的存在,能有三五十位就是大造化,如珍宝般,是支撑仙域的栋梁。
金仙之前不是仙,太乙之后不是仙。
两大境界,一个俯瞰下方,一个仰望成圣,都站在黄金分割点上,任何举动都开始涉及气运。
十二星座之巨蟹女孩向前沖
到来的人已达数百,但世家大宗带的弟子和随从占据多数,基本都列队而坐,玄仙在前撑起一小片天宇。
有彩门竖立,洒下百丈光幕,将自己人笼罩在内,衬托出奢华高端。
有长弓拉满,欲要射天而去,门徒后生摆出羽箭造型,气势尖锐不可直视。
甚至自带一座金字塔般的青色小山峰,族人皆坐其上,闭目垂帘,作俯瞰众生状。
老气霸道的玄仙,基本会带着族中精英货高徒,借此机会一开眼界,一个个青年后辈,不乏真仙巅峰修士。
也有地仙里的奇才,甚至还有吸睛迷人的公主仙女,都沐浴在无忧环境中,不缺材料仙石,极力冲刺更高的顶点。
来这里的人源于五湖四海,奇装异服甚至更另类的皆有,根本常见不怪,他随意扫了扫,根本不起兴趣。
但却有两道目光,极其不善的顶住了自己,斜对面几十里外,一个蓝袍青年和一个黑衣人,正冷光幽幽。
他们身旁,却多达十几人,站在一杆风月银色大旗之后,为首的人是个病态的秀才,却有后期的强大威压。
现场基本安静,无数世家宗族,彼此打量时也颇不善,这是通病,无药可解,但区区两个小畜生……!
“这位道友,那里是谁家的?”
陆寒扭头,冲不远处一个独自打坐的青面高声问道,声音之大顿时让人侧目,不少人凝眸看来。
醫妃有毒 水瑟嫣然
百變小農民 古城孫大炮
“嘿嘿!老弟阅历有待提高,连碧血云潭的标志都不认识啊?”
“原来如此,难怪我会在路上遇到两条畜生,总在背地里呲牙,专咬路过的独行侠,还和不干净的东西勾结。”
‘什么?’
那人脸色微变,听到讥讽声音的人,跟着陆寒的目光,全部聚焦在那杆风月银色大旗之下,更看到两个不善的眼神。
“哈!这么快就有道友中招了?看来他们还是贼性不改,竟然有脸参加地门秘境,劫杀我皇甫家弟子的血债,总该有个填补偿还。”
那座金字塔般的青色小山峰顶端,白羽袖袍的中年,猛然睁开双眼,继而抚掌大笑,阴狠的扫过风月银色大旗,话语却压抑着无法言喻的杀机。
“你这穷酸散货,胡说些什么?”
大旗下的黑衣人,立即将气息狂压过来,对陆寒更加怒目而视,随后又冷冷对着金字塔般的青色小山啐了一口。
“皇甫家的弟子,被人莫名截杀,那是个人命数,况且凶手已经查出,再向碧血云潭继续栽赃,小心秘境之行,尔等尽数死绝。”
縱愛宦欲 魅夜水草
“啧啧!你们作案失手,被对方带伤逃掉了,我可是亲眼所见,简直笑掉大牙。还用破空类的宝贝,发力弹射追逐,结果撞上空间异变,在原地反复兜圈,灰头土脸啊!”
“什么?你住口!我堂堂大家岂是区区散修能侮辱的,念你阅历底下,年少轻狂,这次不再追究,得寸进尺者……死!”
另一个蓝袍人,脸色蓦然再变,对陆寒厉声疾喝,瞳孔闪过几丝了然。
‘诶——!’
泱泱众人却有不少撇嘴,嗤之以鼻扭头鄙夷,显然对碧血云潭没有好感,知根知底者似乎不少。
如此吵闹,为首之人却恍若未闻,仍旧负手而立,似乎在听小曲般,脸色隐隐含笑。
片刻后,他忽然抬手一翻,掌中就多了柄锈迹斑斑,近半残缺的幽绿断剑,只剩下不足二尺,还有不少血污残留其上,看中有些凶邪,可惜未感应到半点灵压和波动,极为普通。
但关注之人,蓦然脸色剧变,一副惊惧神色刻在五官上,距离近的纷纷向远处退去。
武逆九天
“碧血残剑?!”
“他们将镇族之宝带来了?嘶!”
“神器在手,底气十足啊,看来这次的地门秘境更凶险了。”
惊呼过后,周围立即鸦雀无声了,甚至许多世家也面带畏惧,一个个铁青无比。
‘码的!毕竟云家是出过金仙强者的,这把剑不知被封印住动用几次的神力,虽然没有金仙操控,但激发一次,诛杀玄仙仍如切菜剁肉。’
‘不要脸!此物本事邪修之宝,已沾染了我辈生灵无数,几乎从血海里淌过来的,被云家金仙弄到手,反而将其威能再次提升。’
‘别废话了,先祈祷不要和碧血云潭的人碰上,弄点好东西就藏身保命吧。’
閃婚契約:陸先生,別來無恙!
“你们俩是不是未联系上那三个狗腿子?很不幸,都被我就地捏死了,出手有点重,抱歉!”
第一百封情書 貓小萌
众人再次一惊,心忖这个小伙子真是愣头青,见到碧血残剑,还敢继续硬怼,简直自断生门。
更发现陆寒还丢出三样东西,向风月大旗方向抛了过去,纷纷聚焦细看,原来是一对带着血污的白色羽翅,和一件绘有虎纹的牛皮,以及一套黑色铠甲,顿时更不淡定了。
“呀?!这是红痕、妖道和矮仙这三个祸害的东西啊,他们居然也来了百变沙海,幸好都被及时除去了。”
“皇甫家的,你们找的凶手都在这了,那名血亲嫡系也该瞑目,还不谢谢人家?!”
“果然这其中有猫腻,他们从不远离中心处那片凶地的,呵呵……!”
不少人冷笑,目光若有若无的倾斜,落在几乎目呲欲裂的两个人身上,他们正在发颤,几乎无法忍受。
“当真?”
一人飞下金字塔般的青色小山,阔步向陆寒走来,远远抱拳惊问,事发突然,他还有点难以置信。
“那三样东西,现在是你的了,回去略作祭奠,我已将凶手化为元丸,以后当做神丹得药引。”
嘶!
太狠了!也是个手辣之辈啊!
爽!理当如此!
陆寒在被无数目光聚焦,他发现不少惊骇和畏惧的表情,还有许多赞许,跟本不以为意,若对方未冒犯他,怎会被当众打脸。
“道友,你一个区区散仙,他是积累浑厚的世家,更带着凶恶神器,秘境开启后,可要千万小心!”
“世家?神器?吓唬胆小的而已,他有神器,我有大法,言出法随,犯我者——如同那三个凶徒。”
‘好!’
啪啪啪……!
掌声稀稀拉拉,但大多数人叹息,心忖不招惹碧血云潭的人,都有可能遭到暗害,与之针锋相对,几乎是必死之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