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飛夕
小說推薦鳳飛夕
说,这凤飞夕到了当嫁的年纪时,凤家的门槛是险些被踏破,一向和蔼可亲的凤母这回可是地地道道的挑三拣四了起来。
提亲的这其一,是凤飞夕的同私塾同学花落归锦,说起这小花,凤母不禁摇首蹙眉。这小花吧,样貌是生得极好,家世也不错,人又很聪明,可是偏偏为人比较轻浮,一举一动都难辨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实在难以捉摸,遂喝过凤家三杯茶的小花被凤母下话。
無奈神 周雲
“小花呀,伯母知道你是好孩子,可我看你与夕儿那般的犟脾气好像并不是很合适,你还是回吧。。。”
小花端着茶杯的手指轻颤了颤,真诚道“伯母,我与夕儿很合得来的,不信您可以问夕儿。”
我把鄰校女神給睡了gl 安晨初念
不巧凤飞夕刚与小陆逛完茶楼踏进家门,讪讪道“可据我所知小花你与我是言不过三句必吵无疑呀。”
潰裂的世界 君若熙
小花俏丽的眉目抖了抖,又失落又气愤地打道回府。
其二,则是一直与凤飞夕鬼混在一处的灵沉华,可是说起这小灵,凤母不禁寒颤,小灵这孩子吧,有时候实在是难辨雌雄也,与凤飞夕在一起鬼混这么多年,却实在没见二人有过什么深入的情感交流,多半都是吃吃喝喝玩玩,毫无正经,凤母这关里他肯定是一万个不行的,遂刚与小灵说到。
“小灵,你可别逗伯母玩啦,我知道你和夕儿是好朋友,你说你跟这凑什么热闹呀。”
这日打扮的颇有几分男子气概的小灵压低嗓子违心道“伯母,非也非也,实则这些年我一直暗恋那只猫崽。。呃暗恋凤飞夕…”呸,自己暗自里先干呕了一下。
正当时跟小陆杀完一盘棋的凤飞夕从屋里出来,翻了个白眼道“灵沉华,我知道你是想借与我成亲之事给你父母一个障眼法,赶紧的给我哪来的回哪去,你这也太不够朋友了!”
復仇女很癡情 白雲
被拆穿的灵沉华轻哼着一甩袖冲进房间里看了小陆一眼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去。
其三,是前些年搬到这里的对门云家的小儿子云中景。小云这个孩子虽然人是很好的,又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凤飞夕的,可是这孩子实在还太小,少不经事,嫁个这样的相公凤飞夕以后得多操心,所以这小云也不在凤母的考虑范围内,还得哄着说。
混亂序曲 青衣醉酒
混在明朝當盜妃
“小云呀,你还小,能分清什么是友情爱情嘛,你知道夕儿性子那么臭,等你以后长大了也许就会受不了她啦…”
小云吸了吸鼻子“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喜欢夕夕姐姐…”
死神垂釣 死神釣者
巧得很犟脾气的凤飞夕刚刚与小陆一同应母亲的话回来吃晚饭,话一入耳,脸黑了一半,咬牙道“娘亲您把我生的性子这么臭实在是不好意思,很晚了云儿你爹爹刚才喊你回家吃饭哦。”
遂小云也这么没有余地地谢了幕。
这其四,凤母其实并没有想到他会来,便是自己的远房亲戚家儿子,颜如玉。
盼歸來 金妍
说起来,也不算是有什么血缘关系,毕竟已经太远了,小颜来的时候,凤母与凤飞夕和小陆都在庭院桃林里的小亭中吃桃品茶。
王爺你敢娶小三試試
他就这样翩翩而来,带着一张如沐春风的笑颜,带落了一片黛粉漫天的桃花,他总像是梦中人一般美好,但却又十分真实的存在。
这门亲事凤母并不反对,全看凤飞夕自己怎么想,本以为自小就对这小颜十分有好感的凤飞夕会喜出望外的应了,却不曾想当小颜情意绵绵地问她“夕儿,你可愿随我走?”的时候。
凤飞夕竟然十分冷静地柔笑着回应“小哥哥,说笑了,我很喜欢小哥哥,年年都盼你来这里避暑,今年终于又来啦。”
她这样说着,颜如玉明镜也似的心当然看破一切,不疾不徐地答“嗯,我来了。”然后在几日后,在自己将要度完假回去的时候,在那一年百花齐放烟火腾空的护城河畔,他回首看她,却见她用自己都不知道的柔情似水的目光静望着在她身侧的那人。
最初的巫師
那人也将望着烟火的目光转过来投向她时,薄唇轻启,声如碎玉“喵喵,你在看什么?”
“看你。”
什么时候起,眼里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