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彼岸我的似水流年
小說推薦你的彼岸我的似水流年
慕凌云从医院走出后,并没有回家。他呆呆地坐在广场上,不知道再想些什么。低着头,默默地看着手机上几十个未接电话,心中的恼怒更甚。
他知道,这次是遭人算计了,否则不可能事情会这么凑巧。若不是比原计划要回来一天,可是,谁会知道这些呢?
这一次,终究还是没有查出幕后指使是谁,因为没有人看到那人的长相,只能猜测是一名女子,一名与顾子晴关系并不算很好的女子,除了这,再也不能问出什么。
很快,上面下来通知,禁止再将此事往深处调查,于是乎,都隐隐约约的晓得,这个幕后人是一个大有后台的家伙,就算是真的查出来了,也是动不得的。
顾子晴很快就出院了,这次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很多人都以为她只是身体不舒服。毕竟之前的一些事情或多或少已经对她有了些不太好的影响,如果再被爆出遭遇绑架,估计在A市就不太容易呆下去了。
“子晴,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好了没?”孟雪瑶关切的问着,眼睛里却透露出一抹探究的神色。
“好多了,谢谢你来我家看我。”顾子晴礼貌的笑着,突然间,笑容呆滞了,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是那股香水的味道,不会有错的。那种香水每种味道都只会出一种款式,根本不会有重复的。那天,味道虽然很淡,但是她还是闻到了。现如今……
夜妻
“雪瑶,你用的什么香水?味道真好。”她继续笑着,只是眼神中透出一抹冰冷。
“噢?!你是说我现在用的香水?是DiorAddict的一款特定香水,我特别喜欢它的味道呢。”
“特定的啊?可惜了,我还想买一个呢。”
“这牌子的另一种款式的也挺好的,哪天一起去看看。”
顾子晴看着那看似没有心机的孟雪瑶,心中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苦涩不已。
不过,也许雪瑶将香水借给他人用了呢。顾子晴暗想道。
“雪瑶,你最近几天?”
“嗯?最近几天怎么了?我最近几天一直练习钢琴呢。不过子晴,你是怎么回事呢,怎么好好的会被?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会再次生病呢。”孟雪瑶讪讪的笑着,脸上有些不自然。
这时候的顾子晴,在心里已经确定,当初那个蒙面人百分之八十就是她,即使不是也是她在幕后操作。
对啊,她是省长的千金,省长下令不再深入调查,一个小小的市公安局又怎么可能再调查下去呢。
“那个子晴,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你要快点好起来。”孟雪瑶有些慌乱的起身,得体的笑着,就要离开。
“是你对吗?那天就是你吧?为什么呢?”悠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孟雪瑶打了个冷战…
極品毒妃
“子晴,你再说什么呢?什么就是我?”
“你身上的香水只有你自己有,而且你断不会把新品借给别人。所以说,那天就是你,对吗?”
“子晴,我…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还有事。”
“听不懂吗?开发区!废弃厂房!!”
“子晴,你是不是不舒服,什么开发区,什么废弃厂房…”
“没什么,你有事先忙吧,我要休息了。以后不要来了,我想你也不想见我,何必这么假惺惺的!”
顾子晴疲倦的闭上眼,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是啊,虽然说她与孟雪瑶之间并不太亲近,但是都是同学,也都是朋友,为什么会这样呢?也许真的是当时她说的,因为他们吧。
闭着眼,泪水顺着眼角慢慢落下,突然间铃声响起,是安筱轩。
“丫头,你在做什么呢?好些没?有没有想吃的,我们这就给你带过去。”
“什么都行,随便。”
“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事情吗?怎么声音?”
“哪有,我只是没有睡醒。好了一会儿见面后再说吧。”
顾子晴将电话挂断,呆愣愣的望着自己客厅的天花板,愣了一会神,缓过劲来,自嘲的笑了笑。
安筱轩他们到后,顾子晴已经恢复了正常状况,她不想再让人担心了。毕竟只是香水的味道一样,这世界上相似的太多了。
“嗯?凌云?你怎么跟着筱轩哥他们一起来了?!”
“哎呀!小晴儿,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有多讨厌,非要跟着我们来找你。要不是安大少拦着,我都想狠狠揍他一顿!”说着,恨恨地瞪了一眼慕凌云。
讓孩子心悅誠服 楊傑
“那个晴儿,我…”
“停!不要解释什么,来了就一起坐会,想说啥以后再说。”顾子晴并不给慕凌云说话的机会,虽然说他赶了回来,并且救了她。可是一下子消失这么久,是个人都会很生气。更不要说这段时间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慕凌云不再说话,只是有些忧伤得看着子晴和他们之间的互动。
行屍走肉之末日侵襲2 贏官人
他可以清晰得感觉到子晴是真的生气了,只是这个误会不说开,只会越来越深……
安筱轩和莫天羽很快就感觉到屋中的气氛不是很好,思考了片刻,就先行离开了,只剩下慕凌云呆呆地坐着。
“晴儿,我真的没有……”
水滸之宋末英雄傳
“你今天来看我只是为了解释当初你消失这么久的原因么?”
“当然不是!其实我就是想你了想来看看你怎么样了,而且,我不想让咱们之间有误会,所以我想说清楚。”
“那么,你说,我听。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会消失,为什么你消失的时候就出现了照片的事情。”
“我根本没有想过会出现照片的事情,那时候我正好有事回老家,家里在山区,那里所有的电话都没有信号。我本来以为两三天就可以结束事情,但是没有想过会那么麻烦,需要好久。”
慕凌云顿了顿,看了看顾子晴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安。
“我一出山区,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就听到了你被绑架的消息,就飞快地赶过来,晴儿,我真的不是有意要不理你的。”
“凌云,你觉得雪瑶咋样?”
“啊?晴儿,我们说着咱们俩的事情,你扯到她做啥?”
“她人长得美,家世也好,你说对吧。”
“晴儿,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怪怪的。她是她,你是你,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你,我还在意过谁?别乱想了好吗?”
“凌云,你没有瞒着我事情,对吧,”顾子晴很希望他能说有,因为她知道,他其实是与安筱轩认识的,“你和筱轩哥之间?”
“我和他之间咋了?晴儿你在说什么?”
誰說青春都浪漫
“凌云,你实话告诉我,曾经我是说小时候,我们认识么?”不知为什么,顾子晴想到了她的那个梦,以及梦中偷偷看着自己的小男孩。
慕凌云愣了愣,眼神有些闪躲“晴儿,我一直在C市,我们小时候怎么会认识呢?”
“这样啊,那一定是我最近事情太多,记忆出现混乱了。”
顾子晴心里有些失望,她不知道为什么慕凌云会说自己一直住在C市呢,如果不是筱轩当初说过他俩曾经认识,也许不会这么疑心了。
或许,那个梦只是因为事情太多而混乱了,但是,他终究还是对她说了谎,谎话,总是会摧毁所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