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方圓
小說推薦不成方圓
她是在见到梁娅雯的那一刻才感到几分自卑的。
不是因为看着那个穿着白裙的美丽少女从旋转楼梯上款款而下,也不是因为她的腰肢有多么纤细,更不是因为她身上穿着的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衣裙,而是因为她的余光瞄到,那个人的目光自从她出现后就没有离开过。
原来就是她啊,他心里的那个人。
迫嫁成婚:獨占雙面嬌妻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一时没有掩饰好自己而让自己的目光过于炽烈,他竟然将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
她心里先是猛地一震,然后朝他露出了然的微笑,看看他,再看看那个白裙少女,笑容戏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被她表演得天衣无缝。
然后转过头不再看他,低头看手中交错的纹路。
阿妈曾经看着她掌中的纹路叹息她这一生的命运坎坷。
那时年纪还小,对于阿妈的话深信不疑,虽然并不太懂“命运”与“坎坷”的意思,阿妈的忧伤语调却深深地感染了她,在她小小的心里埋下悲伤的种子。
“晓筱,怎么还不开饭哪,都在桌子这里等多长时间了。。。。。。”
汤圆儿扯扯她的衣袖,两只平时明亮的大眼睛此刻肿得像大灯泡一样可笑,小声地抱怨。
从客厅移到饭厅,她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了,抛开了刚刚的伤心事,专心致志等着人到齐开饭。
赵怀家的饭厅很大,很气派的样子,桌子很长,一边可以坐七八个人。
早就有六七个少年坐在那里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看见她们两个出现都热情地打招呼。“哇吼,终于有美女来了,快上座。”都是一些看起来教养良好的少年,打完招呼后才重新投入他们自己的事情当中。
赵怀不在。
小妻誘人:誤惹霸氣總裁
她和刘晓筱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等了十来分钟赵怀终于姗姗来迟,有些潮湿的头发显示他应该是去洗了个澡。
他随意地拉了椅子坐下,问“人齐了没有?”
“没呢,赵哥,你妹还有梁娅雯还没下来呢,她们怕是还在化妆呢吧。”
“是呀,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她俩是不是看上我们哥几个了。”
“去去去,那梁。。。。。。是你可以觊觎的吗,小小赵哥灭了你,是吧,赵哥?”
少年们显然和赵怀的关系不错,见他这样问都开始调侃。
“瞎说什么呢,玩你们的去,等人齐就开饭。”
無敵從淬體開始 聰蔥沖
赵怀就显得冷淡多了,随便说了一句就打发了他们。
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随意瞄了一眼兔子眼的汤圆儿。
“笨蛋,怎么变兔子了?真丑。”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额,我错了,你全家不丑,就只有你丑。赵怀,伯父伯母不在吧?”汤媛下意识反驳,骂到一半紧张地环顾四周,可恶的只有赵怀,她可不能乱骂。
“咕~~(╯﹏╰)b”尴尬的声音,她的肚子又响了,她好饿。
“我爸妈今天不在,笨蛋。再等上十五分钟,她们要是再不来我们就开饭。”
赵怀显然是听见了她的肚子的响声,呜呜呜,好羞耻。
“随便你,我才不饿呢。”汤圆儿死要面子地说。
“那好。我们就慢慢等吧,反正不急。”赵怀好整以暇地说。
“你!晓筱 。。。。。。”汤圆儿气得冒烟,又拿他没办法,只好向刘晓筱求助。
刘晓筱看向赵怀,红唇轻启,“赵怀。”
市井之徒 對井當歌
不怒自威,很好,晓筱,吓死他,让他心甘情愿地开饭。
“我也不饿,可以等的。”
刘晓筱无视汤圆儿的求救目光,说了这么一句,谁叫刚刚这个笨蛋把鼻涕眼泪全部弄到她身上的,她只好助纣为虐了。
一婚二寵
赵怀原本也以为刘晓筱又会和他来一句“别欺负汤媛”之类充满正义感的话,没想到她还挺有趣的嘛。
奸笑一声,“那好,既然大家都不饿,就晚点开饭吧。”
就在汤圆儿以为今晚就要这样饿死在赵怀家的时候,一个陌生少年出声拯救了她。
“别,赵哥,咱哥几个可早就饿了,我们午饭就没吃。”
“是呀是呀,我们早饿了。”其他人附和道。
“赵哥可别不把我们当人啊,重女轻男,都不问我们的意见,别性别歧视啊!”
至寵冒牌妻 糖炒芋頭
对呀,汤圆儿私下里不断赞同地点头,宝宝很受伤,宝宝要吃饭。
“那好吧,那就再等十分钟,人齐了就开饭。”赵怀被吵得脑袋疼。
腹黑總裁的出逃小嬌妻 蝶舞
结果,等到开饭时间,那两个传说中的妹子却还没出现。
出于礼貌众人还是等着。
直到做饭的阿姨把饭菜都上好,又过了五分钟才见一个白裙美丽少女款款而来。
“抱歉让你们久等啦。”少女脸上挂着歉意,优雅地拎着裙摆坐下,让人不忍苛责,却不能平息汤圆儿的怨念。
她不是什么斤斤计较的人,可是凭什么有的人可以心安理得地让别人饿着肚子等结果只是轻飘飘地说一句“我很抱歉”,要真的觉得抱歉的话就不该迟到啊?
还像日本的小脚女人一样一步做三步走的,总之,鄙视迟到的行为,为自己快要死去的胃也不能原谅她!
嗷呜,好想咬她一口,阻止汤圆儿进食的人通通要被消灭,机关枪,扫射,的咚咚咚咚。。。。。。赵怀不知道让汤圆儿饿肚子的结果是会让她产生想要毁灭世界的黑暗想法。
还好他见白裙少女坐下就宣布可以开饭了,不然汤圆儿不确定她会不会干出什么饿出神经病的事情来。
“赵怀你妹呢?”有人问。
“她今天有事出去了,不和我们一起吃,叫我和你们说一声。”白衣少女这时才想起来解释。
听见这些的汤圆儿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疯狂地进食中。
刘晓筱则默默地给她多夹了一些菜,这个倒霉孩子,都饿成什么样了,以后还是别拿这种事捉弄她了。
汤圆儿就像是她曾经参观过的养猪场的里面关着的小猪,到了饭点主人要是没能及时喂养,那叫声凄惨得比被杀的时候还惨,群猪惨叫一起在山林回响,惨绝人寰的同时又有莫名的喜感。
刘晓筱没有再去看那个人,专心 给汤圆儿夹菜,长长的睫毛微垂掩住眼里因回忆而起的笑意,脸上的酒窝轻陷,浑身散发出的气息温暖迷人。而汤圆儿此刻则彻底化悲愤为食欲,谁也没办法将她从碗里给捞出来了,嗯,吃饱了才有力气追大叔,她是不会放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