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夏天無法說愛你
小說推薦那個夏天無法說愛你
难得可以有个不用整天忙着看书做作业的暑假,萧墙可以好好的陪爸妈了。在家的日子是让萧墙最幸福的,因为从上初中开始萧墙就离开家在外面上学,家的感觉对萧墙来说总有不能满足似的饥渴。只要是在家,萧墙可以在屋子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别的孩子在家待几天就会觉得无聊想出去玩,可萧墙不会;相反,萧墙只想陪在爸妈的身边,帮爸妈一起去田地里干农活,萧墙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最快乐的。
八月,萧墙要去省军区医院参加体检。爸爸把家里所有积蓄的存折交给萧墙,爸爸知道考军校体检是最黑暗的,这点钱还不知道能不能够用呢。萧墙只带了坐车与住宿的钱而拒绝带存折,萧墙想自己考军校凭的是实力,他最瞧不起那些走后门的人,当然他自己更不会那么去做。爸爸最终没有说服固执的萧墙,爸爸也只好顺着萧墙的意思。爸爸知道,即便去不了军校,萧墙去其他的重点大学还是很容易的,军校只是其中的一个选择而已。
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连萧墙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体检会如此的顺利。先是政审,给萧墙政审的是一个大校,一个上校,还有一个少校。他们看过萧墙的档案眼中就充满了喜爱,因为这么好的成绩报考军校的人毕竟是不多的。大校问了萧墙的家庭情况及自己为什么要报考军校,萧墙施展自己的口才简短干练的说了家庭情况,还激情澎湃的说了自己献身国防的志愿。当然萧墙后来在任何时候都不否认,想考军校是肯定的,但什么献身国防,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之类的可能还是吹牛的成分多一点吧。但不管怎样,几位考官显然为萧墙的表演打动了。坐在一旁的少校看上了萧墙这个小伙子。
“如果你同意去我们学校的话那就不用参加体检了,直接就可以去我们学校报到。”少校对萧墙说。
“你们的学校在哪?”
“西安武警工程大学。”
“我想等我回去和父母商量一下再决定吧。”其实萧墙并不想当武警或警察,他想成为真正的军人,故意找个理由搪塞。
“要决定就现在!”少校说话很有军人的作风。
異世邪妃
“那我还是不去了吧。”萧墙歉意的冲少校一笑。
少校微微叹了口气,为没能招到萧墙而感到遗憾。大校和上校都对萧墙很满意,在萧墙的表格上卡上了萧墙看不懂的印章。后面的检查更是出奇的顺利,按程序检查完身体的各个器官之后,就通知萧墙可以走了,没有传说中的索要巨额现金的事,至少没有在萧墙的身上发生。
回到家里,萧墙把体检的事跟爸妈一说,爸妈都很高兴,心想儿子平时总爱吹牛,这会儿还终于用对了地方!后来的事再简单不过,那所遥远的军校打来电话通知萧墙被录取了。家里人都很高兴,但又都觉得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并不是很兴奋。剩下的日子就是为萧墙去这个远在湖南的军校上学做准备了。
军校的开学日期比地方大学要早的多,八月23号的时候,萧墙就要离开家去学校报到了。萧墙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因为到了学校什么都会发的,带了反而成了累赘。爸妈送萧墙送了一程又一程,眼中写满了不舍,毕竟这是萧墙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而且可能要到新年的时候才能回家来。平时总听人说军校里的生活是怎样的苦,南方的天气又是怎样的闷热,爸妈不知道萧墙是否禁受的了。萧墙却一脸的轻松,其实萧墙的心里也很难受,很不想离开爸爸妈妈,但那是不可能的。萧墙决绝的上了去车站的客车,头也没回一下。后视镜里可以看见爸妈仍孤独的在原地看着客车渐渐远去直到客车消失在视野里。萧墙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而且来势凶猛,萧墙越想抑制,眼泪越是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萧墙把头转向车窗外,免得别人发现自己哭了。窗外的田野已经渐渐的发黄了,用不了多久就该秋收了吧。萧墙极力的看着那熟悉的原野,把它贪婪的印在脑中。过不了几天,萧墙看到的应该是不再熟悉的异乡的原野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呢?
到了火车站,时间还早。萧墙要坐火车去哈尔滨,然后再坐从哈尔滨通往广州的特快去长沙,那所军校就在长沙。在车站外,萧墙突然觉得应该给王鸶鸶打个电话。这个时候王鸶鸶她旅游应该早回来了吧。萧墙到了公用电话亭,拿起电话犹豫了好久还是拨通了王鸶鸶家的号码。
“喂?”电话的那头传来鸶鸶憔悴的声音。
新紀元119年 第十個名字
“鸶鸶么?是我,萧墙。”
“哦,是你呀!”鸶鸶的语气里有一丝意外。
“我,要走了。”萧墙的语气里充满了沉重。
“去哪?你不是要重读了么?”
“本打算重读的,但后来成绩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我就填了志愿,而且考上了。”
“哦!”
“填志愿那几天我一直在找你,方楠说你去旅游了。鸶鸶,听方楠说你考的不好我很难过┅┅”
傳奇領主
球風
“你不重读了对么?”
寒門梟士
“是的,现在就要去那所学校报到了。是国防科大,在长沙。”
“哦!”王鸶鸶感觉自己被出卖了一样,悔恨与幽怨霎时间充满了全身。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鸶鸶,只希望你不要太难过。”
“你什么都不必说了,祝贺你!”
“别这样,鸶鸶!”萧墙感觉到王鸶鸶的语气里充满了讽刺与愤怒。
“真的祝贺你!再见!”王鸶鸶使劲地挂断了电话。
“鸶鸶,鸶鸶┅┅”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萧墙满心失落的走出了电话亭,他不知道王鸶鸶为什么态度会突然变的这么大。萧墙本来还幻想着王鸶鸶会来车站为自己送行了。萧墙想王鸶鸶可能是高考失利太伤心了所以才会那样,他却没有想到,王鸶鸶所受的痛苦却都是因他而起的。
三國首富
王鸶鸶挂断电话,再也忍不住了,回到自己的卧室抱着枕头锁上门便大哭起来,任妈妈怎么敲门叫她也不答应。王鸶鸶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更被出卖了,而且还是被她最喜欢最信任的人背叛了!王鸶鸶的心里好恨好恨萧墙,更恨自己轻易的相信了萧墙!为了萧墙王鸶鸶放弃高考的后两门考试,而萧墙却背叛了自己不但没有重读还居然打电话来炫耀他考上大学了!王鸶鸶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恨萧墙恨的发指,越恨却越怨自己当时决定的急噪与不理智。王鸶鸶发疯似的大声的哭着,好像哭的声音越大王鸶鸶的心里就越觉得稍稍好过一些。
絕色棄妃:妖孽六小姐
整整一天,王鸶鸶都把自己关在房里。晚上,王鸶鸶从床上爬起来,用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想站起身出去透透气却感觉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真的怪萧墙么?王鸶鸶在心里反复挣扎着。萧墙也没有说过他一定要重读,只不过是她自己太自作多情了而已吧,傻傻的想着陪着他一起重读。王鸶鸶想到自己当初做下那个决定的时候,不禁笑了。王鸶鸶对着镜子,发现她的眼睛都红肿的像灯泡一样了,勉强的笑容停在泪痕错乱的脸上说不出的滑稽。
也许应该为萧墙高兴才对!王鸶鸶心里想,萧墙没有重读又考上了军校自己应该为她高兴才对。难道自己是希望萧墙高考落榜么?萧墙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又不是那样,她还是希望萧墙考上好学校的,但为什么她又这样伤心呢?王鸶鸶觉得萧墙不应该撇下自己一个走的,因为她是因为萧墙才会重读的。王鸶鸶转念一想,萧墙又不知道她是为了他才留下的,自己现在这样恨萧墙真的不太应该的,但想到萧墙已经知道她落榜却还是报考了大学义无返顾的走了!“我能为他而放弃自己的高考而为他重读,他为什么不能为了我而留下呢?”王鸶鸶一想到这,心里就觉得怒不可遏,又是怨恨又是伤心。王鸶鸶想起以前和萧墙在一起在实验班的日子,更是伤心欲绝!“萧墙,我恨你!”恨是让人疲惫的,王鸶鸶一天没吃东西了,疲倦的又倒在床上睡着了。
今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呢?王鸶鸶觉得自己的心坠无永远看不到光明的黑暗之中。“萧墙这会应该在南下的火车上了吧,他会想起我么?会想起我为他所做的一切么?”王鸶鸶在心里痴痴的想,“如果他感觉到了我是因为什么而高考失利了,哪怕只几句简单的安慰与关切,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原谅他!”但现实往往爱开王鸶鸶的玩笑,萧墙早已经记不起她那天临别时所说的话了。虽然萧墙的心里一直为王鸶鸶难过,为王鸶鸶感到悲哀,但他却没有心灵的负担。萧墙没有意识到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不然他不会撇下王鸶鸶而去上军校的,为了王鸶鸶,萧墙会那么做的。
为什么王鸶鸶可以为萧墙而放弃高考而萧墙却没有想过要为王鸶鸶而留下呢?这也许是王鸶鸶最大的悲哀吧!有句话说的好,男人是事业型的动物。男人可以为了事业而放弃他所爱的女人,而女人却可以为了她所爱的男人而放弃事业。这也许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吧。上军校是萧墙藏在心底很久的梦想,当萧墙有机会把握住它的时候,萧墙是很难放弃的。军校只招应届的毕业生的,如果萧墙真的留下了那他可能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军营梦了。
但,不论因为什么,萧墙和王鸶鸶永远的分开了,因为那本来就不应该的误解。两个人之间,有时候是因为不爱了而分开,也可能是因为太爱了而分开,而往往却是,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仅仅是三个字的距离,却不能够在一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人的一生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生活道路的重要时刻,然而在你当时经历那些重要时刻时,你却很可能平平常常地将它度过,或者在不经意中做出影响一生的重要选择,——若干年后,你会庆幸或后悔当初的抉择,但时光如水流逝,青春韶华不再。或许人生的魅力在于一切都不可追悔——你本来可以那样而不是这样,你还可以做的更好。——当一切都即将消逝之际,你才会以旁观者的审视眼光来欣赏每个人本质上都会演出的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悲剧。
萧蔷坐在南下长沙的火车上,透过车窗看着飞掠而过的熟悉的家乡的景色,王鸶鸶的影子不断的在眼前浮现。快入秋了,外面的天灰蒙蒙的。也许这个夏天原本应该是充满希望的吧,但却被那不经意的风儿吹乱了,那一切的一切,不知道都飞到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