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旅歸途
小說推薦逆旅歸途
西角斜晖铺上了左额,温柔腼腆的和暖。体育课闲来遂在操场跑道上信步。一路的树、一圈的高拔、三三两两的人做着各自的事。有的自顾自、有些人撇过头、斜过眼,瞧我两眼。余光一略,这次不再顾忌了,轻轻耸耸肩作罢。瞄几眼这一堆那一群的人,懒散着。有些欢笑着,有些脸上挂了几丝忧郁,眼里透露出一抹抹的无奈。走了一圈到了尽头,猛地见到一地的落叶,一片片干渴的绿色,也有嫣红的躺落点缀期间。脚步由一履重一履缓转为“瑟瑟”地一阵碾碎。左侧额尤加热炽,黏上了几缕汗液,沉重了些。
名門閃婚 空空姑娘
已混迹文字江湖的8090的新锐们大多有类似的表达,将与文字相伴到如那余晖西斜的黄昏甚至生命的终结。这当然算一种对文字生活的热忱,但有时也不免让人觉得是这个信息爆炸时代,商品经济坏境下,包装宣传模式下的豪言壮语,仓促、不甘寂寞、浮躁等隐若可见。就像爱情不必依靠山盟海誓,甜言蜜语来满足,需要的是生活中的理解、依偎,到了后来也许只是亲情的维系了。
在转折上了高中的一年大半时日里,与之前相比其实写的更少了,灵感或者说涂写的冲动似是锐减了,而其实相对空余时间来说,比初三冲中考那会儿多许多。现在想想真怀念刚开始写的那个夏天,那时一摊纸就写,从不多想,想到啥就写啥,不追求词句的华丽,辞藻的堆砌。东扯西拉,一无忌避。放下笔,酣畅一阵,甩甩手,揉揉眼,就扔下了。
在一两年前,微微有了散短的积累时,总想发表或出版,总在老师、同学、家人、朋友间难掩兴奋和得意。不阅读不思考,总井底之蛙地认为自己写得有多好,写了一些短章后很多次虚妄自己能像那些“少年作者”那样年纪轻轻就有十几二十万字的长篇繁作,也只能写下个不伦不类的头,便无声无息地放弃,期间断断续续,苦闷、煎熬,难言滋味。
很多时候想想,倒不如安安稳稳、步步营垒,脚踏实地,切莫着急。文字不是沙土的堆积,而是观察的记录,思考的表述。只有放平心态,用心用情,才能写出自己真正想表达的话,构造出符合自己思想观点的故事。
我是一个写东西不会用标点,瞎用语法,不精拼音,什么都跟着感觉走的家伙,甚至行文前后矛盾,乱描写,啰啰嗦嗦,更甚者错别字连篇(曾有老师打趣说我一篇文章写下来,错别字有20好几个)。也许要重视那些基础的东西。突然想到写一个长篇如果可以喻成建一座高楼的话,那么期间所要涵盖的作者的观点思考应是这座大厦的梁柱,那些情节、字句可比砌大厦的砖块,在砌上砖块,架上房梁之前,更应该有一个坚固扎实的地基,这大概就是拼音、标点、语法、叙事方法一类的入门功夫。现在还用这样的比喻,有点落伍和蹩脚,可好像是这样的。
我又是一个很容易沉湎在过去的人,这些文字有很多都写于三四年前,我却依旧沉恋着它们,沉浸在经了几轮四季风雨的短章遗篇当中,常常不能自拔。看到这些时总是不由兴奋,有很多时候它们都成为我断续自得自满的资本。这个状态无疑是危险的,会使得自己不思进取,自以为傲,产生柔软且巨大的杀伤力,就像服了****。
姻緣難逃:前任蓄謀已久 大叔有毒
貴女重生 花落春歸
正基于这样的考虑,才生发出将这些改、印了六七次的东西拿出来,没再考虑质量的好坏,一揽子全包了。一者为保存见证而为,希望自己能做到。沉在过去的遗梦里久了,不免乏味烦厌,就像一颗糖,就算是最好的质地,最响的品牌,最心心念念的女孩送的,含在嘴里久了总有融化的时候,假若继续沉湎下去,将在不知觉中错过了这大千世界的没落和精彩。
無限之主角必須死
这些虽浅近显明,单凭我这颗榆木脑袋是意识不到的。要诚挚感谢这一年半多来陈伟军老师忙里抽闲的关切。他是一位牛犊劲十足的文坛青年,其踏实、认真、谦逊无论从文字小说,为人为言中都可见一斑,以我的身份、角度去看“伟君子”也许粗鲁轻浮了。不浮不躁不急的安谙,感谢她在匆匆流过的近一年里,在我简陋短浅不知轻重的交流中给予的养分。感谢在过去里微笑示意的你们和他们。尽管我一个前进的脚印都没有留下。
然后,和你们,我亲爱的同学说几句吧。我自小习惯对人笑,人家没怎么我,总不能对着人家一上来就破口大骂、鬼哭狼嚎吧。尽管我的笑有些失态,有些不知意味,在你们看来有些“猥琐”,但每一个表情是基本没有恶意的,只是有时是出于无奈、不置可否的苦笑罢了。我的表达可能有些让你们不能适应,有些啰嗦,有些让人听不明白,也许是写文字的遗病,其实现在很多时候也觉得自己说话容易东拉西扯,过于转弯抹角,不自然,刚得他人指出一个毛病,我在与人交流时太自我为主了,总喋喋不休,给对方说话的缝隙都没有,很霸道,不会倾听。但我仍然想走近你们,坦然平淡地与你们一起走在这青春的沙漠,共同找寻奇幻秘美的绿洲。尽管从年龄上来说,我也许是在青春终点站的人了,你们会嫌我“老了”吗?如果可以我愿有千万个青春能够接续,青春无畏、血性、敢为、单纯、年轻,还有发髻飘飘,掩口憨笑的姑娘可以恋眷。
忘了说了,集这些文字,也是因为我实在想念在最初的时候读它们的人,那个最初时候我唯一的陪伴者。在那十五六年里我是对不起你的,从小就和你打闹,很少与你安静地在一起说说话,很少留意你的想法,特别是在你上了初中后,缺乏理解关注,太多的冷嘲热讽,摆着架子在爸妈、亲戚面前煽风点火地责怪你。打小你就被“现在和将来都要照顾我”之类的观念灌输着,家里人也是这么要求你的,很多事你也是这么要求的,代替我做了。
那天,我们同去初中部。你去确认志愿,我去拿资料。出来依然下着雨,只有一顶伞,你衣着单薄,一件短袖,淋着雨在前,我跟在后面,你要我撑着伞。你一定很冷吧,在雨中轻颤吧。还有一天早晨,我不让你玩电脑,后来吵架你吼了句:别以为你对我有多好!想想,我是对你很差劲,乌皮。
几年弹指一挥间,不段换着气息,却也明日复明日的梦。少年不知愁滋味,却已不复少年时。愿你,静好。
2010年4月初稿
離婚議嫁 舒沐梓
2010年11月第二稿
2011年2月第三稿
2011年8月第四稿
2011年12月第五稿
2012年4月第六稿
2012年10月第七稿
2012年12月部分第八稿
2013年上半年断续第九稿
三國之江東我做主
2013年10月7日改定
2009年春——2013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