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昆山县衙便被沉闷的击鼓声,打破了平日的宁静。
完美蛻變:胖妹校花vs痞子校草 麥芽糖
至尊霸愛:火爆召喚師太妖孽 蘭幽墨
“这是什么声音?”皂班的衙役们正在吃早饭,托大老爷的福,县衙伙食好的很,大伙儿都胖了不少。
“好像是登闻鼓……”有人不确定道,毕竟那玩意儿多少人都没人敲过,大伙儿也不确定,敲起来到底是个什么声儿。
“什么叫好像,根本就是!”还是王班头有经验,丢下饭碗,抓起自己的瓦楞帽,戴正道:“快快,准备升堂!”
“哎哎,好……”手下衙役赶紧抓起肉馅馒头,往嘴里猛塞两个,康辉似的冲出了食堂。
后衙中,赵二爷也刚起来,顶着一对黑眼圈,哈欠连连的在正位上坐定,就也听到那阵阵鼓声。
“咦,这么早就唱戏?还有没有点儿公德心啊?”赵守正接过侍女奉上的干贝墨鱼粥,这玩意儿很补的。
“父亲确定不是登闻鼓?”赵公子心里有事儿,自然没睡懒觉,早早起来坐在花厅看报纸,听到鼓声就知道是郑若曾如约前来鸣冤了。
“什么?是吗?!”赵二爷登时来了精神,马上激动道:“那个谁,快去前面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呃,父亲,那个谁去年就已经不给你当书童了,早就跟我干了。”赵公子轻咳一声。
“哦是吗?哈哈,怪不得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呢。”赵二爷尴尬的讪讪道:“原来是那小子不见了,真是的,走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应该是打过招呼吧?”赵公子挠挠头道:“我也记不太清了。”
“完全没印象哎。”赵守正摇摇头道:“算了,反正有他没他也没区别。”
便赶紧又让胖成球的范大同去看看。过一会儿,范大同气喘吁吁回来道:“没、没错,是开阳先生击鼓鸣冤,吴先生请老爷赶紧升堂。”
“他不代劳了?”赵守正眨眨眼看着赵昊。
“国朝祖制,敲了登闻鼓必须立即升堂。”赵昊不禁暗暗反思,自己和吴先生是不是管的太宽了?怎么老爹干啥都小心翼翼的。
“啊哈,太好了。”赵守正闻言喜出望外,拊掌笑道:“老子当了两年县太爷ꓹ 还没捞着审回案子呢,这下可算轮到我露脸了!”
“快快ꓹ 快给老爷我穿戴整齐。”说着他饭也不吃了,赶紧让侍女们取一套全新的官袍来给自己换上。
人生第一次嘛,总要有点仪式感。
青陵烏
魔女法則:殘落半墜花
赵守正坐在落地穿衣镜前ꓹ 两个侍女跪地给他穿靴,一个侍女为他重新梳头ꓹ 好戴上略紧的崭新乌纱帽。
“也不知是本官头大了,还是这帽子太小了。”赵二爷随口抱怨道。
“肯定是帽子太小了。”赵昊笑眯眯说道。
“好彩头。”父子俩对视一眼ꓹ 不禁大笑起来。
“这老郑也真见外ꓹ 什么事不能当面说嘛,非要搞这么隆重。”赵守正又道。
赵昊非但避嫌不会在堂上露面,而且为避免表演的痕迹太重,他甚至没有提前跟老爹通气。
呆萌太子妃 一抹晨曦
但这绝非未经彩排的即兴表演,赵昊昨天下午,就已经跟吴承恩勾兑过了,此案该如何处理ꓹ 吴师爷门儿清。他甚至到班房里探视了褚六响一面,告诉他今天什么该说ꓹ 什么不该说。
至于赵二爷ꓹ 知道那么多干啥?负责帅就完事了……才不是牵线木偶呢ꓹ 认真脸。
“开阳先生行事向来稳重ꓹ 自然有他的道理。”赵昊便道。
“嗯,倒也是。”赵守正深以为然ꓹ 兴致勃勃的站起身来ꓹ 伸手戟指前方ꓹ 念白道:“今奉圣命出帝京,察访恶霸与刁民。不论皇亲与国戚ꓹ 王法二字不容情!”
说着就要踱方步出去。
“老爷,您还没系腰带呢。”侍女赶紧提醒他。
“呃……”赵二爷只好尴尬的站住,难掩紧张之情的问道:“儿子,为父不会捅娄子吧?”
毕竟是人生第一次,难免忐忑啊。
一個女人的官場不歸路:絕色
“父亲加油。”赵昊笑眯眯的举臂为他打气道:“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知县了,一定行的。”
至少卖相极佳,皇室专供,长公主严选认证,。
~~
难得一闻的击鼓声,也惊动了衙前街的行人,昆山百姓纷纷涌向县衙看热闹。
不是说昆山乃和谐社会,没有争讼,而是等闲百姓诉讼,很难采取敲登闻鼓这种激进的方式。倒不是他们不想,人总是希望在告状时闹得越大越好的。
但就像皇宫外有专门的登闻鼓院,以防阿猫阿狗胡乱敲鼓一样。县里也在八字墙前设有一道栅门,老百姓根本就进不去,如何敲得到鼓?所以他们有什么冤屈,只能老老实实隔着栅门递状纸,衙门里当然几年听不到一声鼓了。
俞闷早得了吩咐,今日打开栅门,放老百姓入内听审。没多会儿,大堂前的月台上,就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后堂云板一响,范大同高唱“大老爷驾到”声中,头戴乌纱、身穿六品官袍,双手搭在乌角带上的赵二爷,在公孙策……哦不,吴承恩的陪同下,威风凛凛踱步上台,在大案后端坐。
“给老父母磕头了!”不待官差吆喝,百姓便齐刷刷下跪,高声向他们敬爱的赵二爷问安。
“好好好,诸位快起来。”爱民如子的赵二爷,满脸都是慈祥的笑容,习惯性的拉起了家常。“怎么今天都有空过来啊,早饭吃了吗?”
“咳咳……”立在他身后的吴承恩赶紧咳嗽一声,小声提醒他道:“大人,升堂呢。”
“哦哦,咱们改天再聊,本官先办正事儿。”赵守正收回目光,在大案上找了找惊堂木,一手捻住袖口,一手试探着拍了一下。
“太轻了……”吴承恩这个汗,心说您这点豆腐呢。
‘啪’得一声种响,赵二爷高声道:“升堂!”
列成两班的衙役们,便一起往地上杵着水火棍,“威……武……”
那雨点般的木棍击地声十分瘆人,堂上堂下很快针落可闻。
“堂下何人击鼓?!”赵二爷终于喊出了,他已经在梦里练习过很多遍的这句台词。
“回大老爷,是本县的老绅士郑若曾郑相公。”衙役赶紧唱喏禀报道。
“哦,是他老人家,快快有请。”赵守正一抬手。
“请郑相公上堂。”衙役高唱一声,郑若曾便拄着拐杖,在儿子的搀扶下,颤巍巍上堂而来。
“学生拜见老父母,唐突无状,罪该万死!”郑若曾说着便要跪地。
“使不得使不得,一鸾,快扶住你父亲。”赵守正赶紧免礼看座。
且不说郑若曾有生员功名,见官免跪,单说他辅佐胡宗宪抗倭,劳苦功高,归乡后又热心桑梓,拖着老迈之躯,为县里的救灾事业奔走,赵二爷也得给予礼遇。
郑若曾谢过老父母,在搬来的杌子上坐定。
赵守正才发问道:“不知开阳先生击鼓所为何事?”
“回老父母,鸣冤!”郑若曾慨然道。
泣顏
“你有何冤屈啊?”赵守正正色问道。
“不是老朽的冤屈,老朽是替一位姓褚的壮士鸣冤!”郑若曾说着掏出状纸,让儿子代呈,又将案件经过讲述一遍。
福爾摩斯夫人日常
“哦,竟有此事?”赵守正果然不知情,回头看向自己的随堂师爷。
“回大老爷,是有这么个案子。”吴承恩忙拱手道:“但您不是发布告说,因河工工期太紧,一应诉讼押后,待下月再问吗?于是便把这案子暂时压下了。”
顿一顿,作家又歉意道:“又因是通倭的大案,故而那个褚某便暂时收押在班房候审,以免潜逃。”
“唔。”赵守正点点头,好像县里也没错。
“大老爷要提他来过堂吗?”吴承恩赶紧诱导式提问道:“还有通倭案的原告,本县童生薛晓仁?”
“当然。”赵守正一拍惊堂木道:“一并带上来。”
“火签。”吴承恩赶紧小声提醒。
赵守正这才赶紧从签筒中抽出一个签子,丢在地上。
王班头赶紧拾起火签,下去传人了。
趁着这点儿功夫,吴承恩赶紧将案情简单讲给大老爷。
不一会儿,褚六响便被带到了,只见他身上的锦袍又脏又破,还好全须全尾,气色也不差。
他满脸胡子拉碴,一脸不驯的昂首立在堂下,别说,还真有些绿林好汉的架势。也难怪官差不敢放他了……
“大胆,见了本县大老爷面前还不下跪?”担任长随的范大同喝一声。
这一声还真管用,褚六响如梦方醒,才记起堂上那‘狗官’是公子的爹,赶紧噗通跪在地上,使劲磕起头来。
“青天大老爷做主啊,小人是冤枉的!”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谁也不会说自己不冤枉。”赵二爷沉声道:“你直起身来回话。”
“哎。”褚六响应一声,赶紧乖乖直起身子。
“你说你冤枉的,那就解释一下,两百多银子的彩礼钱是哪儿来的?”赵守正指着刚拿来的卷宗道:“邻居都说你家阔了,你发了大财,你这财是怎么发的,说清楚了不就没事了?”
“这……”褚六响一脸为难道:“我们有纪律不能说。”
“你看你,这不自找的吗?!”赵二爷气得一拍惊堂木道:“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