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劫帝主
小說推薦萬劫帝主
秦月璃嘟了嘟嘴,道:“我才不相信你呢。”
望了望天上的皎洁的月光,璀璨的群星,秦月璃也坐到了荒孤庭的旁边,笑道:“不如,我们今晚再修炼一晚上吧,你再帮我突破一重!这样的话,父皇就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你了!”
荒孤庭呵呵一笑道:“你倒是想的挺美,修为是说突破就突破的吗?你距离上一次突破还不到十天,就又想突破,若是按照你这种速度,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能突破到天元境!”
秦月璃不由咯咯一笑,缓缓的躺在房顶上道:“天元境!可是元武界最强大的境界了!别说天秦帝国,就是整个东域都没有这样的大能者。我就更没有可能了!”
秦月璃想到此处,顿时心中产生一抹茫然,她看向荒孤庭,道:“你说我们这么刻苦修炼的原因到底是干什么?而且,即便我们刻苦修炼,好像也只能修炼到玄元境!我父皇修炼了五十年,也不过玄元境后期。还有我师父她们,修炼的时间更长,也不过达到玄元境巅峰,连地元境都无法突破。”
秦月璃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好像都能看到我的未来,这样的生活,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
荒孤庭微微惊异的看了秦月璃一眼,没想到秦月璃竟然还有这种悟性!
他不由的轻轻一笑道:“你能这样想,倒还算不得傻!”
“哎呀!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才傻呢!”秦月璃不满的哼道。
“好好!我说错了!”荒孤庭淡淡一笑道:“你只知道天元境是元武界的武道极限,那你知道天元境之上还有什么境界吗?”
秦月璃轻轻摇摇头,又想到了什么,缓缓道:“传说!元武界的天上还有更为强大的一个世界,被叫做天界!天界之中的武者称之为天神!即便是最弱小的天神,也比天元境的大能者要强大的多。但是这些都是传说,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荒孤庭笑了笑道:“如果我告诉你,这是真的呢!你相信吗?”
“真的?”秦月璃惊讶的看了荒孤庭一眼:“这不是传说嘛!你怎么就知道是真是假?”
荒孤庭笑道:“我就是知道!”
秦月璃盯了荒孤庭一眼,便笑道:“那你告诉我,天界之上的天神都是如何生活的?他们是不是都很厉害?一挥手,便能让万千星辰陨落?一踏脚,便能踩碎一片大陆!”
侯門嫡秀 清風逐月
秦月璃好奇的问道。
荒孤庭笑了笑道:“哪有什么真正的天神,说到底都是武者,只不过是修为更高而已,天神也依然会死。依然会争斗!依然有邪恶!可不是你认为的一样!”
秦月璃不太相信的道:“那怎么可能呢?天神都这么厉害了,必然都是好人啊!难道还有坏天神吗?”
荒孤庭怅惘的看了一眼星空,道:“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啊?什么都一样?”秦月璃不解道。
荒孤庭笑了笑道:“没什么!月璃,你不用想太多,只要知道天元境也不是你的武道极限,玄元境更不是,你肯定不会被修为境界所束缚,未来的你必然会走的更远。”
秦月璃听着荒孤庭的话,不由咯咯一笑道:“好了,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其实我也没有想太多,反而对修炼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想有一个人一起玩而已,这样快快乐乐的度过一生,岂不是也很好?”
秦月璃眸光中产生希望的光,看了荒孤庭一眼。显然她所说的那一人就是荒孤庭。
荒孤庭轻轻一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和你一起?”
秦月璃顿时娇嗔一声:“哼!不是你,还有谁?你都看了我了……你还想不负责任啊!”
荒孤庭一不正经的道:“没有啊!我可没有,就亲了几下而已!”
“那还不够啊!”秦月璃顿时站起身来,气呼呼的盯了荒孤庭一眼。
“不够!”
“好,不够是吧!我现在就让你够!”秦月璃顿时急了,一下子跳在荒孤庭的身上,拉扯的喊道:“我要把你脸上都留上口红印。”随即就扑向荒孤庭。
“哼……!”
忽然一声重重的冷哼声响彻在荒孤庭和秦月璃的耳旁。
“啊……父皇!”
秦月璃瞬间反应过来,连忙一把从荒孤庭身上跳起来,惊慌失措的看向周围。
荒孤庭也吓了一跳,刚才一时情急,竟然连秦升到来都没有发现。
他也连忙站起身来,精神力微微一动,便发现了秦升的身影,秦升已经满脸怒容的坐到了琉璃宫的主座之上!
重生婚然天成
“父皇…父皇在哪?”秦月璃此时吓得不轻,更是羞得不行,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现在高高站在房顶上,想藏都藏不住。
“好了!好了!你父皇现在已经进了琉璃宫了,现在你看不到他!我们先进去看看吧!”荒孤庭安慰了一声,随即拉着秦月璃下来,然后在秦月璃心惊胆战之下缓缓走了进去。
秦升正在喝茶,握茶杯的手都有些颤抖,他是真不敢相像,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疯狂,光天化日之下……哦不!这是晚上!朗朗乾坤之下…好想也不太对,算了!朗朗星空之下,竟然扑在一个男子身上!这简直成何体统啊!天秦帝国的公主威仪在哪?天秦帝国皇族的脸面又在哪?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天荒帝国皇帝的脸面往哪里搁!真是太放肆了!
秦升脸色阴沉能滴出水来!
荒孤庭和秦月璃都心中忐忑的走到秦升面前。
荒孤庭为何忐忑,当然是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事情是说不清的啊!而自己更不能说是秦月璃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吧,虽然事实如此,但说出去也没人信啊!更重要的,那自己还算是个男人吗?
荒孤庭自问自己不会如此无耻。
十宗罪 蜘蛛
秦升怒气中烧,强压下心中的怒气,狠狠的盯着荒孤庭和秦月璃,一言不发。
秦月璃慌忙低下头,也是一句话不说,现在宫殿之中可是十分安静,寂寥无声,落针可闻。唯有三颗颤抖的心!
当然颤抖的原因不太一样,秦月璃和荒孤庭是忐忑,秦升就是单纯气得!
现在的气氛太过诡异,荒孤庭只得先打破这个诡异的情景,他讪讪一笑道:“陛下,刚才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赏月赏星而已,根本没打算做什么的!”
秦升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荒孤庭!荒家小子!你可真行!朕……!!”
秦升憋了半天,也没有把后面的话吐出来,终究还是长叹一声。
秦月璃这下终于抬起头,缓缓向前挪了两步,缓缓开口,如同私语,道:“父皇……刚才真的是个意外,我们真的就是在玩闹,不是您想的那样,您别生气了好吧!?”
秦升抬头看向秦月璃,盯了两眼,才缓缓叹道:“算了!算了!你也长大了,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事情…算了,你都明白,父皇也不想再说些什么。”
“父皇……谢谢你!”秦月璃顿时激动的欢喜起来。
秦升再次长叹一声,随即看向荒孤庭,冷声道:“朕说话还是算数的,你想要提什么条件说吧!”
荒孤庭微微一喜,没想到反而因祸得福,让秦升放弃了对自己的排斥。

荒孤庭脸色则是恭谨一点,态度更是诚恳不少:“陛下……在下不敢有什么过分要求,只要陛下答应,允许在下可以随时进宫来看看月璃就好!除此之外,不敢他求!”
秦升不由的看了荒孤庭一眼,见他抱拳在前,微微低头,的确十分恭敬,又见秦月璃一脸期待的盯着他,他只得点点头道:“也罢!,朕答应了!”
“谢!父皇!”秦月璃顿时欢欣道。
“谢陛下!”荒孤庭站直身体,缓缓道。
謀天毒妃
秦升点了点头,道:“但是晚上,你绝不可以在待皇宫之中!尤其不能在琉璃宫!”
荒孤庭看了秦升一眼,见他目光十分威严,显然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这不由得让他犹豫了一下!
“怎么!你不答应!”秦升见他犹豫,顿时冷哼一声。
“好!在下同意,晚上绝不进入琉璃宫!绝不进入天秦皇宫!”荒孤庭慷慨道,其实他之所以犹豫,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要帮助秦月璃修炼,晚上才是最佳时间,毕竟晚上才有月亮,若是没有月亮,他如何帮助秦月璃修炼流彩月魄气?这倒是个麻烦。不过事已至此,只能以后再想办法!现在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哼!”秦升再次冷哼一声,只要荒孤庭敢再犹豫一下,他肯定就要翻脸了!你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真把天秦皇宫当成你家了,让你随便进还不够?晚上还要在这住!你想的倒是挺美,这孤男寡女的,哪天你小子把持不住了,我的宝贝女儿怎么办?
秦月璃虽然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倒是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修炼的事情她也不怎么上心!
“看什么,还不走!?”秦升顿时瞪了荒孤庭一眼!
“好好!马上走!马上走!陛下千万不要生气!”荒孤庭见秦升今天的怒气阀值显然已经被他无限拔高,若是再不收敛一点,恐怕还真就要爆发了!
荒孤庭看了秦月璃一眼,微微点头,随即身形一动,消失在夜空之中!
秦月璃不舍的看了一眼荒孤庭离开的背影,撇撇嘴,才连忙看向秦升,欢笑道:“父皇~!”
“哼!你少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皇嘛!父皇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若不是知道你一定要护着这个小子!今天晚上,我一定打断这个小子的腿!”
秦升怒气依然未消,但是显然已经好多了,毕竟拱白菜的猪已经看不见了,眼不见心不烦嘛!
“父皇…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哪有这么不乖?”秦月璃抱着秦升的手臂,撒娇道。
秦升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煞有介事的盯向秦月璃,眼神十分凛然,缓缓道:“你告诉父皇,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
“有什么?”秦月璃不解道。
“就是……!就是那个!”秦升气得背过身去!
秦月璃这才一下子明白过来,顿时脸色羞红,也连忙背过身去,喃喃道:“父皇,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那样!你讨厌死了!”
虽然秦月璃声音小,但是秦升耳力惊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这才心中松口气,还好,拱白菜的猪就拱到了一点叶子。还好!还好!!
“好了好了!快休息吧!我走了!”秦升心情缓和了好多,随即迈步向外走去。
秦月璃这才扭过身来,看了秦升的背影一眼,脸上依旧红扑扑的,好似想到了什么事情。
突然,秦升忽然回过头来,盯向秦月璃。
秦月璃呆愣一下,瞬间反应过来,但是却被吓了一跳,“啊…!”的一声,连忙后退几步:“父皇…你…你怎么了?你是要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你吓到我了!”
秦月璃有些埋怨的看了秦升一眼。
但是刚才脸色明显已经缓和不少的秦升,忽的愈加威严了起来,他盯向秦月璃,道:“月璃!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父皇!”
“啊…没有啊!我哪有?!”秦月璃连忙摇头,她现在脑海中一片空白,的确没有想到什么事情还瞒着荒孤庭,但是就是忍不住慌乱忐忑。
“真的吗?月璃,你可是不会说谎的!难道今日要欺骗父皇吗?”秦升脸色愈加肃然,甚至有些生气的盯向秦月璃。
秦月璃再次慌忙摇头:“父皇……我…真的没有骗你啊!荒孤庭不是已经走了嘛!还有什么事情!惹您生气?”
“哼!荒孤庭是走了!但是你的琉璃宫之中明显又多了两个我从来不认识的陌生人!而且修为还不弱,其中一个更是达到了半步玄元境修为!不过幸好是女人!否则,朕都不知道会不会被你给气死!……你说她们到底是谁?”
秦升愤怒不已,连连追问道。
秦月璃这才反应过来,脑海之中不由得一声炸响,空白一片,只剩下最后一个意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