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原本正想听风野信说而且之后的事情却见风野信又不说了,好奇心被勾起来了的飞鸟信围着风野信团团转问道:“而且什么而且什么?”
傾國難相歡
“而且……”风野信想了想,“而且我在宇宙探索的时候的确是见到过温顺的怪兽,所以有怪兽并不残暴并不奇怪,而且我养的那三只小家伙不就是很温顺的小怪兽吗?”
说着,风野信朝飞鸟信笑了笑。
飞鸟信恍然想起风野信家的三只小怪兽,点点头说道:“是诶,所以说有温顺的怪兽在的确是一点都不奇怪,现在我的心情好很多了,他们要是敢伤害那些巨型人猿的话,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你想怎么不放过他们?”风野信问道。
“狠狠的打他们一顿!”飞鸟信摩拳擦掌道。
“狠狠的打他们一顿?”风野信上下打量了一下还是细胳膊细腿模样的飞鸟信,又想到了最近训练量加大了不少,心里感觉飞鸟信说这话还是有些底气的,便点了点头,“你是可能打的过,但很有可能要被记处分,所以你在打之前还是先三思一下吧。”
听到处分,飞鸟信原本好像真的要准备打人的跃跃欲试的模样瞬间戛然而止,紧接着就颓废了下来,“说的也是,连打人都不好打。”
“别想那么多了,先吃个芭菲再说。”风野信走到餐厅里跟食堂的工作人员要了一个草莓味的芭菲拿到了一张空桌子上细细品味起来,飞鸟信紧跟着端着同款芭菲坐到了风野信的面前。
风野信舒了口气,眯眼笑道:“果然在工作完之后吃个芭菲或者是喝杯奶茶是最幸福的了。”
说着,风野信想起来最近见长的工作量又有些愁眉苦脸的:“最近的工作量真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我得去问问作战指挥的工作量真的有那么多吗才行。”
“我也觉得作战指挥的工作量应该是没有那么多的。”飞鸟信塞了一口芭菲进嘴里说道。
风野信道:“一会我去送文件的时候问一下。”
解决掉芭菲后风野信回到司令室里拿着文件离开,经过风野信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将这些所谓的最近事情越来越多需要解决的所以就派发给他的一些工作给推脱掉了不少。
你,遲到了
总而言之就是把一些本不属于他的工作给推回到了应该处理这些工作的职位上面。
终于轻松不少的风野信这一下可以专注于前线作战的方面了。
夜晚来临,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索尔双手十指交叉撑在桌面上,眼睛扫过林放在他桌面上的文件。
林垂眸看着索尔道:“索尔,考虑一下新的计划吧,应该可以分开猿人的居住区和能源开发地区的,相信我。”
索尔抬眼看了一眼林,而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冷声说道:“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走着瞧,怪兽就要由我们来亲自打倒。”
话音落下,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索尔顺势说道:“进来。”
门被打开,从门外进来了三个背着枪的人,索尔站起身来,走向挂着他大衣的衣架。
林转身看向了他们ꓹ 带着简陋的装备,没有任何保障ꓹ 林立即焦急起来:“太危险了,你们这样的装备去,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ꓹ 猿人的事情,还是交给超级胜利队来解决吧!”
索尔穿好大衣转身面对林:“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明白这个计划的重要性ꓹ 这是在拯救世界的未来,我们必须这么做ꓹ 明白吗?!”
说着ꓹ 索尔看向自己的手下:“出发!”
拦不住又劝不动索尔的林看着索尔离开却毫无办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很快大亮。
司令室这里,大家也都在听着假屋狩矢介绍着南方古猿巨型人猿的事。
假屋狩矢一边说着一边在主屏幕放着相对应的资料:“人类的祖先,是旧石器人,原始人,再往上就是猿人,这种南方古猿奇更特斯ꓹ 是被使用人类祖先器具的小型猿人追赶的,据说在一百万年前就灭绝了的大型猿人的一种。”
听到这里ꓹ 飞鸟信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走到主屏幕前补充道:“它们分为大型和小型两种ꓹ 小型的比较亲近人类ꓹ 是好人。”
风野信托腮看着主屏幕道:“其实比起分为大型和小型两种ꓹ 我更倾向于它们是分为雄性和雌性,雄性的身躯要更壮实点ꓹ 雌性的身躯要娇小点。”
“嗯ꓹ 也可能是这样的情况。”假屋狩矢赞同的点点头。
中岛勉说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它们啊?”
我家老公超寵噠
闻言ꓹ 一手拿着茶杯喝水的由美村良道:“但是,除了危险以外ꓹ 协助开发计划是我们的工作啊。”
喜比刚助点点头:“嗯,这是我们的工作。”
飞鸟信道:“但是,要保护濒临灭绝的生物也是我们的工作啊队长。”
喜比刚助又点了点头:“嗯,那也是我们的工作。”
由美村良无奈地道:“队长——!”
攻心 宛瞳
穿越之美夢成珍饈 時雨涼
飞鸟信一跺脚:“队长,你到底站哪边嘛?”
“这些猿人对于生物学的现阶段来说可是很珍贵的。”假屋狩矢来到了喜比刚助的身旁说道。
喜比刚助点点头。
“现阶段数据还不充足,再进行调查也来得及。”幸田道。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既然这样,在详细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将那个地方划为猿人保护区,和能源开发区分开来不就好了?”风野信换了一只手托腮道。
喜比刚助点点头:“嗯,就这么办,幸田,你去向开发委员会报告这件事吧。”
幸田站起身道:“明白。”
说完,快步的走出司令室。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的飞鸟信高兴的扬了一下手。
但是还没等飞鸟信高兴多久,绿川麻衣便带来了不好的消息:“特别开发区遭到了大型猿人的破坏,它看起来很暴躁的样子。”
闻言,大家手里头的动作顿时停顿下来。
绿川麻衣将那边的画面传输到主屏幕上,飞鸟信看着主屏幕上的画面习惯性的眯了眯眼睛道:“怎么可能呢?”
喜比刚助只是扫了一眼主屏幕上的画面便果断下达指令道:“超级胜利队,出动!”
英雄聯盟之絕對信仰 醬爆茄子
“明白!”队员们站起身来比了个大拇指后跑出司令室。
因为工作量锐减而闲了许多的风野信见状也跟着离开了司令室。
他本身就是作战指挥也是前线作战人员,跟着一起出动丝毫不奇怪。
胜利神鹰号和星翼号飞出基地直奔西亚特别开发区。
飞到特别开发区附近能够看到雄性奇更特斯的地方中岛勉迅速的分析道:“队长,这只奇更特斯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
“嗯,特别开发小组现在很危险,准备攻击!”喜比刚助果断下达指令。
“请等一下。”
在一片明白回答声中飞鸟信的回答显得格外的突兀:“不如,就让我去阻止它吧!”
说着,阿尔法号擅自脱离了队伍飞向特别开发区。
“你这只笨鸟!停下!”喜比刚助见飞鸟信又不听指令擅自行动,气的脸都变得通红起来。
“喜比队长,既然飞鸟这么有自信能搞定奇更特斯,那就相信他一次吧,”风野信温和道,“在这之前,我们就阻拦住奇更特斯不要让它靠近特别开发区吧。”
“这……”喜比刚助犹豫了一下,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
飞鸟信将阿尔法号降落在远一点的安全位置上跑到特别开发区大楼前朝雄性奇更特斯挥着手臂大声喊道:“等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已经沉睡了一百万年了吗?!”
被飞鸟信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的雄性奇更特斯低头看向了这只如同蚂蚁一般小的人类,一脚向着飞鸟信踩踏下去。
喜比刚助见状立即说道:“飞鸟有危险,快发射威吓弹!”
飞鸟信连忙闪身躲开雄性奇更特斯巨大的脚掌,而雄性奇更特斯在脚掌落下来的一瞬间也被其他战斗机发射出来的威吓弹炸出来的硝烟给糊住了视线。
“奇更特斯,快回去!快回去啊!”飞鸟信后退了几步再一次朝着雄性奇更特斯喊道。
“飞鸟先生!”在这时林跑到了飞鸟信的身边。
飞鸟信看向林,“林小姐你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你快点离开吧!”
“飞鸟先生,你请跟我来,奇更特斯,一定是为了救它的同伴!”林面色焦急道。
“它的同伴?”飞鸟信心里咯噔了一下,跟着林来到了拴着雌性奇更特斯的位置,望着巨大的奇更特斯,蹙眉道:“怎么会这样呢……你没事吧?!”
雌性奇更特斯好像听懂了飞鸟信的话一般的点了点头。
林看着飞鸟信说道:“它被打了麻醉药,索尔主任害怕开发会被终止,所以他就擅自做了这件事情。”
“为什么要擅自这么做呢?!”飞鸟信不解。
而外面的雄性奇更特斯还在暴躁的破坏着特别开发区的其他建筑物。
喜比刚助道:“先给它打一剂麻醉弹让它安静一会吧。”
“明白。”自动锁头锁定了雄性奇更特斯的身体,而后按下了攻击按钮将麻醉弹打进了雄性奇更特斯的体内,雄性奇更特斯的身体瞬间麻痹,身体一软僵坐在地面上。
“终于可以安静一会了。”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松了一口气,“希望飞鸟可以快些吧。”
林向飞鸟信解释道:“索尔和我,自大学起就是朋友,在没有接触这个计划之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怎么这么过分呢?”
飞鸟信闻言却是恍然大悟:“我明白了,男人总是想要女人能够欣赏自己,那家伙想要这个计划成功,从而得到你的认可。”
说着,飞鸟信一鼓作气跑向雌性奇更特斯:“好,我来帮你了!”
然而还没跑下阶梯,就被突然出现的索尔给毫无防备的撂倒在地,跑在飞鸟信身后的林见状急忙跑向他们。
飞鸟信滚落了几个阶梯后站起身,抹了一把嘴角磕出来的血丝,双目盯着朝他攻击过来的索尔干脆利落的将他直接撂倒在地。
他可不是刚开始武力值不高的飞鸟信,他是经过了长时间的魔鬼特训后的飞鸟信,就这三脚猫的功夫想要把有了防备的他撂倒简直是痴心妄想。
然而倒在地面上的索尔还是很不甘心,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阻止飞鸟信放走这个雌性奇更特斯,但飞鸟信将他撂倒在地时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因此就算他想要起来疼痛难忍的身体也不允许。
林赶紧跑过来扶起索尔:“索尔。”
“林,你怎么能帮着其他人来阻止这个计划,要知道这个计划对于我们来说有多重要,为了这个计划,我不择手段,就是想要让我们的将来能够过得好一些,就是想让我们的将来有希望啊!”索尔捂着肚子痛苦的说道。
“你是说我们的将来?”林道。
“只要这个能源能够顺利的开发的话……”索尔依旧毫无悔改之心。
飞鸟信冷眼看着他:“所以你就做出了这样的蠢事?”
超白癡甜心男友
“蠢事?”索尔情绪激动起来,但是一激动就扯到了伤势,“与其说猿人是应该被保护起来的绝种生物,还不如说是一只凶残的怪兽!”
“你这个家伙!”听到索尔完全不理智的发言飞鸟信感觉自己的拳头又开始发痒起来,看着索尔的脸越看越觉得他的脸少了些颜色。
“你是故意让猿人发怒的?”
同样的,在索尔的这番话里飞鸟信还听出了里面蕴含着的信息。
索尔冷哼一声:“是,那又怎么样?”
林松开了扶住索尔的手,一手摘下眼镜,看着索尔的目光中充满了痛心:“索尔,你真的是整个人都变了。”
索尔一愣,他看向林。
然而林却在索尔转头之际一脚将原本就受伤不轻随时可能倒下的索尔给踹晕过去。
超電磁炮的救贖 曉塵君與喵醬
林重新戴上眼镜,蹲下身确认了一下索尔得情况只是被飞鸟信气的牙痒痒给索尔揍的都是不伤及身体内部的皮外伤和自己的这一脚只是将索尔踹晕,确认索尔不至于死在这里后,便带着飞鸟信跑向了雌性奇更特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