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第二天李珂离开这里的时候,德莱厄斯已经和奎列塔着手准备撤离这里大量的驻军了,并没有继续跟着李珂。而李珂也因此而带走了一车粮草和盔甲武器,以及那些沉重的机器。但是就算是早有准备,但是当真正的踏出要塞,踩到弗雷尔卓德那仿佛永远都不会融化的雪原上的时候,他带来的那些来自皮城的人们也终于出现了严重的不适应的情况。
要说为什么的话,皮城是处在符文大陆的接近赤道的地方的,终年几乎没有雪,只有特别冷的时候会掉那么一些雪出来。平时的温度更是不会低于零度。而弗雷尔卓德呢?每年最热的夏天也不过是个位数的温度,所以当这些皮城人踏进弗雷尔卓德的时候,这种行为完全不下于南方人穿着他们冬天时的衣服前往西伯利亚踏青。
他们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温度,尤其是在迈过一个山峰之后,温度骤降了将近十度之后更是如此。毕竟弗雷尔卓德的夏天已经早就过去了,现在连弗雷尔卓德人都准备过冬了,他们这些轻视了弗雷尔卓德的人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李珂的队伍当中就有十几名工人当场倒下,要不是李珂用魔法尽可能的维持了他们的体温,恐怕就是那一阵寒风就已经让这些皮城人在这异国他乡长眠了。
“真……真冷啊……”
活在無限世界 小道1501
浑身被棉被包裹,被雪橇拉着的莉莉娅和阿狸蜷缩在一起,不仅仅用棉被取暖,更是用她们彼此的毛皮温暖着对方。出生于四季如春的艾欧尼亚的她们虽然实力不凡,但是对温度的抗性还真的不如那些经历过艰苦工作的皮城工人呢,所以她们来了弗雷尔卓德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
“忍一忍吧,毕竟这里可是弗雷尔卓德,你们要学会用自己体内的魔力保护自己,免受这里的寒风侵袭。”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收到了报告的李珂也从自己的马匹上跳了下来,他感受着那逐渐变大的风,忍不住的用暴风女神的神权感知了一下这场风是否会带来风暴,但是结果也让他非常的无奈,那就是异常十分庞大的风暴将会在十分钟后到来,如果他们这一行人无法迅速的找到一个山崖避开风雪,那么他们就一定会被风暴吞噬。
但是很遗憾的是,他们走到了现在,其实都没有离开诺克萨斯要塞二十公里的样子,崎岖的山路和暴风雪极大的拖延了他们的速度,就算是李珂带的人个个都是精锐ꓹ 并且雪地行走的装备无比齐全也是如此。
“……算了,还是现在休息吧。”
因为一场暴风雪即将到来的原因ꓹ 李珂也没办法在催促自己已经筋疲力尽的追随者们再次前进了,而他们又刚好身处一片雪原的最中心。所以他从自己的口袋当中拿出了一颗松果拍进了大地当中,然后又在他们的周围召唤出了一丝的太阳之火ꓹ 将坚硬的大地融化,让积雪变成清水。最终才运用起了自己的能力ꓹ 在寒冷的雪原当中,凭空建立了一座完全由木头打造的圆形堡垒ꓹ 以供应他的追随者们使用。而当最后一名追随者拉着马车走进他搭建出来的三层堡垒的时候ꓹ 他用风暴女神的权能预知道的暴风雪也如期而至,裹挟着无边的风雪袭击着这个堡垒。
只是现在李珂他们已经无所谓了,他们在这个堡垒当中点燃火堆,并且准备温热的食物来度过这个难过的夜晚,马车当中的驼兽们也终于能够休息,并且卧在温暖的火边了。那些快要坚持不住的工人们也终于恢复了力气,不再是那种几乎要死去的样子了。但是给他们弄出这一切的李珂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ꓹ 因为在这里他能够借用的自然的力量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他只能够强行用自己的力量去填ꓹ 但是就算是如此ꓹ 催生植物的消耗也大的惊人。
“消耗又上涨了几十倍ꓹ 这片土地对我的压制真的是太严重了。”
妾色生香
李珂微微叹气ꓹ 他已经尽可能的给出良好的条件了,但是消耗却依然如此的惊人ꓹ 这让他久违的感受到了‘凡人’力量不足的烦恼ꓹ 毕竟他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而不能够直接用能力种田的ꓹ 结果实力大进之后这片土地依然能够教他做人,告诉你植物的生长是要看环境的ꓹ 你作弊也没办法。
“如果把戴森球直接挂在弗雷尔卓德的话,应该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吧?”
暴雨梨花狼
殤戀後宮之紅顏誤
只是既然无法解决消耗巨大的问题,李珂就想到了如何解决这里的环境恶劣的问题,那就是直接用戴森球改变这里的自然环境,当所有的冰雪都被他用戴森球消融,并且将冷空气加热成热空气的时候,想来什么弗雷尔卓德的冰霜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就是艾维尼亚估计要和自己死磕,而且解封出来的冰霜监视者也要自己去打。
“要不我直接去把他们全杀了?”
想到了这里,李珂就忍不住的开始谋划了起来,毕竟他这个人对虚空生物是有特攻能力的,如果好好规划一下也不是做不到,只要拿到了一件趁手的兵器,他或许可以在解决亚托克斯之前去解决一下弗雷尔卓德潜藏的问题,并且覆灭丽桑卓的势力,将弗雷尔卓德彻底的统一。
只是就在他在风雪中思考的时候,在他的堡垒之外,却正有一队人正在被不断的前行者。
“塞拉斯,还有哈尼,用你们的魔法给我们保持温度。”
不断骑行的瑟庄妮看着那满天的飞雪,立马给让他们队伍里的几个少年发布了自己的命令,让那个脸上有雀斑的少年忍不住的浑身一震,被他身边叫做塞拉斯的少年扶了一下才站稳。
“是,瑟庄妮女士。”
“叫我战母。”
“明白!女士!”
叫做塞拉斯的少年点了点头,代替自己的朋友回答了在这个给他们提供了食物和住所的女人,然后对着自己的朋友歉意一笑,就直接伸手握住了自己朋友的手,将自己朋友体内的魔法吸收了一部分出来。
“哦……这感觉真糟糕。”
嗜寵夜王狂妃
哈尼忍不住的抱怨了一声,仿佛什么东西被抽取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适,而塞拉斯也只能够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没办法,哈尼,谁让我的魔法很没用呢。没有你们的话,我什么都做不到。”
第二進化 試劍天涯
哈尼闻言只是撇了撇嘴,便立即操纵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在这支队伍每个人的身边形成了一个空气墙,能够让他们免受寒风的直接侵袭,而他身边的塞拉斯则是辅助着他,帮助他完成这件事情。尽管这样做让他很吃力,魔力耗尽和被塞拉斯窃取魔力的感觉也都不好受,但是他们满头大汗的做完这一切之后,也都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因为他们是被自己的家人抛弃,甚至唾弃的人。而让他们活下来的是他们曾经畏惧的艾希和瑟庄妮的部族,所以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做一些事情,获得这些人的尊敬真的很让这些被抛弃的人很开心。而就算是他们这次前行的目得地也正是传言中被那个男人占领的国度,那个曾经让他们害怕的国家也是如此,毕竟他们早就已经被德玛西亚人逐出了德玛西亚,早就不被他们当做是同胞了。
所以就算是去诺克萨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反正都是被厌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