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武仙
小說推薦重生之都市武仙
南江武大,武斗台。
执法部领头男人闻言,扭头看向王芷青,问道:“可以吗?”
王芷青闻言表情微微变化。
虽说真气境以上的武者可以探测其他人身体状况,但是这种情况在武者之间很少会发生。
因为被探测者相当于要把所有秘密都展露在探测者面前,而且探测者若是不是值得信任的人,被探测者还会承担着很大的风险。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阮飞鸿探测苏邻的身体之后,表示她也是头一次做这种事,因为机会确实很少。
王芷青愤怒地看了苏邻一眼,虽然她并不想被别人探测自己的身体,但若是不配合的话,就没有办法证明苏邻使用过恶毒功法,所以最后恨恨地说了一声:“来吧!”
随后执法部一行人中走出一个干练的女老师,这让王芷青脸色稍缓。
步步謀婚:總裁老公別太猛
经过大约十数分钟的检测,那位干练的女老师对领头男人摇了摇头。
领头男人用深邃的目光看着王芷青:“你身体内并无异常真气!”
其他话他没有多说,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王芷青刚刚说的话,实属无稽之谈。
王芷青闻言脸色一变,惊怒道:“不可能,若是我身体没有问题,为何我现在不能使用真气?”
说着她又在人前演示一番,当她凝聚起浑身真气后,所有真气很快消散一空。
苏邻笑笑,意有所指地说道:“王老师你自己身上出了什么问题,别人肯定不如你自己清楚。你确定你没有用什么奇怪地手段练功?毕竟你都能用那种违禁的方式胁迫黄诗韵突破,对一些奇怪的修炼方法,应该很熟悉……”
领头男人闻言眸光一闪,表情更加沉凝。
王芷青大怒道:“苏邻你胡说,明明就是你用卑劣手段害我,你绝对逃不了干系!”
苏邻无奈耸耸肩。
我的絕色美女老總
领头男人沉声说道:“王芷青,跟我们走一趟吧。”
王芷青此时简直怒极,叫道:“我不可能没事!你们执法部为什么要包庇苏邻?我要上报学校,让学校再做检查!”
领头男人此时已经不愿再做耽搁,眼神示意,让两个手下毫不客气地架着王芷青就往外走。
王芷青在离开前仍是对苏邻怒目而视,大叫道:“苏邻,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邻闻言笑笑,不以为忤,反而挥了挥手,以示再见。
最终王芷青在挣扎中,被执法部一行人带走,而领头男人沉默了一会,也对苏邻与黄诗韵说道:“发生这种事,是学校的失察,我在这里代表武大向你们道歉,不过幸好你们没受什么伤害……”
说到这他看向黄诗韵,黄诗韵仍是梨花带雨的样子,这让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口气一转说道:“过后学校一定会彻查此事,给你们一个交代,另外也一定会给你们补偿……”
说完领头男人对在场所有人点头示意,然后也扭身离开,不过他离开前深深地看了苏邻一眼,那目光中有好奇,但更多的是惊诧。
毕竟今天的事,可以说是苏邻靠一己之力扭转了乾坤!
在武大执法部离开后,裁判老师也说要去向上级汇报此事,暂且关闭了武斗台,让几人来到武斗台场外。
九叔師侄石少堅
杨秋水与黄诗韵没有直接离开,反而是主动走向苏邻。
黄诗韵看着苏邻,表情很是复杂,最终咬了咬嘴唇说道:“今天,谢谢你……”
苏邻自然知道她说的不是自己赢她这件事,而是感谢自己帮她解决了神识中的痛苦幻境。
飄渺之旅
苏邻没有谦虚,点点头说道:“我们赌斗之时,你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几乎要被那幻境吞没了意志,虽然我帮你祛除了那‘魔种’,打碎了那幻境,但你近一个月内也要好好修身养性,重新打磨武者之心,这样才能将所有后遗症消除。”
黄诗韵连忙点头,迟疑了一下,问道:“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状态不对,你又是用什么办法,帮我解决的困境?”
苏邻闻言笑而不语。
阮飞鸿此时接了一句话:“是我教他的。”
苏邻诧异地看向阮飞鸿,随后笑了笑,心道自己的导师还是关心自己的。
黄诗韵闻言与杨秋水对视一眼,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她们都是聪明人,有的时候对她们说一句话,她们就能联想到很多。
阮飞鸿是阮博的女儿,而王芷青背后则站着“那一位”。曾经那一位是阮博的副手,却因为研究理念不合而被阮博斥责、赶出武备学院。
这么一想,阮飞鸿定然是早就与苏邻说过,王芷青可能会用那个人研发的手段帮助黄诗韵增加战力,应对这场赌斗,这才教给苏邻应对的方法。
黄诗韵忍不住对阮飞鸿深深鞠了一躬,连声道谢。
阮飞鸿摆摆手,叮嘱她以后一定要踏实锻炼,就算再情急,也不能通过不正规的方式突破境界。
黄诗韵连连点头。
这一次的事已经给她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如果她还学不乖,那可真是脑袋秀逗了。
杨秋水在走之之前犹豫了一下,也深深对苏邻鞠了一躬,说了一声对不起,又说了一声谢谢,随后不等苏邻回应,便转身同黄诗韵离去。
苏邻看着两个女孩的背影,忍不住轻轻一叹。
虽然这二人表现得轻松,但今日过后,她们在这武大之中,势必要接受认识与不认识的人的异样眼光。
不过所幸,她们两个互相拥有彼此,希望以后能够一同在武道之路上越走越远。
想完这些,苏邻扭头,却迎上了阮飞鸿那奇异的眼神。
八零後鹹魚術士
阮飞鸿似笑非笑道:“你这小子,我本以为已经把你看得够明白,没想到你总能一次又一次让我大吃一惊,你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苏邻刚想笑着说没有,但看到阮飞鸿的眼神,刚想说的话咽了回来。
阮飞鸿不同于黄诗韵、杨秋水,她是糊弄不来的。
苏邻忍不住笑了笑,看向窗外的天空,说道:
“秘密……还有很多,可能多到超乎老师您的想象,只是那些东西暂时不能告诉您,毕竟……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冷少的替孕寵妻 桃之夭夭
冥婚老公別亂來
阮飞鸿定定地打量着自己的这个弟子,她是第一次看到苏邻露出这样的神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