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BOSS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BOSS
“鄙人自幼便能通鬼神。”
“这把剑能斩宿那鬼,并非它是一把多了不起的宝剑,只因为它在鄙人的手里。”
井田井龙借着小偷的身体,对无天说道。
无天打量了一下井田井龙,笑了笑:“我最欣赏你这种有本事的人。”
“来帮我做事吧,我能让你起死回生,并且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无天有了爱才之心,就想把井田井龙收到麾下。
井田井龙虽然是正面人物,但是,无天最擅长的,就是让合适的人,去做合适的事。
居间惠又何尝不是正面人物呢,现在还不是成了邪神的信徒。
不违背良心和道义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居间惠,而且,她会完成的相当漂亮。
至于脏活,无天的手下有卡蜜拉,希特拉,还有达拉姆,他们都是合适的人选。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井田井龙再次质问无天的身份。
良辰好景,老婆,離婚無效!
能说出这种话的无天,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凡人。
井田井龙能通鬼神,他看到大古的第一眼,就看出了大古不是一般的人。
无天在井田井龙的眼里,同样也不一般。
只是,和见到大古的时候不同,井田井龙见到无天的时候,无天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无天道:“我是黑暗的支配者,最终的邪神。”
我和地球有個約會
他是真心想要把井田井龙收到麾下,所以就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
“邪神!”
邪神加坦杰厄,在地球上已经沉睡了三千万年,只有三千万年前的人类,还有一些有底蕴的文明,才知道邪神之名。
井田井龙虽然是一个强大的人类,但是,他还真没有听说过黑暗支配者的名头。
只是,无天的名号,确实让井田井龙感觉到了一阵不祥。
“鄙人已经是一位亡者,本不该打扰阳间之人ꓹ 若非宿那鬼即将苏醒的缘故,鄙人也不会出现在阳间。”
井田井龙揣测了一下无天的身份之后ꓹ 婉拒了无天的招揽。
如果是他活着的时候,他不仅会拒绝无天的招揽,说不定ꓹ 他还要和无天打一场。
但是现在,井田井龙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ꓹ 若宿那鬼的心脏复活,他也对付不了宿那鬼。
所以ꓹ 他也无意节外生枝。
“像你这样的大豪杰ꓹ 如果活出第二世,应该会非常有趣。”
无天打量着井田井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说道。
魔盜 血珊瑚
“该走的,不该留,等鄙人阻止了宿那鬼的复活之后,就会离开。”
井田井龙十分坚定的说道,想要让无天放弃打他的主意。
“究竟是生存ꓹ 还是毁灭,都随便你ꓹ 我只是要给你选择的权利。”
无天说着ꓹ 抬起自己的手ꓹ 虚空一握:“掏魂——”
一个紫色的光球ꓹ 凭空出现在无天的手上。
卡蜜拉从那紫色的光球上,感应到了井田井龙的气息。
随后ꓹ 无天将手翻转ꓹ 他手上的紫色光球ꓹ 落到了地面,没入了泥土之中。
“用魂灵之身ꓹ 继续去和宿那鬼战斗吧,胜利者将会拥有鬼之身躯。”
无天看着紫色光球没入泥土的位置,轻吟道。
说完,他又抬手一抓,小偷手里的宝剑,就凭空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算是让你活出第二世的报酬。”
“卡蜜拉,我们走。”
话落,无天和卡蜜拉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不见。
“鬼啊!”
三个小偷惊叫一声,吓的急忙往山下跑。
因为太害怕的缘故,他们没像原剧情里那样,偷了东西就逃跑,而是去自首了。
在三个小偷自首之后,胜利队也知道了这件事。
新城和大古,还专门从三个小偷的嘴里,核实了一遍情况。
核实情况的过程中,大古听到小偷所说的一件事后,顿时无比在意的质问:“你确定那个男人喊的,是卡蜜拉吗?”
“没错,我亲耳听到,那个男人说的是,卡蜜拉,我们走。”
小偷急忙肯定。
“怎么可能,卡蜜拉明明已经被消灭了!”
大古有些难以接受。
卡蜜拉是他和真由美一起消灭的,被光线技给炸成了碎片,TPC还回收了一些卡蜜拉的身体组织。
结果现在,居然又出现了一位卡蜜拉。
大古有一种直觉,小偷口中的卡蜜拉,就是他所认识的那位卡蜜拉,那位卡蜜拉,又复活过来了。
被消灭之后,居然还能复活,这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死之身了。
最重要的是,卡蜜拉绝对是人类的敌人。
一想到这里,大古就感觉非常头疼。
从三个小偷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情报之后,胜利队就出动,前往宿那山。
此刻的宿那山,已经有宿那鬼的手和脚从山体之中伸了出来。
附近的居民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诸位,鄙人正在和宿那鬼的灵魂战斗,请不要靠近。”
胜利队的队员们,刚上到宿那山的半山腰的时候,井田井龙的声音,就在宿那山上响起。
“人类,等我完全复活,不会放过你们的。”
愛你一笑傾城 疏窗聽雨
在井田井龙说话之后,宿那鬼也发出一声怒吼。
它对井田井龙,本来就有着极大的怨气,结果井田井龙,现在居然还抢夺它的身体。
宿那鬼对井田井龙的怨恨,甚至延伸到了整个人类种族。
誰動了我的老婆 三指黃瓜
……
胜利队的队员们出现在宿那山的时候,无天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待在胜利队的基地里,用胜利队的电脑打游戏。
地球上最先进的科技,就存在于TPC。
居间惠坐镇在基地之中,看到这样的无天,就感觉到一阵心烦。
三个小偷交代的很详细,对于那个突然出现得神秘男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也说的清清楚楚。
居间惠对号入座之后,就想到了无天的身上。
只是,她也担心揭穿无天之后,会使无天恼羞成怒,所以居间惠这个时候,只好把一切埋在心底,装成不知道。
“小惠,来陪我玩游戏吧!”
无天没看出居间惠因为他心烦,反而邀请居间惠一起玩游戏。
(PS:作者后半年的脸实在是太黑了,才来亲戚家住了几天,没几天抽水马桶就坏了,今天热水器的泄压阀也坏了。)